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她的症状明显就是酒精中毒,已经休克过去了。

        江言舟不知道她到底喝了多少,居然能到这种程度。

        因为焦急而提高的音量,半点没有平日里的淡然自若。

        他大吼着让张易赶紧调头去医院。

        驾驶座不明所以的张易还在疑惑:“什么?”

        江言舟眉间带着戾气,他骂道:“你他妈的快一点,踩油门啊,操!”

        张易明显愣了一下。

        他跟了江言舟这么久,从未见过他像今天这样失态过,更别说是爆粗口了。

        哪怕是亲眼看着父亲养在外面的小三和她的私生子一起被接回来。

        他也表现的无动于衷。

        良好的教养,让他学会如何克制自己的本性。

        可此刻,他好像连本性都丧失了。

        彻底沦为一只野兽。

        张易猛踩油门,往医院开。

        这个点,医院只有急诊还开着。

        江言舟下车以后一路抱着宋枳进了医院。

        好在医院人不多,医生做完一系列检查后,拿着病例出来问:“谁是病人家属?”

        江言舟起身过去:“我是。”

        医生打量了他一眼:“病人男朋友?”

        他点头:“嗯。”

        医生把东西递给他签字:“病人是酒精中毒,需要立刻洗胃,你在这上面签个字。”

        江言舟很快就签完了,把病例递还给他的同时,不放心的问了一句:“她......严重吗?”

        “还好来的及时,没大碍。”

        安慰完他以后,医生地嘀嘀咕咕的转身,和一旁的护士埋怨道:“真不知道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居然让自己女朋友喝这么多酒。”

        ————

        宋枳是被难受醒的,浑身都像是散架后又被组装起来。

        喉间难受的低吟,她睁开眼睛,入目看见的,除了雪白的墙壁还是雪白的墙壁。

        这中间似乎遗失了一段记忆。

        她只记得自己彻底没了意识前,正在和人喝酒。

        她酒量好,所以肆无忌惮,谁知道忘了去计算那些酒的度数是不是她身体可以承受的住的。

        唐笑言哭哭啼啼的进来,手上还提了好几个高档纸袋。

        “呜呜呜呜,我的宝贝好点了没有,听他们说你还洗胃了,肯定很难受吧,脸色怎么这么差,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她一连串的暴击提问,还未完全恢复的大脑尚处于混沌状态。

        宋枳迟迟没有给她回应。

        唐笑言痛苦的抹泪:“呜呜呜都傻了,江言舟那个王八蛋到底是怎么照顾你的,居然还让你酒精中毒了。”

        她前几天飞国外疗情伤去了,在各种秀场拍卖会上穿梭。

        有钱人的爱好,就是这么枯燥乏味且单调。

        那些个包都是她特地给宋枳买的。

        结果刚下飞机,就接到电话,说宋枳酒精中毒进了医院。

        宋枳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背上的止血纱布,以及连着输液管的半截针头。

        “谁告诉你的?”

        唐笑言说:“前天晚上许兰兰来医院看她妈,正好碰到江言舟的司机在窗口缴费,她就偷偷跟来看了一眼,就看到江言舟等在急症室外面,你酒精中毒昏迷了一天一夜的事现在都在圈子里传开了。”

        宋枳闭了闭眼。

        许兰兰这个大嘴巴,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酒精中毒的时候,她就把消息给传开了。

        不过......

        “你刚刚说她看到江言舟等在急症室外面?”

        “对啊,所以她才确定里面的人是你。”

        宋枳怎么努力回想也想不起来她昨天喝完酒有再见到江言舟。

        所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不起来,她也懒的想了,刚洗过胃,身子还虚弱的很。

        医生说她目前只能吃些流食。

        她心里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问唐笑言:“你刚刚过来的时候有看到江言舟吗?”

        唐笑言走到桌边给她倒水,热水一半凉水一半。

        “没啊,就看到他的司机坐在外面。”

        宋枳突然觉得好笑。

        也对,江言舟日理万机,能送她来医院都是他慷慨大义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奢求些什么。

        唐笑言把水杯递给她:“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喝点水充充饥。”

        宋枳胃里难受的不行,连起身这种事情对此时的她来说都痛苦万分。

        唐笑言将枕头竖放在她身后,让她靠着舒服一点:“我这次出国可没忘了你啊。”

        她邀功一样的把那些个包包从高档纸袋里拿出来:“C家的春夏新款链条包,Z家的钱包,全球限量一千个,每人才限购一个,我自己都没有,还有这个,我知道你喜欢这种bulingbuling的东西,特地给你买的,上面的水钻可都是手工一个一个嵌上去的,每款都有专属它的编号,全世界仅此一双。”

        她把东西一一摆放出来,肉眼可见的一座金山。

        看着漂亮的包包和鞋子,宋枳顿时觉得自己的病痛好了一大半。

        她抿唇,按捺住嘴边不断放大的笑容:“好姐妹。”

        张易听到里面传来的嬉笑声,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走到安静的楼梯口打电话。

        宋枳昏迷了一天一夜,江言舟寸步不离的照顾了她一天一夜。

        直到今天早上,公司有些急事需要他去处理,他才不得不离开。

        会议厅里,公司的各位高层董事看着从会议开始就一直阴沉着一张脸的BOSS,大气都不敢多出一下。

        这位寡言少语的总裁一向对自己的情绪拿捏的很好,任何时候都是一副冷静的神态。

        几时像今天这样,心事重重。

        高层发言结束后,大家纷纷等待他的开口。

        会议室里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清楚,江言舟握着笔,眉间紧锁。

        也不知在想什么。

        直到特助小声提醒他:“江总,有您的电话。”

        会议期间从不接电话的他这次罕见的接过手机,扫了眼屏幕的名字后。

        他站起身:“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了。”

        然后看向一旁的特助,“会议内容待会发到我的电脑里。”

        电话接通后,张易和他汇报宋枳的近况:“老板,宋小姐的朋友刚刚过来了,她现在的情绪还可以。”

        江言舟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眼神透过落地窗,落在窗外车流汇集的路口。

        她从小到大都没受过什么罪,人生一帆风顺,感冒打个针都会难过的发好几条朋友圈,更别说是洗胃了。

        “你待会去楼下给她买点粥。”

        张易点头:“还需要买点其他的吗?”

        其他的。

        江言舟眼睫微垂,沉吟片刻,转身往助理办公室走。

        宋枳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个长情的人,喜欢的东西一直都没变过。

        漂亮的衣服包包还有鞋子。

        几个助理正在里面整理几天会议的内容,特助看到江言舟了,急忙站起身:“江总。”

        他推开玻璃门进来,轻轻点了下头。

        想到他刚才阴沉的脸色,特助心里莫名有些发怵

        这个节骨眼上来找他,该不会是要辞退他吧。

        他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江言舟身上没有那些二代们的顽劣心性,相反,他成熟理性的与实际年龄不太相符。

        如果不是因为那张俊朗的脸,他甚至要怀疑江言舟到底是不是二字开头的年龄。

        特助紧张害怕了好久,面前的人并没有半点要责罚的意思。

        反而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你去附近的商场帮我买点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特助愣了半晌,然后才迟钝的“啊”了一声。

        买点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这又是什么操作?

        办公室里的人纷纷将头抬了起来,似乎也在一块诧异。

        江言舟一向淡漠的情绪罕见的有了些许变化。

        他轻咳了咳,试图缓解尴尬:“你就当是出差,这个月的奖金我给你翻倍。”

        金钱蒙蔽了他的双眼,包括他的困惑。

        他殷勤的接过卡:“请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东西呢?”

        喜欢什么类型的东西。

        江言舟想了想,言简意骇:“贵的,越贵越好。”

        特助在心里为自己这个成熟稳重的总裁小小的叹息了一番。

        想不到再牛逼的人物,也会栽倒在拜金女的大长腿之下。

        可惜了。

        办公室里,某个正在摸鱼的助理电脑页面似乎忘了关,网页自动跳到下一条新闻。

        女主持人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响起。

        “近日,有记者拍到,在某中餐厅,女星宋枳和电竞选手何瀚阳关系亲密,同抽一根烟,早前他们在某场直播上的表现就引发众多粉丝热议他们之间的关系......”

        那个助理吓的手忙脚乱的要去关掉网页,江言舟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沉着一张脸控住他放在鼠标上的手。

        眼神凝视着电脑屏幕。

        偷拍的画质不太好,加上又是夜晚。

        两个人穿着情侣卫衣,宋枳嘴里叼着烟,何瀚阳拿着打火机替她点火,两人靠的很近。

        弹幕不时划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收回我前几天辱骂宋枳的话,她!很绝!太绝了!】

        【抽个烟都这么slay全场的女艺人我真的就见过她这么一个啊!】

        【很奇怪,明明这两个人都无感,但他们的CP我居然......非常吃。

        】

        【电竞喷子和娱乐圈白莲花,今夏限定,只羊CP,可。

        】

        ......

        江言舟那双眼睛冷的仿佛能直接渗出冰渣子来。

        因为忍耐,而咬紧的腮帮。

        那个助理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想关可是又不敢,毕竟BOSS的视线明显还留在那条视频上面。

        办公室里的气压瞬间被压的很低。

        特助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问他:“买完之后送到哪里呢?”

        江言舟略微抬眸,声音低沉:“不用买了。”

        话说完,他拿出烟盒离开。

        留下特助一个人茫然无措的拿着卡站在原地。

        那个开电脑的小助理都快吓哭了,他哆哆嗦嗦的问特助:“我是不是要被开了?”

        特助闭了下眼:“你自求多福吧。”

        看江言舟刚刚那个生气的程度,他真怕他当场把电脑都给砸了。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气,不过就是一个传绯闻的女明星罢了。

        ——

        唐笑言在医院陪了宋枳一下午,直到她爸一个电话,把她遣给家。

        病房里再次静了下来,宋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

        遗失的记忆逐渐清晰,她记得自己好像给了江言舟一巴掌。

        她一喝多就失态,脾气大的吓人。

        当时的力度好像还不小,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怎样。

        宋枳心里过意不去,把床头的手机拿过来,想给他打个电话。

        刚要按下通话,又犹豫的将手指收回。

        太没骨气了,每次因为他的冷落而生气,最后都是自己把自己给哄好。

        宋枳突然觉得在他身边的这些年里,她都有点不像她自己了。

        高傲如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与此同时,病房门被敲响。

        那人推开门走进来,手上还提着打包好的粥。

        张易把东西放在桌上:“老板让我给您买的粥。”

        “江言舟让你买的?”

        张易点头,退到一旁。

        “那他人呢?”

        张易说:“公司有事,他回去处理了。”

        宋枳点了点头,还算这个狗东西有点良心。

        东西也送到了,张易出了病房。

        宋枳心情大好,打算大发善心给江言舟一个道歉的机会。

        她拨通他的号码,把手机免提放在一旁,揭开粥的盖子。

        那粥熬的很稀,应该是江言舟特地嘱咐过的。

        宋枳用勺子舀了舀,感觉都快成米糊糊了。

        手机里一直都是嘟音,直到自动挂断都没人接通。

        宋枳正纳闷。

        许兰兰那尖刻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她提着个小果篮推门进来。

        盛装打扮,一点都不像是来看病人的,反倒像是来参加选美的。

        看到宋枳憔悴的脸色,她作做的哟了一声:“想不到大明星也会生病啊。”

        本来就觉得无聊,想不到乐子竟然还自己送上门了。

        宋枳把勺子放回碗边,笑道:“可不嘛,大明星也和你这种平平无奇的女孩子一样呢,长的再美也会生病。”

        许兰兰原本只是想来看会她的笑话,谁知道刚来就被她给气到了。

        “你......”

        宋枳单手撑着脸,饶有兴趣的看她:“我怎么了?”

        许兰兰眼神一瞥,看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通话界面还没来得及返回,上面依旧停留在江言舟未接通的号码上。

        她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的幸灾乐祸:“今天寻悦回国,江言舟肯定是去接她了呀,怎么可能会接你的电话。”

        寻悦?

        很陌生的名字。

        宋枳有点好奇:“寻悦是谁?”

        许兰兰样子得意:“当然是江言舟的心上人白月光,人家青梅竹马,门当户对,要不是你和她长的有点像,江言舟怎么可能会看上你。

        现在正主都i回来了,你就等着当弃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