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宋枳花了五秒才反应过来她这句话里的意思。

        也就是说,    江言舟有个白月光,是他的青梅竹马,    之前一直住在国外,    今天才回来。

        许兰兰拆开果篮,从里面拿了个香蕉出来,在沙发上坐下。

        一边吃一边冷嘲热讽:“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娇气千金大小姐,    和你不同,    你充其量只能算的上是她的替代品。”

        寻悦这个名字对宋枳来说很陌生。

        她从来没有听江言舟提起过。

        不过也不算奇怪,毕竟宋枳跟在江言舟身边这么多年,    连他的交际圈子都没进去过。

        他的任何事,    哪怕是家里复杂的情况,    也都是何婶告诉她,    她才知道一些皮毛。

        江言舟从来不和她讲这些。

        所以对待这段关系,    宋枳一直觉得她就是江言舟养的一只名贵的宠物。

        有了空闲时间,    他就会来宠幸她。

        却从来不带她进入自己的生活。

        像是用昂贵的笼子,把她关在里面。

        宋枳有时候也觉得可笑,但她从不表现出在意。

        势均力敌,    才不会受伤嘛。

        至少她是这样想的。

        许兰兰见她不说话,    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于是决定功成身退。

        她咬下最后一口香蕉,    将皮扔进垃圾桶里:“提前祝你失恋快乐哦~”

        贱兮兮的说完这句话后,    她就打开病房门,    走了。

        一时之间,病房再次重归平静。

        宋枳默默给了自己十分钟的反应时间,    被酒精熏过的脑子似乎比平时还要迟缓。

        彻底将前因后果给捋清楚后,    宋枳不信邪的又给江言舟打了通电话。

        依旧没人接。

        他这个人,    平时工作繁忙,偶尔一次接不到电话情有可缘,    但一直不接,说明他是故意的。

        故意不接她的电话。

        宋枳冷笑一声,把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里。

        她在医院待了三天,医生确定她的身体恢复好了以后才肯放她出院。

        当天是唐笑言过来给她办的出院手续,过来的路上顺道去了趟宋枳家,帮她把衣服拿来。

        穿了一周宽宽大大的病号服,终于换上自己的衣服。

        宋枳的脸色仍旧有些苍白,洗胃毕竟伤身体,后期还得慢慢调养。

        她戴了个墨镜坐在椅子上等唐笑言。

        后者很快就把手续办好了。

        她把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走过来替宋枳提东西:“都弄好了,走吧。”

        宋枳点头,挽着她的胳膊出了医院。

        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就停在路边,刺眼又夺目。

        唐笑言让宋枳先上车,她把东西放进后备箱。

        吃了这么多天的稀饭,终于可以换换口味了。

        唐笑言专门给宋枳买的奶油蛋糕,用来慰问她这个病人。

        对自己的饮食控制习惯了的宋枳只是用勺子轻轻刮了点周边的奶油,尝了尝甜味。

        唐笑言正倒车退出去,看到她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你这才刚出院,想吃什么就敞开了肚皮吃。”

        宋枳把蛋糕重新装进盒子里:“过几天要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试镜。”

        “试镜?”

        宋枳点头:“本来应该今天去的,不过片方那边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就把时间延后了几天。”

        她低头去看手机,消息记录里除了经纪人给她发的几条试镜时间以外,什么也没有了。

        想到许兰兰那天说的话,宋枳问唐笑言:“你认识寻悦吗?”

        唐笑言愣了一下:“寻悦?”

        她似乎在回想,这个有些熟悉,但又仿佛过去很久远的名字。

        几分钟后,她想起来了:“认识啊,我们一块长大的,她那会老粘着江言舟,娇气的要命。

        不过她出国留学后,我们也有些日子没见了。”

        从唐笑言的话里话外可以听出来,她对这个寻悦没什么好感。

        不过这也证实,许兰兰没有撒谎。

        江言舟的确有个青梅竹马。

        “她好看吗?”

        宋枳突然问出这么一句,反倒让唐笑言有些疑惑:“你怎么突然问起她来了?”

        宋枳耸耸肩:“好奇嘛。”

        “还行吧。”

        唐笑言评价的中规中矩,“她以前就是普通的富家小姐,被家里宠的娇气了些,后来读高中那会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变的又作又矫情,说话声音还特嗲,反正我不太喜欢她。”

        宋枳总觉得她这话说的有些不对劲。

        好半晌,她才反应过来,后半句的评价用在她身上似乎一点也不违和。

        唐笑言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赶紧解释:“你和她还是不一样的,你虽然作,但你作的可爱作的自然。”

        宋枳一时不太明白她到底是在损自己还是夸自己了。

        不过她也懒的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越想越烦。

        车内太安静了,宋枳随便调了个电台,钢琴声轻缓。

        车载屏幕上的日期让唐笑言想起来:“对了,两天后我的生日酒会,到时候你记得来啊,有工作也得推了给我来!”

        宋枳疑惑的皱眉,以为是自己记错了:“你生日不是还有半个月吗?”

        到了十字路口,唐笑言打着方向盘转弯:“还不是我爸,说找人算过了,两天后是黄道吉日,适合办生日酒会,你也知道,他那个人迷信的不行,就强行把我生日往前挪了几天。”

        越是有钱有势,就越信这些鬼神论。

        好在江言舟从来不信这些。

        他也不是不信,只是从未表现出多大的兴趣来,至少像唐笑言她父亲做的这些事,永远都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宋枳闭了闭眼,不知道为什么又会想到他。

        唐笑言终于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宋枳,你身体是不是还没恢复好啊,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看,兴致也不高的样子。”

        要是平时,她早就开始搜索时间最近的秀场了。

        在医院关了这么多天,那颗骚动的心是不可能让她这么安静的。

        很反常。

        “对了,江言舟怎么没来?”

        女朋友出院,做为男朋友,不是应该亲自来医院接送的吗?

        宋枳靠在椅背上:“我都三天没见到他了。”

        唐笑言惊道:“什么?

        你生病住院他都没来看过你?”

        “打电话也不接。”

        说完这句话后,宋枳莫名觉得有点好笑。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埋怨什么,又在期待些什么,明明都知道,江言舟对她其实没什么感情的。

        他只是,缺个女人陪他睡觉而已。

        正好,她的身材长相都符合他的审美。

        仅此而已。

        这些事情,她明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想通过的,为什么现在还在纠结难过。

        从小到大,宋枳都特别怕黑。

        甚至连晚上睡觉都得开着灯睡。

        高中某个晚自习,她因为作业没写完,被老师强制留堂。

        学校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那些每天陪她一起上下学的姐妹也都早早的回了家。

        这就意味着,她需要独自一个人走过没有路灯的那条街道。

        她给宋落打电话,让他过来接她。

        结果宋落那边闹哄哄的,DJ声震耳欲聋,不用想,都知道他肯定又去泡吧了。

        宋枳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清。

        “你哥我现在忙的很,待会回去的时候会给你带宵夜的。”

        电话里的嘟音传来,宋枳气的想踹空气。

        她看着越发厚重的暮色,深呼一口气,在心里安慰自己,总要克服的。

        物业似乎还没管到这里,路灯一年四季都是坏的。

        这条街也没什么人经过,安静的连风从耳旁吹过的声音都觉得清晰。

        宋枳攥紧了背包带,吓的混身都在发抖。

        拍在她肩上的那只手让她吓的放声尖叫,撒丫子就要跑,秦河拎着她的书包,将她提了回来。

        “我有这么可怕吗?”

        他柔声问她,笑容温柔。

        宋枳看到他这张脸,瞬间像在魑魅魍魉横行的地狱里见到了活菩萨。

        感动的都快哭出来了。

        “呜呜呜呜秦河哥哥,宋落那个狗东西不是人,他泡吧都不来接我,我都快吓死了。”

        小姑娘爱撒娇也爱告状。

        秦河把手里的茉莉花茶递给她,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我们小枳最乖了。”

        宋枳委屈巴巴的拿着茉莉花茶,跟在他身旁。

        秦河是住在她家隔壁的哥哥,比宋落大一岁,成绩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高考后他选择了复读。

        明明他的分数都超过一本分数线不知道多少了。

        他是一个格外温柔的人,和宋落不同,连说话都不会太大声。

        如果说江言舟和宋落成为朋友是同类相吸,那秦河和宋落会成为朋友,宋枳想破脑袋了也想不出到底是因为什么。

        一路上,宋枳都在激情辱骂宋落,秦河也只是安静的笑笑。

        偶尔有车来了,他动作温柔的将宋枳拉至自己身侧,他则走到外围。

        宋枳叹了口气:“如果我哥有你一半温柔就好了。”

        他也只是轻轻的笑一下:“宋落也是一个很好的哥哥。”

        “他好个屁。”

        话音刚落,宋枳的视线定格在某处后,脚步顿下。

        那条坏了路灯的街道走出来后,视野稍微清晰了一些。

        宋枳看到有个人在前面抽烟,高中部的校服是深蓝色的。

        拉链似乎没拉,甚至还能看见里面的T恤。

        那一抹橘色的火光,不算太亮。

        在宋枳的眼里,却胜过天上的星星。

        她让秦河先躲起来:“我找到送我的人了。”

        秦河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少年似乎往这边看了一眼,四周太暗,只余天上那一轮清月投下的黯淡光芒。

        秦河无奈的笑了笑,听她的话,躲了起来。

        宋枳欢快的跑过去,问江言舟:“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

        她明艳的,不曾受过任何苦难,仿佛上天将所有恩赐都送给了她。

        江言舟掐灭烟蒂起身,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不顺路。”

        在宋枳以为他只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时候,他居然真的转身走了。

        朝着宋枳完全相反的方向。

        宋枳不确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唯一能确定的是,在那个夜晚,她是喜欢他的。

        因为他的冷漠,她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江言舟自然没有哄过她一句,小姑娘心胸宽广,自己把自己给哄好了。

        第二天还是乖乖的出现在他面前,嗲着嗓子和他say    hello

        真正被爱包围长大的人,似乎天生都拥有治愈他人,和自愈自己的能力。

        现在回想起来,宋枳真的觉得之前的自己真是傻的可爱。

        ——

        以唐笑言对宋枳的了解,她很少像今天这样情绪低落。

        肯定是真的难过了。

        为了不继续让她去想江言舟那个渣男,她强行将话题给转移了。

        “你在医院这几天有没有上微博搜自己的名字?”

        这个问题问的莫名其妙,宋枳说:“我微博都没上。”

        自从上次得了那个发大水的奖以后,她的每条微博底下都是一群人追着骂。

        眼不见为净,她干脆连微博都不想登了。

        除非是宣传节目或者是打广告。

        难怪这么镇定,唐笑言空出一只手去拿手机,点开里面的热搜递给她:“那你可错过了一场大戏了。”

        宋枳接过后扫了一眼,然后愣住了。

        视频里是她和何瀚阳在纳凉亭里的画面。

        原本没有半点暧昧氛围的,偏偏被那些磕CP的粉丝加上BGM后,莫名有一种非常亲密的感觉。

        微博上带的话题是#宋枳何瀚阳恋情#

        宋枳眉头皱的死紧:“这是什么狗屁话题?”

        唐笑言笑道:“其实我觉得你们两还挺配。”

        配个屁。

        宋枳把视频放大后,意外的发现对方把她拍的还挺好看。

        难怪评论里一大堆夸她飒的。

        宋枳人气虽然高,但大多都是男粉,矫情的作精在娱乐圈里似乎不怎么吃香。

        这还是宋枳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女生一块夸她的。

        唐笑言非常大度的开口:“虽然何瀚阳是我老公,但我也不是不愿意把他让给你。”

        宋枳把手机锁屏,放回中控台,解释道:“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唐笑言竖起八卦的小耳朵:“哦?

        讲来听听。”

        宋枳被她这番举动给逗笑了:“我和他总共才见过两次,我甚至连他长什么样子都没记太清。”

        唐笑言颇为遗憾:“我觉得他比江言舟那个老狗逼好多了,年下小野狗,虽然有点喜欢骂人。”

        唐笑言是何瀚阳的忠实老粉了。

        他在青训营的时候她就粉上他了,话不多,一手狙玩的出神入化,枪枪爆头,手段凶残,人送外号狙神。

        第一次参加比赛,就带领战队拿下世界冠军。

        前年成年,刚满十八,俱乐部就迫不及待的让他和黑猫TV签下了合同。

        每个月直播够多少场次和时间,这些都是有要求规定的。

        虽然不爱说话,但不代表他不会骂人啊。

        有人喜欢就有人讨厌,他的黑粉自然也不少,整天在直播弹幕里刷屏辱骂问候他的家人。

        何瀚阳半点不由着他们,懒洋洋的往电竞椅上一靠,游戏也不打了,开麦和他互喷。

        经此一战,他电竞哲学家的名号彻底打响了。

        逢开播必被封,从来不需要自己下播。

        天选之子。

        让唐笑言想不到的是,像何瀚阳这种除了游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宅男,居然也会追星那一套。

        她也是前几天看他直播时偶然发现的,还是因为他家的猫在他直播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摄像头,镜头往旁边偏了一点。

        然后唐笑言就看到他床边的墙,贴着的都是宋枳的海报。

        从她女团出道拍的第一张写真,到上部戏的剧照。

        当不成世婶,当姐妹也不错。

        唐笑言说:“这样,你当大的,我当小的,咱们姐妹和平相处。”

        宋枳无语:“你还挺有志气。”

        唐笑言一副看透爱情的深沉模样:“被渣男伤害过的女人就是得团结起来。”

        被渣男伤害。

        她这么一说,宋枳越发觉得江言舟是个渣男了。

        操!

        狗东西没有心,就算是家里养的宠物生病了最起码也会来看望一眼啊。

        更何况她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那一点难过此时变成怒火,在她胸口熊熊燃烧了起来。

        她也没让唐笑言把她送回家,而是直接送去了酒店。

        眼不见为净,这是她的人生座右铭。

        —————

        夏婉约得知她出院了,特地给她打了电话:“这几天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公司安排她去海外出差,还有四天才能回来。

        宋枳前几天进医院的事她也只能干着急。

        出于对这个不安定因子的不放心,夏婉约千叮咛万嘱咐:“您下次去参加什么饭局酒会的,千万要提前通知我一声,知道吗?”

        宋枳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水,走到沙发边坐下。

        她一边拧瓶盖一边应道:“知道了。”

        想起唐笑言在车上的话,她说:“后天我朋友的生日宴会,这个应该不需要提前报备吧?”

        “那倒不用。”

        那边有人在喊她,夏婉约应了一声后,和宋枳说:“我这边有点忙,你这几天早点睡,给我保持最好的状态,试镜可别给我搞砸了。”

        “知道了知道了。”

        夏婉约不用细听都能感受出她的话里的敷衍。

        小姑娘是出了名的作精,敷衍倒没事,只要她能听话,别给她闹事捅娄子就行。

        电话挂断后,宋枳下意识的又去翻了翻信息。

        江言舟那一栏的,仍旧是空白一片。

        住院手续是他办的,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出院的消息。

        却一个字的问候都没有,哪怕只是发个句号,他都不屑于。

        ————

        唐笑言的生日宴会,其实宋枳不太想去。

        往年她的生日都是几个朋友一起过,而今年,说的好听点是生日宴会,说到底,换汤不换药。

        就是上流社会那些人结交人脉的聚会。

        因为主人公另有其人,为了不抢她的风头,宋枳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

        还是她去年代言的那个品牌方送的。

        脸上的妆也淡,清冷素净,和平时的风格倒有些相驳。

        唐笑言本身就不是什么喜欢出风头的人,今天的打扮也是中规中矩。

        做为主人公,今天的焦点,她自然是被众人簇拥着。

        几个富家千金聚在她身边,讨论着自己身上那些虽然不起眼,却格外昂贵的小物件。

        都是娇养长大的,平日里眼界也高,你瞧不起我瞧不起你那是常有的事。

        经常动辄就是一顿吵。

        唐笑言看到宋枳了,连忙过来:“难得没有迟到。”

        鸽王宋枳厚颜无耻道:“我什么时候迟到了。”

        唐笑言替她纠正病句:“应该是,你什么时候没有迟到过。”

        那几个名媛千金看到宋枳了,纷纷抬起高贵的下巴:“哟,今天怎么自己一个人就来了,江言舟呢,没陪你吗?”

        她们对宋枳没什么好感,嫉妒和瞧不起各占一半。

        嫉妒她的外貌和江言舟独一无二的宠爱,瞧不起她的身份。

        江言舟身边最不缺的就是那些削尖了脑袋想往他身边挤的千金名媛。

        而在场的这几位,除了不敢对他抱有任何非分之想的唐笑言以外,都是“削尖脑袋”里的一员。

        寻悦回国的消息,早就在圈子里传开了。

        寻家本来就是北城里土生土长的大家族,高门槛,和江言舟门当户对。

        另外一个人接过话茬,调侃道:“我可听说,江言舟最近都陪着寻悦呢,哪来的时间来找她啊。”

        这话里话外的刺,丝毫不带遮掩的。

        宋枳还未开口,唐笑言先被气到了:“你们今天来之前是吃过屎吗,怎么嘴巴这么臭?”

        “你......”她气的咬牙,“我说的哪句话不是事实?”

        “我事实你妈。”

        唐笑言就像是一只护犊子的母鸡,根本就不管对方说了些什么,“今天是我的主场,在我的地盘上,你们谁再多逼逼一句我立马让保安把你们叉出去。”

        平日里都是些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的宝贝小姐。

        几时受过这种委屈,顿时气的走开了。

        她们走后,唐笑言安抚宋枳:“她们嘴巴碎,你别理她们。”

        宋枳老家其实不在北城,只是因为大学考到了这边。

        宋家在河市,也算是书香门第,大户人家。

        那个时候爷爷还在世,他的学生和追随者遍布五湖四海。

        每天都有各种慕名而来的人。

        宋枳就像是一个被娇养在城堡里的公主,不问世事,娇气又麻烦。

        吃穿用度都格外挑剔。

        可是哪怕她再作,再挑剔,家里的人都宠着她,顺着她。

        所有的一切,都是基于她从小得到的宠爱。

        就连脾气暴躁的宋落,也会在她嫌水太烫的时候一边骂一边拿着水杯出去兑冷水。

        从小养成的骄傲,和后天形成的不同。

        宋枳的自信,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不管走到哪里,她都是最耀眼的存在。

        可是自从她来到江言舟的身边后,一切似乎都变了。

        她被人鄙夷,被人在私下里称呼她是江言舟的情人。

        她总是表现出丝毫不在乎的模样,甚至还会自我嘲讽。

        可让一个人骄傲惯了的,每天背负这样的侮辱骂名,无疑是将一柄坚硬锋利的剑,从中间折断。

        她会难过,甚至会无数次想到自己的家人。

        如果爷爷还在世的话,如果宋落还在她身边的话,断然是不会让她受这种委屈的。

        只是因为她喜欢江言舟,就得承受这种委屈。

        但是这些她统统都可以不在乎。

        可是最让她无法忍受的,就是江言舟没有缘由的冷落与忽视。

        他好像真的把她当成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猫了。

        宋枳深呼了一口气,怕唐笑言看出她的异样,随意扯了一个理由:“我去趟洗手间。”

        唐笑言神经粗,自然也没看出她哪里不对劲,点了点头:“我先去和那些叔叔伯伯们打声招呼,待会来找你。”

        离开了大厅,来到僻静的走廊,终于没有那股窒息感了。

        宋枳其实不太喜欢这种人数太多的酒会。

        洗手间在最里面,旁边是阳台,再外里走一点是专门配备的吸烟区。

        这里的光线和大厅不同,暗的有些暧昧,似乎为了方便有些急不可耐的情侣在这里做些什么亲密的举动。

        走廊尽头的窗户半开着,夜风吹进来,凉的刺骨。

        她今天本来就穿的少,单薄的的布料根本没有半点抵御寒冷的功效。

        她加快步伐,想要快点进洗手间,对面抽烟区的门开了。

        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从里面出来,少见的梳了大背头,那张清冷俊逸的脸展露无遗,眉骨精致冷硬。

        周身都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贵气,以及那股还来不及消散的烟草味。

        宋枳差点忘了,唐笑言的生日,做为世叔的江言舟理应前来。

        对于她出现在这里,江言舟没有诧异,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其他情绪。

        仍旧是那副泰然自若的镇定模样,他安静的看着她。

        仿佛在等待她先开口。

        宋枳偏不如他的愿,白眼一翻,骂了一句傻逼。

        绕开他走了。

        身后的声响让她微微顿住脚步。

        由远及近的叫喊,明显带着掩饰不住的雀跃:“言舟哥哥。”

        声音娇滴滴的,又带着一点故意压轻嗓音的嗲。

        她转身看了一眼。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姑娘,一头如藻的黑色长发,楚腰纤细。

        她撅着嘴和他撒娇埋怨:“我刚刚过来的时候那个的士司机好烦人的,要不是家里车坏了,我才不要去坐的士呢。”

        宋枳双臂环胸,靠在墙上,笑容嘲讽的看着江言舟:“你的口味是不是流水线批发生产的,就算劈腿也该劈个不同口味的啊。”

        那个女人听到声音,这才注意到暗处还站在一个人。

        看清她的脸后,明显有片刻的愣住。

        宋枳的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自然也捕捉到了她的表情变化。

        仿佛认识她一样。

        可宋枳却不记得自己的人生里和这人有过任何交集。

        江言舟眉梢微蹙,刚抽过烟的嗓子还有些沙哑。

        他喊她的名字:“宋枳。”

        这声音听着熟悉。

        仿佛“宋枳”这两个字有什么特殊魔力一样,喊到宋枳没有力气应答为止。

        宋枳歪头,仍旧是那副灿烂笑脸:“在这种地方做,好像不太合适吧?”

        和江言舟在一起这么多年,她比谁都清楚,该怎么在最快的时间将他惹生气。

        果不其然,他眉间的沟渠更深了,呼之欲出的情绪压制在眼底。

        宋枳保持着最优雅从容的姿势离场,进了洗手间。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觉得自己混身都像被抽走了力气一样。

        许兰兰说的似乎也不全是假话。

        她和寻悦,不光爱撒娇的性格相似,甚至连声音都有些让人无法区分。

        她一直以为江言舟之所以把她留在身边,是因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直男,对爱撒娇的作精没有抵抗力。

        可谁知道,原来所有的偏爱都是有原型的。

        宋枳突然觉得挺好笑,原来他不是不温柔,只是他的温柔给的不是她。

        眼睛酸涩的可怕,可是又哭不出来,宋枳走到洗手池边,用冷水洗了把脸。

        直到心情逐渐放松下来,她又给自己补了个妆。

        然后才推开门出去。

        输人不输阵。

        就算是白莲花,她也要当最好看的那朵。

        门外的走廊上,江言舟抬眸看她。

        他应该一直没走,从宋枳进洗手间以后就一直等在这里了。

        这点从他身旁垃圾桶上的灭烟盒里残留的烟蒂就可以看出来。

        明显刚熄灭没多久,甚至还冒着青灰色的烟。

        看见宋枳了,他从冰冷的墙壁离开,站直了身子,随手将还剩大半的烟摁进灭烟盒里。

        看到她有些泛红的眼睛,他略微皱眉,低声问她:“你哭了?”

        宋枳没好气的回怼一句:“关你屁事。”

        然后绕开他走了。

        江言舟很快就跟了上来,他腿长,一步都快抵上她两步了。

        宋枳怎么也甩不开他。

        她不愿意回答,江言舟也没有逼问的打算。

        就一直跟在她身边,一句话也不说,像个隐形人一样。

        刚和所有长辈都打完招呼的唐笑言刚准备带宋枳去吃些东西,看到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后,脚步有些虚。

        她哆哆嗦嗦和她打招呼:“世......世叔。”

        江言舟只是轻点了下头,算是应答。

        这种冷漠的腔调,唐笑言早就习惯了。

        她挽着宋枳的胳膊,小声问她:“怎么一回事?”

        “鬼知道。”

        宋枳并不想在这里和告诉唐笑言她刚才的洗手间奇遇记。

        虽然江言舟一直不说话,但唐笑言完全没办法做到彻底忽略他的存在。

        气氛就这么一直凝固着。

        直到她的几个堂表哥过来,端着酒杯祝她生日快乐,连带着也礼貌的和宋枳碰了下杯。

        虽然身子还没有彻底恢复,但宋枳觉得直接拒绝别人不太礼貌,于是想要做做样子,抿一小口。

        手里的酒杯才刚端起来,手腕被人握住,江言舟面色阴沉的把酒杯从她手中拿走:“你酒精中毒的事才过去几天,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难怪一直跟着她,原来是在守着这件事呢。

        宋枳的小脾气上来了:“我今天还就喝了。”

        再软的猫也有伸出爪子挠人的那一天。

        此时的宋枳就是那只伸出爪子的猫。

        江言舟罕见的,有了些许怒意。

        似乎在气她对自己身体的不在意。

        在他发作之前,有长辈端着酒杯过来,笑看着江言舟:“言舟,伯父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

        江言舟明显不悦,沉默良久,还是保持礼貌的点了点头。

        走之前他不放心的看了宋枳一眼,然后和唐笑言说:“看着她点,别让她喝酒。”

        唐笑言根本不敢反驳他的话,拼命点头。

        确定他走远后,唐笑言才算松了一口气。

        “操,我差点以为我要死了,宋枳,你平时是怎么和他独处还不哆嗦的,我太佩服你了。”

        宋枳说:“我偶尔也哆嗦。”

        宋枳觉得自己还挺阿Q精神的,哪怕是难过到了极点,却还是不忘骚几句。

        今天的生日宴会可以说是拓展人脉的酒会以及二代们的相亲大会。

        能被邀请过来的,都是北城有钱有势的那一批人。

        许兰兰打扮的异常隆重,甚至还故意迟到,企图靠压轴来吸引眼球。

        谁知道根本没人去关注她。

        极度受挫的她看到宋枳和唐笑言了,提着裙摆过来。

        “人家都去跳舞了,你们几个怎么还跟个傻子一样杵在这里。”

        唐笑言白她一眼:“你不也像个傻逼一样杵在这里。”

        许兰兰爱挑起事端,可是每次都骂不赢别人。

        她冷哼一声,自行终止战斗。

        在这种宴会之上,男人谈论的大多都是生意相关的话题。

        大厅一隅,把江言舟叫走的那个男人正在和他讲着什么。

        前者的眼神却一直落在这边,听的并不仔细。

        宋枳眉眼微抬,正好和他的视线对上。

        不等她移开,寻悦委屈巴巴的走到那个正在讲话的男人身边,挽着他的胳膊,似乎在撒娇。

        许兰兰注意到宋枳的视线了:“寻悦的父亲可是靠海运发家的,那才是真正的白富美,某些人啊,当个替身还挺得意。”

        唐笑言黑着一张脸:“你他妈乱说什么呢?”

        许兰兰被她突然一凶,有些委屈:“我说的是实话嘛,他们两家是世交,双方父母本来就有意让他们结婚,而且寻悦和江言舟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要不是寻悦出国待了几年,怎么可能轮到宋枳嘛。”

        替身,青梅竹马,世交。

        这几个字样听着刺耳的不行,宋枳的自尊心让她无法再继续待在这里了。

        她和唐笑言说了声生日快乐:“我还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唐笑言虽然有些不放心,却也不好说些什么。

        只能点头,同时嘱咐一句:“你路上小心点。”

        今天很冷,风也大,还好路边好打车。

        宋枳刚出去就拦到的士了。

        车内有暖气,把她带着凉意的身体给烘暖。

        她是喜欢江言舟,从青涩的学生时期就开始喜欢了。

        可是她已经不再是那个一身孤勇的高中生宋枳了。

        她没办法继续去面对他的冷漠和疏离,更加没有勇气去承担“替身”这样的标签。

        宋家的风骨和骄傲,不是用来被一个狗男人给践踏的。

        宋枳掰断了江言舟送给她的附属卡,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过去。

        【宋枳:分手吧,狗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