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从无限推演暴击世界在线阅读 - 第47章 逆向诅咒,你不懂我的恐怖

第47章 逆向诅咒,你不懂我的恐怖

        “你、你你怎么会!”

        ????花臂大汉两只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下巴都快要碰到地上,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看着纪禾骞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想想也是,谁能想到,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候居然是这个他一路有点不顺眼的“镀金者”救了他。

        而且还是用这种惊艳到了极点的刀术。

        ????“这刀法!这声势!”

        ????花臂大汉的心脏剧烈跳动着,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个念头。

        “他如果用这样的刀法杀我,需要几招?”

        ????刚才那五头行尸各个力量惊人,可就算是这样,眨眼之间,就在纪禾骞的一刀之间,统统毙命。

        ????该不会这股他本以为是“镀金”的年轻人实际上是个已经二转或者三转的高手。

        ????想他自己已经二十好几,才跌跌撞撞的修炼到二转的地步。

        再看看纪禾骞这年轻的面容,一身刀法绝伦。

        ????现在的花臂大汉一想到自己之前的“恶言”,只感觉面红耳赤。

        ????纪禾骞自然不知道花臂大汉心头所想,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理会。

        环顾四周,直接问道:

        ????“为什么这里就你一个人,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听到声音,花臂大汉一下子回过神来,想要站起来反而再度跪在了纪禾骞面前。

        一时间,气氛凝固。

        花臂大汉作势扑倒在地,掩住脸瓮声说道:“这时巫师塔布的机关,其他人都被困住了,队长已经前去救援,我留在后方断后……”

        “机关?”纪禾骞缓缓点头,“那个幸存者呢,死了?”

        ????一提起这个人,花臂大汉顿时咬牙切齿:“那个王八蛋跟巫师塔肯定有一腿!我应该早点发现他的不对劲!别让我抓到他,不然活撕了他!”

        ????纪禾骞收回视线,俯下身来耳贴地面,细细倾听。

        花臂大汉见状忍不住开口:“没用的,这里有阵法在,会影响我们的判断……”

        “阵法?我知道。”纪禾骞一脸随意。

        他此刻的系统面板上……【逆向诅咒:临时视力+50%;临时反应力+50%;临时爆发力+50%……临时力量+50%】

        ???????片刻的时间,他立刻就感知到了细微的声音。

        分别从两个方位传来。

        ????“没用的……”花臂大汉这个时候给自己打了一针破解尸毒的药剂,虽然还有些微微头晕,不过还是能够抓起大刀强撑着站起。

        ????“三点钟、五点钟方向有声音,而且正在靠近。”纪禾骞站起身来,语气淡淡。

        “你……你真能听得到?”花臂大汉面色一滞。

        纪禾骞没理会他的吃惊,“你们队长挺强的,单枪匹马已经杀到了核心地带。”

        ?????花臂大汉张大了嘴巴,半响回过神:“我们队长还是很强的。”

        说着他有些惭愧的说道:“兄弟,我老赵很感谢你之前的出手,不是你,我捡不回这条命。之前……之前我老赵确实做的不够地道,等离开了这里我一定向你赔罪。”

        ????纪禾骞却:“还能走动么?”

        ????花臂大汉低下头,强撑着身躯咬牙道:“没有问题。就是再有什么战斗,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了。”

        ????纪禾骞却根本无所他能不能出手,“现在回头路已经没了,先进去找到大部队再说吧。”

        ????花臂大汉一愣,转头扫了眼四周。

        这四面八方通道不少,犹如迷宫,真想要找到队长他们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便忍不住劝说道:“兄弟,恕我直言,这地方被阵法布局,已经是机关重重,你看这里这么多的入口,我们恐怕很难找到正确的路……”

        ????“哪需要这么麻烦。”

        ????纪禾骞丢下一句话。

        ?转身、弓步、踏下!

        轰隆一声!罡风爆炸!

        自他脚下方圆五米内夯实的地面顿时炸裂塌陷。

        于地面剧烈晃动当中,他浑身血气翻腾,犹如喷张的火山狂野的沸腾起来。

        ????空气当场发出了被纯粹到极致的力量碾压而出的剧烈爆炸声。

        伴随着纪禾骞的这一掌。

        狂风骤起,扫荡四方。

        ????一条短促气浪轰然炸开,拖拽而出。

        在花臂大汉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纪禾骞整个人就好像一个炮弹一样,轰击在前方的石壁之上。

        ?轰隆隆!

        ??两人面前的那堵石壁发出了沉闷如雷的响声,连一个瞬间都没有,没有任何停滞,墙面碎裂垮塌。

        到处都回荡着不堪重负的轰鸣声。

        ??????无数烟尘震荡、飘飞。

        ????徐徐之后,尘埃落地。

        花臂大汉就跟傻了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阻挡去路的墙壁,竟然被纪禾骞生生开穿。

        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世界观仿佛都被纪禾骞这一掌给拍的粉碎。

        这尼玛还是人?

        ????他也是这时候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才纪禾骞说不需要这么麻烦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接蛮横的把道路上所欲哦障碍统统横推铲平,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咕噜一声。

        花臂大汉喉咙滚动。

        呆呆的看着纪禾骞。

        他到底是三转还是四转……总不能是五转吧?!

        ????纪禾骞没有理会他,当先一步跨入新通道之中。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后,花臂大汉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心惊肉跳的同时,抖动着那张肥脸赶紧跟了上去。

        ????“完蛋了,我他娘的好像惹了一个返老还童的怪物啊!”

        ……

        阴冷的洞穴深处。

        血海如潮,散发出滚滚恶臭气息。

        齐队长身负数道血痕,以一敌众。

        此刻在他对面,一片血色帷幕高高悬挂,那是无数人头组成的帘幕。

        帘幕之下,是一个血衣男子。

        手里端持酒杯,饶有兴致地看着齐队长。

        “以你的实力足以去调查团,却肯屈膝留在特管局这种小小的地方,有趣。”

        寒风下,齐队长的衣袍无风自动,哗啦啦作响,筋骨齐动,蓄势待发。

        “你们来西城区到底是为了什么?”

        血衣男子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你们这群自封正义的除魔卫士就是这般无趣,净是问些这种毫无意义的话。你们自称匡扶正义,却把控所有资源。只有加入你们才能够享受权力,这就是正义?不觉得可耻?”

        齐队长目光淡然:“这些不是你们滥杀无辜的理由。”

        血衣男子轻笑,“弱肉强食罢了。你来陪我玩个游戏,你猜你接下来是死是活?

        猜对了,我留你一条全尸。”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后声音准备变得寒冷一片。

        与此同时,血衣男子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