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从书房离开后,她去浴室洗了个澡,想要缓冲一下自己想骂人的冲动。

        洗完澡后又做完一整套护肤,男人不能带来的快乐,金钱可以。

        她看着手里随便一勺就是五位数的身体乳,安慰自己人生还是美好的。

        在浴室待久了,脸被热气熏红,甚至连眼睛都一点。

        她才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了等在门外的何婶。

        何婶在楼下就瞧见了不对劲,因为不放心,所以就上了楼。

        那张有些苍老的脸上此刻满是心疼和担忧:“哎哟我的小娇娇啊,眼睛怎么都哭红了,是不是言舟又欺负你了?”

        宋枳一愣,正要否认,何婶轻声安抚她:“你别哭,告诉婶婶发生了什么,我去帮你出头。”

        宋枳听到“帮你出头”这四个字,眼睛一亮。

        在一秒内转换情绪,立马委屈的瘪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关言舟哥哥的事,是我自己做错了事,惹的他不高兴。”

        何婶拿了纸巾给她擦眼泪:“你这孩子,又做了什么事惹他不高兴啊?”

        宋枳摇头,弱小无助,又委屈:“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什么了,不过言舟哥哥肯定是生我的气了,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大声的凶我,还让我滚出去。”

        “你和他,睡了吗?”

        “出去吧,我还要工作。”

        在她这里变成了大声的凶她和让她滚出去。

        宋枳扭曲事实的本事可谓是自学成才。

        何婶听到她这话,眉头皱的厉害:“他还凶你了?”

        宋枳委屈的抽泣,努力忍住眼泪:“是我的原因,您千万别怪言舟哥哥。”

        何婶一听她这话就急了,

        她最见不得宋枳这副受了委屈还忍着的可怜模样,这丫头就是太善解人意了,被欺负了还替别人着想,这么好的姑娘,江言舟居然还不珍惜。

        她安抚好宋枳的情绪:“听话,别难过了,我去帮你和言舟说说。”

        宋枳委屈巴巴的点头,然后看着气势汹汹的何婶进了书房。

        一物降一物,江言舟老狗逼,自求多福吧。

        刚好手机响了,是夏婉约打来的。

        她背过身子,靠着栏杆按下接通。

        那边夏婉约的声音有点恼火:“真他妈服了,老子花了这么久联系的营销号,结果通稿全部拦回来了。”

        宋枳一愣:“什么通稿?”

        “你和何瀚阳的啊。”

        她有些懵:“我和何瀚阳的通稿?”

        “冠军电竞选手和花瓶女艺人,现在这样的CP现在多火啊,只要我发出你两恋爱的通稿,不光能收获一批CP粉,直播间里发生的那点破事也没人去在意了,一举两得,多好的计划啊。”

        “我跟他?

        恋爱?”

        宋枳无语哽噎:“你怎么不提前和我商量一下。”

        “你不是不在意这种事吗?”

        “……我那是不在意外界怎么说我,不代表我愿意和别人炒CP啊。”

        夏婉约叹了口气:“现在的问题不是我有没有提前和你商量,而是这些通稿到底是被谁拦下来的,居然一篇也发不出去,能耐也太大了吧。

        你最近是不是得罪谁了?”

        宋枳下意识的反驳:“我能得罪谁……”

        话说到最后,她有些没底气的看了眼距离她不过几步远的书房。

        好像的确有那么一个。

        听出了她话里的底气不足,夏婉约的头更疼了:“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你这次得罪的是谁?

        小灵花还是张范范?”

        这两个都是宋枳前团队里的成员,几个人聚是一坨屎,散是漫天星,成团的时候糊的新妈不认,单飞后竟然都大火了。

        “我和她两八百年不联系了都。”

        “那是谁?”

        “你真要听?”

        夏婉约急道:“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我不知道是谁我怎么帮你公关?”

        她一直觉得宋枳虽然是个没什么脑子的花瓶美人儿,但她嘴甜啊,会哄人开心。

        所以平时对于她的人际关系她从来没有过问过。

        想不到老司机也有翻车的时候。

        脚上的拖鞋蹭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宋枳半边身子都靠在栏杆上,漫不经心的吐出一个名字:“江言舟。”

        以为自己听错的夏婉约问:“什么盐什么粥?”

        宋枳放慢语调,一字一句,吐息清晰:“江—言—舟!”

        听明白的夏婉约两眼一发黑:“这还公个鸡毛关,收拾铺盖回家卖萝卜吧。

        我说祖宗啊,您得罪谁不好,去得罪江言舟,您知道他是谁吗?

        他动下手指不光能碾死你和我了,公司都他妈直接没了。”

        江言舟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各大媒体找了各种人脉和关系都没办法让他接受采访,至今他的真面目还一直个迷。

        不过娱乐圈多多少少和上流社会牵扯了些关系,江言舟这个名字,夏婉约还是听说过的。

        她手底下明星不少,也处理过不少公关,收拾过不少烂摊子,但还是头回碰上这种级别的大佬。

        他要真想追究,那可就不仅仅是丢饭碗这么简单了。

        “姑奶奶,您是我大爷,您是我二叔,您是我哥行吗,您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宋枳挑了下眉,不满的娇嗔道:“我这辈分怎么还越来越低了。”

        “……您能简单讲讲您怎么把这种大人物给得罪的吗?”

        “大概就是……”宋枳想了想,“他觉得自己用最高档的饲料喂养的宠物猫被其他人撸了,所以非常不爽。”

        这是什么破比喻?

        夏婉约没听明白:“什么?”

        宋枳笑道:“你可以这么理解,那只宠物猫的名字叫宋枳。”

        ?

        ?

        夏婉约惊的下巴都快脱臼了:“你……你和江言舟?”

        她怎么从来没听宋枳提起过,她只知道她好像的确是有个秘密情人。

        想不到那个人居然是江言舟?

        那个传说中的江言舟?

        书房内终于传来响动,宋枳随便说了句结束语:“行了,下次见面了再和你讲。”

        然后挂了电话。

        何婶关上书房门出来,笑道:“放心好了,言舟那边我已经劝好了,待会进去和他好好说说,情侣之间哪有隔夜仇的,别怕哈。”

        宋枳秒切情绪,忍着眼泪点头:“嗯。”

        何婶这才放心的下楼了。

        站久了,腿有点疼,宋枳开门进去。

        江言舟不知何时结束了工作,窗帘被拉开,一整面的落地窗,他站在那里,单手插着裤袋。

        看着绚烂江景,对岸的光映照进来,江面有游船缓慢前行,这样的景色像一幅画,而江言舟,也在其中。

        如玉如竹,矜贵清冷。

        光影将他周身勾勒出一圈温暖的弧度,少了些平日里的凌厉与锋芒。

        就像是扎人的刺猬翻了个身,露出自己柔软雪白的肚皮。

        难得有这样的时候。

        平时的他实在算不上温柔,甚至有点过于理性。

        说好听点是理性,说的难听点,就是绝情,不过也能理解。

        毕竟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三观没有被扭曲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

        江言舟听到声音,侧眸看了她一眼。

        依旧是平日里的深沉内敛。

        宋枳闪躲着他的视线,毕竟他刚因为自己的胡编乱造而挨了顿骂,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虚的。

        好在江言舟并没有过多追究这件事,只是问她:“何婶说你哭了?”

        她摇头否认:“没有。”

        一副倔强姿态,宛如言情小说里坚韧的女主,受了委屈也硬忍着,往往这种时候男主都会心疼的过来哄女主。

        江言舟平静转身,淡淡的打量她几秒,然后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

        宋枳:“?”

        就“嗯”了?

        她可真是太高估江言舟了,他这样的人,在言情小说里顶多就是个帅气多金的接盘侠,还是喜当爹的那种。

        宋枳充当着善解人意小情人的角色,关切的问他:“何婶是不是骂你了?”

        江言舟没回答,只安静的看着她。

        小家伙自以为演技很好,其实内心的幸灾乐祸全都写在脸上了。

        那么,如她所愿。

        他点头:“嗯,骂我了。”

        宋枳难过的捂住脸,用偷笑掩饰心疼:“我的小宝贝真可怜。”

        她没把握住情绪,从齿间溢出了笑声。

        江言舟无奈的垂眸,手伸进裤袋里:“何婶说,床头吵架床尾和,我觉得有几分道理。”

        他走到她面前,拿出一个盒子。

        宋枳疑惑的看着他。

        难不成这是要和他道歉?

        宋枳突然没了刚才的理直气壮了,江言舟生气是因为看到了她和其他男人恋爱的消息。

        这无疑是在他头顶种植了一片森林,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住这种屈辱。

        可他居然还要和自己道歉,还买了礼物……

        她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毕竟刚刚她也有错,语气那么重的咒他猝死。

        她轻咳一声,刚要开口。

        江言舟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拆开盒子包装:“我们床尾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