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服务员停在右侧的包厢门口,把门打开。

        独立的阁楼,院子里还有假山和喷泉。

        水流声轻缓,染着春日的夜色,淡薄的凉意中又透着一股清新。

        里面的人不算多,男人们谈事,围绕的话题宋枳不感兴趣。

        她粗略的扫了一眼,最能直观代表他们身份的,大概就是手腕上价值位数的手表了。

        蒋因口中难得一见的大佬,却都是些江言舟从来不放在眼里的人。

        他这个人,利益至上。

        很多时候宋枳都在想,他和自己在一起,是不是因为她身上也有他想要的东西。

        后来她就想明白了。

        他想要的,是她的身体,这个年纪的男人都没办法抗拒的了。

        哪怕是姓江,哪怕他是江言舟。

        宋枳骂他冷血其实也不是没有依据的。

        在转来一中的第二个月里,江言舟和宋落似乎成了朋友。

        用宋枳的话就是臭味相投。

        一个性子冷淡,一个脾气暴躁。

        怪人总是吸引怪人。

        —

        宋枳第二次遇到江言舟,是在家里。

        她刚洗完澡,穿着吊带睡裙从浴室里出来,楚腰纤细,秾纤合度。

        刚吹干的头发随意的绑了个丸子头,深邃的锁骨随着她低头时,浅覆着阴影。

        江言舟正好从旁边的房间里出来,见到她了,也没有任何诧异。

        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很长时间。

        一向淡漠的眼底像是藤蔓环绕,有什么东西悄然攀爬进去,一点一点的扎根。

        宋枳先是愣了一秒,似乎没想到两人会在这里见面。

        然后大方的和他打招呼:“你好呀。”

        笑容明媚恣意。

        江言舟没有说话,只是将视线移回她的脸上。

        宋落手上拿着刚找出来的篮球:“这他妈是科比签名过的,有钱都买不到的,我当时......”

        他炫耀的话说了一半,看到宋枳时,眉头皱的很深。

        也不管自己手上的篮球了,脱下自己的外套就冲过来,盖在她身上:“你他妈怎么不干脆裸/体出来算了。”

        宋枳不爽的去拽他的外套:“一股汗臭味。”

        宋落动作粗暴的把她往她房间里推:“行了行了,你赶紧滚回房间去吧。”

        虽然他和江言舟是朋友,但他不止一次提醒宋枳:“你以后离他远一点。”

        宋枳不解:“为什么,他不是你朋友吗。”

        “我们都是男人,他那个眼神我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

        宋落张了张嘴,刚准备开口,然后眉头一皱:“平时学习也没见你这么上心,滚回去写作业去吧弱智,别他妈到时候又哭着求我帮你写,我真他妈不想承认我有个这么弱智的妹妹,你把研究化妆品的一半心思放在学习上都不至于回回考试都是倒数了。”

        因为他的话,宋枳一直以为江言舟是对自己有意思的。

        全校女生的暗恋对象,居然喜欢自己。

        这让她的优越感越发膨胀。

        直到某次体育课跑步,她不小心被人绊倒,膝盖着地,摔出去好远。

        医务室里,校医刚给她包扎完伤口。

        她听到江言舟的声音,他应该是感冒了,过来买药。

        宋枳跛着脚起身,把帘子拉开,想和他打声招呼。

        校医正在里面给他拿药,江言舟站在柜台旁等,身后的动静让他回头看了一眼。

        少女一只脚悬空,站在那里。

        运动裤拉至膝盖上方,围了好几圈的纱布,让她纤细的腿看上去笨重了不少。

        他也只是淡扫了一眼,校医拿着感冒药出来。

        他道过谢,拿药离开。

        哪怕是对她没意思,看到朋友的妹妹受伤,普通人也和会问候一句。

        可他什么也没有。

        像在看陌生人一样。

        思绪逐渐从遥远的记忆中拉回来。

        对面那个秃顶一直往这边看,眼神肆意的在宋枳脸上游走。

        可能是嫌光看还不过瘾,他干脆拿着酒杯起身,走到宋枳身旁,说要敬她一杯。

        小姑娘哪怕是穿着普通的卫衣,身上都有股撩人的劲。

        她略微挑眉,轻笑着婉拒:“不好意思,我刚吃过了头孢。”

        拒绝的不留一丝余地,偏偏还把别人堵的无话可说。

        蒋因心里憋着笑,她就是喜欢宋枳这股劲劲的脾气,看着娇气好欺负,其实全身都是刺,冷不丁就扎的你满手血。

        在她这儿吃了瘪,秃顶男也没再继续自讨没趣了,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和那些为了资源卖力讨好他的小模特们亲亲抱抱。

        女人嘛,他只要想要,什么时候都不缺,犯不着去为难一个小姑娘。

        宋枳闻着总觉得这包厢里有股中老年男人身上的味,难闻的很。

        积年累月的烟臭混着酒气。

        很奇怪,江言舟明明也抽烟,可他身上却从未有过这种味道。

        就像是大雨过后的湖面,那股极淡的清新气息,混着初春长出嫩芽的草地。

        比任何人造香水都更加容易让人上瘾。

        ———

        在酒足饭饱过后,那股味道似乎越发浓郁了,宋枳实在有些待不下去。

        她站起身,和蒋因说了声:“我出去透下气。”

        蒋因点头:“行。”

        靠着这个简陋的借口终于离开那个让人觉得呼吸不顺的地方。

        宋枳发现自己的颜控真的越来越严重了,整天看着江言舟那张脸,审美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

        纳凉亭离这儿近,偶尔会有人过来抽烟。

        宋枳才刚过去,借着墙上木雕做的古灯,她看见已经有人站在那里了,嘴边一抹橘色的火光。

        应该是在抽烟。

        她也没想去细看到底是谁,见有人在这了,便准备走。

        熟悉的慵懒声线,在寂静的夜色中响起:“宋枳?”

        似曾相识。

        宋枳疑惑,转身。

        男人走近了些,正好是灯光能照到的地方,白到几乎透明的肤色,依旧那双永远也睁不太开的惺忪睡眼。

        “何瀚阳?”

        她愣了几秒,似乎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他,“你怎么在这?”

        “俱乐部聚餐。”

        他掐灭烟,走下台阶,“你呢。”

        她言简意骇:“有个饭局。”

        何瀚阳点了点头,视线突然定格在了她身上的卫衣。

        宋枳这才迟钝的反应过来,她居然跟何瀚阳穿了同一款。

        不过她是浅灰色,何瀚阳的是黑色。

        他拿着烟盒的那只手蹭了蹭额头:“挺巧。”

        是挺巧的。

        宋枳看他手上烟盒的名字,和江言舟抽的是同一款。

        他烟瘾不重,偶尔心情烦躁不爽时会抽一根,抑或是,在泄欲之后。

        她其实一直挺好奇,那么呛人的味道,怎么会有人喜欢。

        她小声嘀咕一句:“真不知道烟有什么好抽的。”

        何瀚阳听到她的话,动作微顿。

        他略微抬眸,递给她一根:“试试?”

        宋枳没接,正准备拒绝。

        他笑了一下:“好奇就尝试,不喜欢就扔掉,人活着不就是图个痛快嘛。”

        宋枳觉得他说的话有几分道理,与其一直这么好奇下去,还不如自己尝试一下。

        她伸手去接,红唇轻咬。

        夜里有风,何瀚阳拿出打火机替她点火,因为身高差异,他略微低头,手拢在她唇边。

        火光舔上烟尾,宋枳吸了一口,感觉喉咙像是被人用力的掐住,有些喘不过来气。

        她捂着嘴咳嗽,何瀚阳替她把烟掐灭:“既然满足了好奇心,以后就别尝试了。”

        她一边咳一边质疑:“这么难受,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喜欢。”

        “这个烟太烈,一般的人都会受不了。”

        看来何瀚阳和江言舟性格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居然也有相似的地方。

        倒是罕见。

        她出来也挺久了,担心再不回去的话,蒋因该以为她出了什么事。

        正好何瀚阳也要回去,两人顺路,便一起过去了。

        宋枳得知,这次俱乐部聚餐,何瀚阳原本是不打算来的。

        不过因为他昨天直播的时候骂人,被管理把直播间给封了,经理发了很大一通脾气。

        所以这次态度坚定的让他也过来。

        说是俱乐部聚餐,其实就是他的大会。

        宋枳不太理解:“封个直播间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何瀚阳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可能因为,这是我这个月第五次被封直播了吧。”

        “你这个月播了多少次?”

        他面色无改:“五次。”

        好吧,被骂也是活该。

        ————

        今天的天气似乎不是很好,风很大,包厢里也没开暖气。

        可季出颜还是觉得自己紧张的手心有点出汗。

        今天的机会是经纪人辗转找了好多关系才弄来的,甚至连集团老总都被请出面。

        来之前经纪人反复提醒她:“他们谈正经事的时候你别插嘴,那些人的身份眼界,什么女人没见过,你得展现出自己的优势,让他们对你感兴趣。

        你要记住,那里面的人,随便勾搭上一个都够你一生无忧的了。”

        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打滚这么多年,从一个小小的练习生成为如今的顶流,季出颜的野心比任何人都要大。

        要想一直常青,她就得有个强有力的靠山。

        而这个靠山,放眼整个北城,也只有这个包厢里的人才能满足条件。

        大多都带了女伴,却也不对拒绝其他女人的示好。

        相比之下,江言舟倒像是个另类。

        桌上摆的洋酒度数很高,他酒量算不上太好,中规中矩,这会已经略有醉意。

        指骨抵着剩了一半的酒杯,眼睫半阖。

        白皙修长的脖颈,几道鲜红的抓痕仍旧明显,自下颚延伸,隐入衬衣领口。

        明眼人都知道这抓痕是怎么来的,却只敢在心里好奇。

        上流圈子也分阶层,知道江言舟金屋藏娇的人,并不多。

        众人只知这为位年少有为的继承者,是如今北城最不能得罪的人。

        自他进来到现在,便一直都是沉默少言,眼神也淡。

        年纪看着不大,周身气场却让人莫名敬畏。

        那几个有名的纨绔二代都得放低了姿态和他讲话。

        他会应答,却也只是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

        季出颜能感受到他的不耐烦,若不是有良好的教养压迫着他的本性,从来这儿的第二分钟起,他便起身走人了。

        这样的人,危险,却又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看他拿出烟盒,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坐到他身旁。

        将打火机点燃,贴心的递到他面前。

        男人动作顿住,垂眸淡扫了她一眼,眼底的情绪没有任何温度。

        不知怎的,季出颜被这个眼神吓到,哆嗦着将手收回来。

        他不言语,抖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然后推开椅子起身,出了包厢。

        季出颜看到他遗落在桌上的手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可以拉近距离的机会。

        她拿着手机,急忙跟了出去。

        包厢里的人互相对视一笑,眼神暧昧。

        “看来江言舟今天可以好好开开荤了。”

        “人家说不定天天在家开荤呢,看他脖子上那个抓痕,啧啧啧,当时的场面得有多激烈啊。”

        —

        这里是中餐厅,装修也是中式古典。

        走廊两边甚至还有卷帘,灯光不算太亮,被外围的纸挡了一圈后,就只剩下那么一点微弱的光亮了。

        服务员端着酒水从他们身旁过去,宋枳和何瀚阳停下脚步,让他们先过。

        直到走廊寂静。

        何瀚阳的包厢就在隔壁,宋枳刚要开口,视线往旁偏移。

        过堂风将灯笼吹的晃动,本就微弱的光亮,彻底匿在黑暗中。

        应该是烛火熄灭了。

        男人倚在暗处,他也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

        幽暗深邃的眼神落在他们的衣服上。

        相同的款式,相同的图案,不同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