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从无限推演暴击世界在线阅读 - 第14章 刚出狼窝,又入虎口(求收藏求推荐)

第14章 刚出狼窝,又入虎口(求收藏求推荐)

        “噗嗤!”

        “嗬..…啊……”王驰神色狂变,两只眼睛几乎快要睁裂出来,脖子上青筋暴起,手上的长弓根本来不及拉开。

        在他冲出庙门口的那一瞬间,根本来不及反应,一把八十公分的杀猪刀便再闪烁的刀光下,从他的喉咙贯穿了整个脖颈!

        【白光……白光原来是这样。】

        王驰的脑海里只闪过了这最后一句话。

        纪禾骞面无表情,抽出刀来,血液当场四处喷溅,王驰的尸体像垃圾一样滚落到一旁。

        “嗯?”

        破庙内,听到动静不对,李谦心里一沉!

        他一把抓紧刀,返身冲去。

        放声厉喝道:“王驰!王驰!”

        声音在破庙内回荡,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

        李谦跑动的身影一下子停了下来。

        他死死盯着前方转折的那一片阴影,心脏剧烈跳动着,摆出防御的架势,手心不争气地开始冒汗,浑身紧绷起来。

        “谁!谁在那里!”

        李谦竭斯底里的狂吼着,躲在石像阴影里的陆泓吓得急忙捂紧了嘴巴,眼睁睁地看着李谦双眼发红,提着刀缓缓走进,内心无比绝望。

        “是谁!出来!”李谦盯着那片阴影,喘着粗气狂吼。

        陆泓吓得差点崩溃。

        他分明躲得好好的……

        “找死!”李谦忽然动手,冲了过去,提刀砍下。

        “砰!”

        却是下一刻,骤然一道森冷的刀光炸起,同时从拐角通道传来一声炸响,地面炸开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一道身影携带冷酷刀光已经奔袭而至!

        噗嗤——

        这一刀太快了,李谦手中的刀仅仅举起一半,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

        心口赫然冒出一把刀尖,刀尖冒血。

        李谦缓缓扭过头,就看见一张陌生冷漠的面容,也不知是疼痛还是不解,眉头紧蹙,“你……”

        纪禾骞抽回杀猪刀。

        李谦疯狂吐血,再也来不及等到答案,倒地抽搐。

        “!”陆泓被这一幕吓得不小心弄出动静。

        纪禾骞转头看过去,随后漫不经心地将擦拭血迹,“出来吧,郑浩让我来接你的。”

        陆泓一个激灵,从石像跌落在地,忙起身哭喊道:“终于等到你了……”

        “他们为什么杀你?”纪禾骞问道。

        陆泓的哭喊为之一怔,讪讪道:“一点私事。”

        纪禾骞瞥了他一眼,“药品呢?”

        “逃的路上丢了。”一提起这个陆泓气不打一处来,走到李谦尸体前一顿发泄,“都是这群王八蛋,害得老子差点丢掉性命。”

        发泄完,陆泓扭头看向纪禾骞,见他如此年轻还以为是郑浩的手下,便道:“小兄弟,有没有兴趣来我手下做事,你开个价,郑浩那边我肯定也会让他满意的,不会让你难做。”

        纪禾骞眯起眼,擦拭刀身血迹的手一顿,“那批药品你打算怎么办?”

        陆泓倒也是豪气,“那批货我会给你们补回来……”说着眼珠子一转,“小兄弟,能不能帮忙送我回南城区,这帮人不止这两个,昨晚有三个人追我,另一个比他们更强,估计很快就会来……”

        还有第三个人?

        纪禾骞皱眉。

        陆泓这时俯身去搜刮尸体。

        “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身上还有点钱……”

        正开心数着钱,忽地脖间一凉,陆泓表情一僵。

        不敢转头,只能小心转动眼睛去看。

        就听纪禾骞目光认真道:“我的,放下。”

        陆泓干笑一声,老老实实地将搜刮出来的钱财都上交了去,目光留恋地看着纪禾骞收起这些钱。

        “我们走吗?”

        “你觉得走得了吗?”

        纪禾骞看着他,说这话的时候,手里的杀猪刀闪着寒光。

        陆泓神色微变,“你这话什么意思?”

        纪禾骞没说话,只是目光淡淡地看过去。

        陆泓的表情立马不自然起来。

        他其实心里也清楚。

        没有纪禾骞的保护,他恐怕真的不能活着回去,更何况南城区那边恐怕还有对方的后手,他无处可去。

        抬头看向纪禾骞。

        似乎也懒得再装了,警惕道:“要怎样你们才会帮我?”

        纪禾骞语出惊人,“你手里的货源。”

        “不可能!”陆泓断然拒绝。

        他立足根本就是那条货源,纪禾骞张口就要要去,他怎么可能会答应。

        纪禾骞见状,也不废话,“我不是白救你的,想好代价。”

        “咋……还要报酬?”陆泓傻眼,旋即恼怒:“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郑浩的意思?我跟他这么多年的交情,就这???”

        心里也是万分紧张。

        他这不会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吧?

        毕竟纪禾骞杀人时候的果断直接,可都是他亲眼所见。

        吞咽了涂抹,故作豪气,“你放心,你们的货我一个字儿我都不会亏的,不过以后的合作,我看还是免了吧!“

        纪禾骞目光平静,“我从来不救忘恩负义之辈,你想清楚再给我答案。”

        “你威胁我?”陆泓有些羞恼。

        纪禾骞没说话,只是手里的杀猪刀让陆泓下意识后退一步,他顿时又气又恼,也恨自己打不过,只能气急败坏又担惊受怕地道:

        “你救过我的命,我本不该生气的,也并非我陆某忘恩负义,但是你一开口就等于是要了我的命!这件事我亲自和郑浩谈,你不必管了,咱们也都不是第一次交易了,这情义总该在的,你一个毛头小子现在说这些就是挟恩图报,我不屑和你相谈,我要去找郑浩。”

        说完,大步离开破庙。

        走的迅疾,似乎也是怕纪禾骞会暴起杀人。

        然而纪禾骞没动身,甚至眼帘都没抬起,只是坐在一旁的台阶上,仔细擦刀。

        “砰!”

        一声闷响。

        刚刚走出大门的陆泓转眼就被人踢了回来,一头撞进废墟里,满嘴是血,神色惊恐地盯着门口,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

        一道戏谑声音也在这时从门口传来。

        “这么弱,肯定不是你杀了我的手下,是你吧,拿刀的臭小子?”

        踏入破庙的是一个扎着辫子,穿着紧身裤,身材却极为魁梧的青年,身后背着用布匹缠绕的武器。

        环顾一圈,直接无视了墙边的陆泓,视线最终定格在后殿中正在擦刀的纪禾骞。

        纪禾骞没有抬头,依旧保持擦刀的动作。

        陆泓见状都快要哭了。

        场上唯一能救他的人刚刚还被他给得罪了。

        舔着脸,可怜巴巴道:“恩人……恩人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