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消息发出去的那一瞬间,    宋枳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

        就像是做了一场荒唐大梦,梦醒了之后,    虽然会难过,    可是却知道这才真正的现实。

        虚无缥缈的东西是抓不住的。

        她将脑袋埋进臂弯,哭到肩背都颤抖。

        即使知道,可还是会难过,    不舍。

        她迷恋江言舟温暖的怀抱,    和他低语时的缱绻。

        一想到这些以后都不属于她了,她就觉得心里酸涩的不行。

        的士司机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贴心的递过来一盒纸抽:“擦擦吧。”

        她道了声谢谢,    然后接过纸抽擦眼泪。

        的士司机叹息一番:“你还年轻,    长的又这么漂亮,    犯不着在一棵树上吊死。”

        现在的小年轻,    能哭的这么伤心也只能是为情所困了。

        他似乎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被我的初恋绿了,    当时也难过的要死要活,觉得没有她就活不下去,结果呢,    我现在不还是活的好好的。”

        宋枳一边哭一边点头:“我没有他肯定也能......”

        她哭的直抽抽,    “肯定也能好好活下去的!”

        的士司机听她这么说,    这才放心的点头:“这才对嘛,    狗男人天底下多的是,    想要多少没有。”

        ——

        现在这个情况,宋枳自然是不可能再回到那个家里的,    她让司机把她送到酒店。

        江言舟只知道她平时拍戏都住在酒店,    却不知道她住在哪个酒店。

        因为拍戏的地址不同,    酒店也经常更换。

        本来身体就还没恢复好,再加上突然低落的情绪,    她整个人憔悴的不行。

        瘫软倒在沙发上便不想动了,一点力气也没有。

        偏偏身侧的手机一直在响,她费力的起身,把手机拿起来。

        来电联系人写的唐笑言。

        她沉默片刻,按下接通。

        那边唐笑言的声音很小,像在躲着谁一样:“宋枳,你和江言舟是怎么回事?”

        宋枳现在不想听到这个名字,深呼了一口气,没说话。

        唐笑言又说:“刚刚他阴沉着一张脸过来找我,脸色非常不好看,问我知不知道你去哪了,我当时都快吓死了你知道吗,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

        宋枳耸了耸肩,语气无谓:“没怎么,就是分手了。”

        唐笑言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我还以为你又做了什么惹他不高兴的事了呢。”

        大喘气过后,她后知后觉的惊呼出声,“什么,你们分手了!?”

        宋枳显然没有心情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一遍,只淡淡的应了一声:“嗯,我现在有点累,想先睡会,回聊。”

        然后将电话挂断。

        平时爱干净到出门拿个快递都得回来洗澡的人,这会连妆都不想卸。

        难过到极致,真的会让人变的堕落。

        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宋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等她意识稍微清醒些的时候,半个身子都快掉出沙发了。

        她揉了揉睡的有些乱的长发,拖着疲乏的身子去洗手间。

        镜子里,她的黑眼圈有点明显,尤其是在瓷白的肤色映衬之下。

        看上去像是已经连续通宵了好几天。

        带妆睡了一晚上的脸,除了比平时看上去更憔悴无血色一点外,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她接了捧冷水拍了拍脸,强迫自己振作起来。

        今天就是定好的试镜时间,男人没了可以再找,机会丢了可能就再也没有了。

        宋枳走到梳妆台前把妆给卸了,然后进浴室洗了个澡。

        夏婉约知道她的尿性,所以一大早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叮嘱她早点过来,给罗导留下个好印象。

        “对了,画你记得带来啊。”

        宋枳正敷着面膜,想要尽力抢救一下自己的皮肤。

        听到夏婉约的话,她头疼了一阵,这种时候她肯定不会联系江言舟,更加不可能去他家里。

        “我这边出了点状况,今天可能带不过去了。”

        夏婉约一早就猜到了:“我就说你不可能让我省心,我已经和罗导沟通过了,画作的事先不着急,等你把试镜过了再说。”

        宋枳点了点头,没有再开口。

        夏婉约顿了片刻:“我怎么听你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你昨天是不是没休息好?”

        这都能听出来,宋枳真是瑞思拜。

        因为知道她有啰嗦,所以宋枳选择了撒谎保平安。

        “我这不是激动嘛,所以昨晚上失眠了。”

        好在夏婉约没有听出来,她略一思索,也认同的点了点头:“其实我昨晚上也紧张的一晚上没睡,这试镜的日子离的越近我就觉得越不真实,怎么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偏偏就砸到我们头上了呢。”

        宋枳揭掉脸上已经开始慢慢变干的面膜:“我去洗个脸,先挂了。”

        夏婉约应了一声后,又叮嘱她:“千万千万给我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状态,这个角色要是丢了,我就算是步行回国也要找你算账。”

        “知道了。”

        宋枳敷衍的点头,然后快准狠的把电话给挂了。

        试镜的时间定在上午九点半。

        除了宋枳以外还有其他艺人。

        也不算奇怪,毕竟这块大饼谁都想抢到,只要拍了罗导的戏,不光能轻松打入电影圈,咖位逼格都能抬高好几个档次。

        夏婉约远在国外,今天晚上的机票,也不可能提前回国。

        小许去酒店接的宋枳。

        门开后,他看到房间里面容憔悴的女人,吓了一大跳。

        宋枳在他心里的形象一直都是明艳动人的那一挂,一颦一笑都格外撩人。

        可现在......

        穿着白色的真丝睡裙,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发尾带了点卷,有点凌乱的美感。

        本就白的肤色,这会因为大病未愈和刚失恋,憔悴的连唇色都有些泛白。

        想起他过来时夏婉约专门嘱咐过的话:“你千万给我看好她,要是这次试镜出什么篓子或是被其他艺人抢走了,你自觉点收拾铺盖走人吧。”

        这可是自己毕业后找的第一份工作,小许都快吓的直接给宋枳跪下了。

        “呜呜呜呜宋枳姐,您怎么能这么想不开呢。”

        听他嚎丧一般的哭声,宋枳总有一种她下一秒就要原地暴毙的错觉。

        她当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好了,我化个淡妆不就什么都遮住了。”

        小许抽泣的去抹眼泪:“真的吗?”

        “你先去客厅里坐着,我收拾好了就出去。”

        小许半信半疑的把房门打开,乖乖去客厅里等着。

        平时磨蹭惯了的宋枳今天罕见的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化完妆换好衣服。

        等她出来,小许看到她那张恢复往日明艳神采的脸后,由衷的感叹化妆品的强大。

        现在八点半,从这里出发去试镜的酒店刚好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还有十几分可以准备一下。

        罗导为人低调,每部戏开拍前也是绝对保密,就连这次的试镜也是在没有通知任何媒体的情况下。

        只有前来试镜的几个艺人知道,并且还都签了保密协议。

        罗导虽然相中了宋枳的国画背景,但也不可能仅凭这点就草率的让她来参演这个角色。

        这次参加女主试镜的一共有四个艺人。

        休息室里,小许向宋枳汇报自己从夏婉约那里听来的情报:“婉约姐说这次来和你竞争角色的三个艺人,有一个是关系户被塞进来的,就是过来镶下金,等剧火了以后发通告说自己曾经也试镜过这个角色来蹭热度。

        另外两个就比较难搞了,一个是影后夏楚岚,还有一个是当红小花旦苏一一。”

        这两个名字宋枳都听说过的,第一个的长相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里其实算不上特别出众,但她演技好。

        早前以一部并不被看好的虐恋电影杀入电影节,连续拿下多个大奖。

        被网友评价为“拥有整容般演技的女人”

        意思就是她的演技已经足够让人忽略她的外表了。

        另外一个,听说和宋枳经历相似,家中也有长辈是画国画的,并且她也是自小就开始学画画。

        最主要的是,她们两个的演技都比宋枳的好太多。

        小许已经开始在胸口画十字架祷告了:“上帝保佑,千万要让宋枳选上女主角,我不想年纪轻轻就成为失业人员。”

        宋枳丝毫不慌,慵懒的窝在椅子上打哈欠。

        昨天睡了三个小时不到,她现在困的站着就能睡着。

        直到有工作人员过来通知她过去,宋枳才强行灌了一杯咖啡,保持清醒。

        客厅里夏楚岚和苏一一已经坐在那里等了,看似随意的打扮,实则暗藏心机。

        处处都和这次的角色有关联。

        女主出生国画世家,拥有大家闺秀的典雅端庄。

        她们的打扮也是往这个风格上靠。

        听到声响,她们一齐抬眸,往这边看了一眼。

        视线落在宋枳身上,夏楚岚翻了个白眼,有些不屑。

        年少成名,天生资质,这些的确足够去支撑起她的傲慢。

        尤其是对待宋枳这样的“花瓶”

        她连招呼都懒得打,继续低头看台词。

        苏一一年纪和宋枳相仿,而且之前还在某次的节目后天有过一面之缘,这会亲切的拍了拍自己身侧的空位:“坐这里坐这里。”

        面对她的盛情邀约,宋枳礼貌的笑了笑,然后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

        她们手上都有一份工作人员拿来的台词片段,也是待会需要试镜的内容。

        苏一一小声问她:“我好紧张啊,你紧张吗?”

        宋枳点了点头:“还行。”

        旁边正专心揣摩角色心理的夏楚岚冷笑一声:“知道自己选不上,当然也不可能会紧张了。”

        苏一一听到她这话有些为宋枳鸣不平,可又顾及到她是业界前辈,嘴巴气的鼓了鼓,只敢小声的嘀咕一句。

        要搁平时,被人这么冷嘲热讽的,宋枳这朵带刺的玫瑰早就不惜一切的往她身上扎刺了。

        可惜刚经历过失恋痛苦的她现在还有一半灵魂停留在阴影里。

        没兴致,更没心情去和人撕逼。

        ——

        第一个试镜的是关系户,明显的选不上,不过就是去走走过场。

        十分钟不到就出来了。

        等在外面的四五个助理纷纷上前,递咖啡,拎包的,拿外套的。

        听说她最近被某个公司的高层给包了,所以出行排场才会这么大。

        宋枳莫名其妙就想起了江言舟。

        他不是什么公司高层,因为那些个公司全都是他的。

        两人身后的男人明明地位相差一大截,宋枳和她的待遇却像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她倒也不是在乎这个,只是从前没有在意过的,如今回想起那些细节来,才发现江言舟对她的态度从头到尾一直都没变过。

        永远都是那么冷淡和随意。

        蹭热度的走了,工作人员推开门,传递着罗导的话:“你们三个一起进来吧。”

        苏一一和宋枳对视一眼,疑惑的站起身。

        进去后,房间被布置成面试的场景。

        罗导坐在正中间,边上是几个投资方和制片人。

        他的视线在试镜名单上粗略的扫了一遍后,语速缓慢的念出苏一一的名字。

        “你把女主和她父亲争吵的那部分用你自己的理解表达出来。”

        苏一一酝酿了一下情绪后,很快就入了戏,她虽然年纪不大,但表演很有张力,台词抑扬顿挫,甚至连最后的哭腔也特别让人动容。

        她的表演结束,罗导点了点头,没有做任何评价。

        他的视线在夏楚岚和宋枳身上游移片刻,最后喊了夏楚岚的名字。

        她试镜的片段没有台词,全部都是内心戏,从女主发现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到她的作品被自己的妹妹盗窃拿出参加比赛。

        悲痛,怨恨,愤怒。

        多种情感糅杂在一起,很考验演技的一段,夏楚岚却表达的很好。

        极富代入感,仿佛她就是盛烟本人一样。

        原本就对自己的演技不抱太大希望的宋枳这下彻底觉得自己凉了。

        人家专业演员,还是影后,自己一个不能唱不能跳的唱跳组合出身的女爱豆转行逐梦演艺圈。

        演技就像是打火机最低档的那一点小火苗,拿什么和人家这盏长明灯来比啊。

        夏楚岚这段试镜结束,她却好像还没出戏,仍旧坐在那里哭。

        就连罗导也罕见的放下笔,为她的演技鼓掌:“不错。”

        夏楚岚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纸巾擦眼泪,还不往冲他鞠一躬,感谢他对自己的认可。

        罗导悠悠的抬头,看着宋枳:“该你了。”

        仿佛是侩子手举着铡刀,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该你了。”

        宋枳心里还是挺有逼数的,和知名影后争取同一个角色,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

        不过她还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呢。

        她试镜的部分和苏一一的一样。

        台词和情感方面明显没有苏一一的好,只能说是做到了中规中矩。

        她在演艺圈还只是个新人,一共才演了一部剧。

        还是两个月就杀青的那种快餐剧。

        罗导看完她的表演,迟迟没有开口。

        旁边夏楚岚已经忍不住冲宋枳翻白眼了,她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什么货色配什么角色,你还是去拍你的烂片去吧,别来作践电影圈。”

        话里话外的鄙夷。

        她似乎对这个角色势在必得,当她看到今天来参加试镜的艺人名单时,差点在节目现场笑出声。

        罗导的戏十分难上,多少大花抢破了头连个二番都拿不到。

        谁知道竟然让她捡了个空子。

        这次光是国画背景就筛掉了一大批,剩下的三个,她没一个瞧得起。

        都是些空有外表的花瓶。

        来之前她甚至已经让经纪人准备了通告,只等这边罗导拍板。

        ——

        罗导侧身和旁边的人小声耳语了几句。

        十分钟后,他迟疑的抬眼。

        夏楚岚十分自信的挺胸,等待他念出自己的名字。

        结果他视线一转,落在宋枳身上:“你介意现场卸妆吗?”

        宋枳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个要求。

        却还是点了点头:“可以的。

        她这边刚点头,那边就有工作人员拿着卸妆水和卸妆棉过来。

        宋枳进到旁边的洗手间,卸完妆后随意的用清水洗了下脸。

        她素颜和化妆其实没什么区别,只是缺乏了些那股撩人的明艳。

        更多的是清冷和素净。

        不过因为昨天晚上熬夜,她眼底的黑眼圈未退,加上洗胃后的一连串后遗症,她整个人苍白的有些无血色。

        只余小巧圆润的耳垂处,那一抹淡淡的粉。

        纤纤一握的楚腰,她安静站在那里,整个人有种从骨子里透出的颓废感。

        像是凋零前的玫瑰,遗落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秒钟的美丽。

        罗导让工作人员给了她一页新的剧本:“你把这段演一遍。”

        这里应该已经是剧本的尾声了,抑郁症加重的盛烟去找唐白,想见他最后一面,结果正好撞见他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

        她就像是一具躯壳一样,空洞,飘渺,毫无生机。

        没有一句台词,全程都是靠眼神和表情。

        。

        宋枳看完上面的描写后,突然有点心疼盛烟。

        外人眼里的大家闺秀,其实是个重症抑郁病人,从小得不到疼爱,以至于性格变的扭曲。

        人前的典雅端庄,人后的病娇阴郁。

        原本以为终于遇到人生中的救赎,却发现自己仍旧只是独身一人。

        最后一点光亮也熄了,她选择在阴冷的湖水里结束掉自己这不算漫长,却异常难熬的一生。

        宋枳的思绪有些飘远,同为国画大师的孙女,她和盛烟身上也有相似的地方。

        她们看似平静的人生,都有个重大转折点。

        她是发现自己不是盛家亲生女儿的那天,而宋枳,则是宋家发生大火的那天。

        她那用爱砌成的城堡,一夜间坍塌。

        度过了最阴暗的那段日子后,她再次见到了江言舟。

        她以为他是自己的救赎,却发现他不过是将自己拉进另外一个地狱的人。

        她越想越难过,胸口仿佛有什么堵在那里一样。

        她的思绪还没来得及收回,那边罗导就迫不及待的站起身,宣布她就是【画】的女主角。

        宋枳愣住,她还没开始演呢,怎么就突然拍板定下女主了?

        旁边小许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己,拿出手机准备告诉夏婉约这个好消息。

        夏楚岚虽然不爽,却也不敢得罪罗导,只是问了一句:“她的演技甚至不如苏一一,我不理解您选她的原因。”

        从她们进来就全程淡漠的罗导此刻格外激动:“因为她适合,演技好的人多的是,但适合这个角色的,只有宋枳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