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直到出了酒店,    坐上车,宋枳的大脑仍旧处于混沌状态。

        这就选上了?

        小许在旁边激动的整个人的五官都跟着一块使劲:“宋枳姐,    你也太牛逼了,    居然把夏楚岚都给打败了,你看没看到她刚刚那张吃瘪后苍白的脸,哈哈哈哈哈我可太爽了。”

        小许平日里跟着她也没少挨骂。

        那些黑粉做事尽职尽责,    激情辱骂宋枳的时候也不忘顺手捎上她身边的人。

        细数一下,    从宋枳拿那个奖到现在,已经有八百多个人去她家祖坟前蹦野迪的同时路过小许家“杀他亲妈”

        他们骂人的话恶毒的不行,    小许做为工作人员也被波及。

        难得扬眉吐气一会,    自然兴奋的不行。

        不过他看宋枳好像也没什么太高的兴致。

        从刚才他去酒店找她,    到现在为止,    她的心情似乎一直不太好。

        他有些担忧的凑过来:“宋枳姐,    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

        宋枳被他的问话给拉回神。

        她摇头:“没事,    就是昨天一整晚没睡,现在有点困了。”

        小许非常贴心的把羊毛薄毯拿出来:“您要是困的话就先睡会吧,到了我再叫您。”

        宋枳盯着他手上的薄毯看了几秒钟。

        这是上个月她刷江言舟的卡买的,    还带着资本家新鲜的铜臭味。

        她心烦意乱,    摆了摆手:“这个毯子送给你了。”

        要想彻底从他身边逃离开,    就得连空气都不带他的气息。

        小许一愣:“啊?”

        宋枳抬眼:“不想要的话,    待会下车了扔垃圾桶吧,    反正别让我再见到它。”

        小许忙说:“要要要。”

        一边说一边往怀里收。

        宋枳粗略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全身,小指上的尾戒和tiffany的定制款手链,    还有脖子上那条宝格丽项链。

        这些是刷的江言舟的卡。

        她统统摘下来,    一起塞给小许:“这些也全部给你了。”

        小许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毯子给他他还能理解,    可是这些珠宝首饰的,又是钻戒又是限量款项链,    加起来比他整个人都值钱了。

        宋枳平时出手大方阔绰,每次出国都会给他们带回不少礼物,都是些高奢名品。

        但像今天这样的反常,还从未有过。

        联想到在酒店里时她的憔悴神态,一种不祥的预感逐渐在脑海里成形。

        宋枳会错了意,以为他那个表情是嫌弃:“不喜欢的话就拿去卖掉,虽然是我用过的二手,但应该也还能卖出点钱。”

        小许猛吸了下鼻子,因为难过而泛红的眼眶:“宋枳姐,没关系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肯定会好起来的。”

        宋枳皱了皱眉,什么玩意儿?

        一米七八的大男人,此时哭的梨花带雨,眼泪鼻涕横流的。

        宋枳慢慢反应过来,所以他是觉得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即将命不久矣?

        她有点无语:“你还是先去看看你的脑子吧,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说不定还有得治。”

        熟悉的说话腔调,还好还好,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宋枳。

        他胡乱的抹了下眼泪:“我还以为您在交代后事呢。”

        宋枳:“……”

        她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也差不多,不过不是交代我的。”

        小许疑惑:“那是谁?”

        她叹了口气,眼神幽幽的看向车窗外,四十五度角,悲伤的仰望天空:“是我前男友,英年早逝,可惜了。”

        小许是宋枳的工作助理,她的私生活他倒是知道的不多。

        更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还多出个前男友。

        不会安慰人的他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犹豫了几秒后,他拍了拍她肩膀:“节哀。”

        边上的手机响了,宋枳正打着哈欠听小许开导她,也没注意到。

        唐笑言都快急哭了。

        怎么这种关键时候不接电话。

        哪怕是低着头装瞎,她也能感受到,某处冰冷淡漠的眼神锁定在她身上。

        江言舟难得来他家一趟,唐与海正高兴的拿出自己最近去淘来的茶叶显摆:“这可不是普通的茶叶,外面有钱都买不到的,今天非得让你这个不爱喝茶的尝尝鲜。”

        江言舟很少去谁家做客,他这样的冷淡性子,每天都是两天一线,家里公司,公司家里,必要的时候才会出去应酬一下。

        想不到今天居然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过来了。

        可把唐与海高兴了一阵。

        江言舟很显然,对他口中的宝贝茶叶不感兴趣。

        漫不经心的扫了唐笑言一眼:“笑言二十二了?”

        这话问的倒没什么太大的情绪起伏,就像是对后辈关怀的问候。

        唐笑言却吓的周身直冒冷汗:“是……是的。”

        旁边正煮茶的唐与海摇了摇头:“二十二了又怎样,还和个孩子一样不懂事,都怪她妈,从小把她溺爱成这样,整天泡吧蹦迪。

        我啊,对她也不抱多大的指望,就希望早点给她许个人家,管管她。”

        江言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微凉的指腹抵着茶杯壁轻轻转了一圈:“我一个朋友前段时间回国了,他好像比笑言大不了几岁。”

        虽然没明说出来,但这话外音也足够一个正常智力的人听明白了。

        唐与海面露喜色:“是吗,不过家笑言不听话,学习也不好,人家高材生,不会嫌弃她吧?”

        江言舟轻笑了下:“不会的。”

        唐笑言手脚慢慢的变凉,江言舟这个老狗逼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腹黑。

        呜呜呜呜呜。

        她在心里和宋枳道歉:“枳枳对不起了,我要是再不告诉他你住在哪里,可能下个月我就要为人妇了。”

        她支支吾吾的起身,欲言又止的看着江言舟。

        后者敛眉,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他冲唐与海笑了笑:“我可以和笑言单独聊聊吗?”

        唐与海连忙笑着点头:“可以可以,我去外面抽根烟。”

        他走后,客厅里安静了不少。

        江言舟身子往后靠,长腿微抬,交叠在一块,等她开口。

        模样带着几分懒散,和欠揍。

        唐笑言心里气的咬牙切齿,面上却格外乖巧:“她平时都是住在酒店,但公司里给她安排的酒店实在太多了,我也不确定她现在住在哪里。”

        她犹豫的报出酒店的名字。

        江言舟微抬眉骨:“嗯?”

        唐笑言立马吓的全招了,她又连续报出了两个酒店的名字:“我真的只知道这些了。”

        她都快哭出来了,“真的。”

        江言舟沉默的看了她好一会,似是信了。

        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时间也不早了,和你爸说一声,我先走了。”

        唐笑言小心翼翼的开口:“那我相亲的事……”

        “放心好了。”

        江言舟淡声开口,“我没有朋友。”

        ……

        操,合着他是在这诓她呢?

        不过还好她留了一手,把宋枳现在住的酒店给偷偷瞒了下来。

        去死吧狗男人,活该被甩!

        —

        江言舟让人查了一下那几个酒店,宋枳的确在那里住过,只不过已经有些日子没回去了。

        特助汇报完工作后,拿着手机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最近江言舟的情绪很不对劲。

        以往他的话虽说也不多,但一贯稳重的内敛的他,极少出现情绪波动的时候。

        可这几天,他总是阴晴不定的。

        平日里哪怕再公事公办,对员工也带些包容。

        可现在,一连开了好几个。

        第一个被开的就是在工作时间,偷偷用公司的电脑观看宋枳何瀚阳CP视频的助理。

        他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哆哆嗦嗦的在那里站了很久,终于,江言舟合上电脑,疲乏的揉了揉眉心,声音哑的可怕:“去忙吧。”

        美国那边的方案出了点问题,为了这件事江言舟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合眼了,凌晨两点还有个远程会议要开。

        特助走后,他起身走到落地窗边。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流。

        双眼有些失焦。

        宋枳平日里就没个正形,喜欢惹他生气。

        但从来没提过分手。

        莫名有些呼吸不顺,他动作粗鲁的把领带扯开,又去解领扣。

        可是那股窒息感还是没有得到缓解。

        连手都开始轻微的颤抖。

        他大口喘着气,扶着椅子坐下,可能是最近熬夜太狠,再加上情绪波动太大,以至于造成的心率不齐。

        他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尤其是这些年世界各地的飞,有时候甚至连时差都还来不及倒,就得辗转到另一个国家。

        他也忘了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高负荷的工作让他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也只有在宋枳身边时,才会稍微放松一些。

        ——

        哪怕这几天家里都没住人,何婶依旧收拾的很干净。

        看到江言舟回来了,她拿着抹布迎过来,直往他身后看。

        直到看清空无一人后,她才叹了口气,将视线收回来:“吵架了?”

        江言舟脱了外套,挂在旁边的架子上,没说话。

        何婶清楚他的性子,不善言辞,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有什么都往心里憋。

        难过的,高兴的。

        也是因为这点,他没什么朋友。

        用嘴巴说出来的真心,往往比行动上表达出来的更容易让人接收到。

        江言舟回到房间,里面的东西还原封不动的放着。

        宋枳喜欢粉色,所以房间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粉色。

        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床单。

        他迟疑片刻,走到楼下她的衣帽间里。

        她走的匆忙,那些视若性命的限量版衣服包包首饰手表什么的,全部都来不及带走。

        宋枳在某些地方也算是一个长情的人,譬如她从小到大都对漂亮的衣服鞋子情有独钟。

        她如果想把这些东西带走的话,肯定还会回来的。

        他起身走到门边,把钥匙拔了,将门关上。

        没有钥匙,她开不了门,最后还是会来找他。

        何婶拿着手机上楼,应该是刚接完电话,她犹豫的看着江言舟:“言舟,宋枳刚刚打电话过来。

        ”

        他瞳孔放大,大步过来:“她说什么了?”

        “她说…….她让我把她那些衣服首饰的捐给慈善机构。”

        ……

        何婶面露担忧:“你们这次到底是怎么了,小枳以前从来没这样过。”

        哪怕是吵架了,她也很快就会恢复。

        几时闹到现在这样,好些天不回来,还要把自己心爱的宝贝都给捐出去。

        江言舟低声说:“我们没事,您别太担心,早点休息。”

        他刚准备上楼,手机正好响了。

        是公司那边打来的。

        他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走远些了,才按下接通:“怎么了。”

        那边汇报完工作后,安静的等待他的指示。

        方案被盗窃,之前的投入的资金和时间全部付诸东流。

        这些天他一直在忙这件事,泄露商业机密的,是公司一个高层。

        江言舟按着眉心出去,随手把架子上的外套拿下来,边穿边往外走:“联系法务部,公司那边等我过去处理。”

        张易已经等在外面了,那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

        他替江言舟把车门打开,后者坐上去后,电话正好挂断。

        张易透过后视镜往后看了一眼,犹豫的开口:“老板,您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他声线淡漠:“没事。”

        沉吟片刻后,他让张易把手机给他。

        张易愣了一下:“我的吗?”

        江言舟点头:“嗯。”

        宋枳把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他根本就联系不到她。

        张易空出一只手去摸手机,然后递给他。

        江言舟凭着记忆打出她的号码,迟疑的松开正要按拨通键的手。

        宋枳听到他的声音,估计不等他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想了想,他还是编辑了一条信息发过去。

        【宋枳,我是江言舟,我们聊聊。

        】

        五分钟后,手机震了一下,他垂眸去看。

        【不好意思,在做/爱,晚点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