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连说这种话都像是在审讯犯人一样。

        宋枳喜欢了他很多年,    那个时候她就经常幻想,等他们两个在一起了以后,    江言舟一定会被她的可爱融化。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才会变成现在这种冷淡性子。

        但宋枳觉得,只要自己给他足够的爱,每天都像个小太阳一样,    让他觉得温暖。

        总有一天,    江言舟也会变的爱笑。

        可宋枳放弃了。

        他根本就不配得到爱。

        宋枳厌恶极了这样的生活,她从小养尊处优的骄傲,    在江言舟这儿被贬的一文不值。

        宋枳深呼了一口气,    努力忍下那股酸涩感:“江言舟,    你是不是觉得,    我做这些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

        她想忍住的,    可还是失败了。

        灼热的眼泪划过脸颊,    有点烫。

        江言舟神色微变,看着她泛红的眼眶,欲言又止:“宋枳……”

        宋枳打断他:“您也别多想,    我之所以哭也不是因为舍不得这段感情舍不得您,    我只是在遗憾,    我怎么就那么傻,    在一个不值得的人身上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

        她的每一个字,    每一句话,都锋利的像一把利剑。

        宋枳以为她可以捅伤江言舟。

        可是她忘了,    没有心的人,    是永远也不会受伤的。

        后者只是沉吟片刻,    说出口的话,仍旧理性的可怕:“我希望我们能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

        “如果我的无心之失让你难过了,    你可以告诉我。”

        “这种不说缘由的生气,只会浪费彼此的时间。”

        他永远理性,理性的可怕。

        她说出来又能怎样?

        换来的,不过是更昂贵的珠宝和房子,他甚至不会多哄她一句。

        他们根本就不像是男女朋友。

        宋枳厌倦了这种生活,她人的替代品,外界口中的拜金女。

        她炙热的情感,在江言舟这儿什么也不是。

        “我厌倦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这么说OK吗?”

        江言舟眉间带着倦色,他放缓了语气:“如果是因为关于寻悦的那些言论,我和你道歉,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当天就处理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彻底死心的呢。

        大概就是某天突然意识到,江言舟对她,从来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书上都说,爱一个人就是给予她和别人不一样的特殊。

        可江言舟,对谁都是一样。

        哪怕是现在她哭的眼睛都肿了,他依旧在那里理性的解释。

        冷冰冰的,不带一点感情。

        指甲狠狠掐着虎口,企图用疼痛来代替难过。

        宋枳强忍着眼泪,尽量不让自己的态度看起来卑微:“那你给我一个不和你分手的理由。”

        江言舟沉吟片刻,递给她一张合同:“这是公司的股份转让合同。”

        原来还是有备而来。

        宋枳接过合同,笑道:“这么大手笔啊。”

        江言舟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后,似松了一口气:“只要你在上面签个字,这份合同就具有法律效力。”

        宋枳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将那份合同给撕成两半。

        市中心的夜晚,似乎从来都不属于安静,远处有车辆鸣笛的声音,偶尔还有行人从身旁经过,夹杂着对待会去哪里玩的愉快讨论。

        宋枳的声线是那种偏低软的,娇娇嗲嗲,不管说什么都像在撒娇。

        哪怕是骂人。

        她说:“江言舟,你真的太让我觉得恶心了。”

        左侧车辆开了远光灯,刺的人眼睛有点痛,江言舟的手往前抓了抓,似乎想去牵她的手。

        可灯光太过刺眼,他扑了个空。

        “别提分手,你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宋枳实在不想和他多废口舌了,随手拦了辆的士,上车离开。

        ——

        接到宋枳的电话时,夏婉约刚准备入睡:“姑奶奶,这个点您还不睡是打算明天继续去片场打哈欠吗?”

        宋枳刚哭过,鼻音有点重:“我在看房子呢。”

        “看房子?”

        “嗯,再过些日子我哥就要出来了,也不能一直住酒店。”

        关于她家里的事,夏婉约只是简单知道一些,譬如她哥在坐牢。

        宋枳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什么时候还需要自己看房。

        夏婉约从床上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埋怨:“你可真是我祖宗。”

        她开车到了目的地,中介正给宋枳介绍这个房子的优点。

        “江景房,风景好,湖对面就是CBD,而且这儿晚上很安静。”

        宋枳听的一愣一愣的。

        夏婉约来了以后,中介把刚才讲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夏婉约问了他一些关于这个房子的细节问题。

        宋枳问她:“你觉得怎么样?”

        夏婉约点头:“房子挺好,就是价格不便宜,你现在……可以吗?”

        宋枳知道她停顿的那几秒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她现在没了江言舟这个金主,还租这么贵的房子,会不会太奢侈了点。

        对于夏婉约的轻视,她有点不服气:“我也挺有钱的好吧。”

        夏婉约点头:“是是是,您是新时代的独立女性,养活自己绰绰有余。”

        话说完,她这才注意到宋枳有些红肿的眼睛,“哭过?”

        宋枳大方的承认:“悼念了一下我去世的初恋。”

        夏婉约啊了一声:“你初恋去世了?”

        “可以这么说。”

        毕竟江言舟在她心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宋枳现在正好是事业上升期,夏婉约也不希望她这个时候爆出个恋爱新闻来。

        现在这样也好。

        她拍了拍宋枳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专注事业,感情先放一边,等事业稳定了再来想那些有的没的。”

        “我知道的。”

        该说的刚刚已经都说清楚了,宋枳现在只觉得全身轻松。

        谈恋爱不如搞事业。

        与其在一个狗男人身上浪费时间,还不如努力让自己变成事业有成,名利双收的成功女性。

        有钱了,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

        房子看好了,选了个合适的日子签合同。

        夏婉约开车将她送回酒店,还不忘叮嘱她:“今天晚上早点睡。”

        宋枳一边侧身解安全带一边应道:“知道了。”

        她刚要拉开车门下去,眼睫微抬,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江言舟。

        见她开车门开到一半就停下了,夏婉约疑惑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调侃道:“哇哦,这是诈尸了吗?”

        宋枳重新把安全带扣好:“我今天去你家睡吧。”

        夏婉约以为自己听错了:“欸?”

        “不欢迎吗?”

        “也不是特别欢迎。”

        宋枳眉头一皱。

        夏婉约笑道:“但还是有一丁点欢迎的。”

        她看着后视镜倒车,还不忘八卦一下:“这是在堵你呢?”

        “谁知道呢。”

        “今天晚上降温,你就不怕你的宝贝前男友冻感冒了?”

        宋枳冷笑:“最好冻死算了。”

        夏婉约啧啧啧的摇头感叹,这女人狠起来,一般人还真是招架不住。

        酒店只有一个正门可以进,江言舟已经在这儿等了很久了。

        宋枳把他所有的联络方式都拉黑了,他用别人的手机给她打,她也不接。

        于是只能在这儿等她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凌晨两点了。

        心中逐渐有了些许燥意,看她刚才匆忙的神色,应该是和人有约。

        这么晚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对方是谁,男的还是女的。

        酒店经理走过来,声音恭敬:“江总,我让人去楼上把宋小姐的房间门打开,您干脆去里面等,这儿风大,别冻感冒了。”

        宋枳是他们这的老客户了,经理也是今天才知道,她竟然和江言舟认识。

        果然人不可貌相,长的这么清纯,也还挺有手段。

        说不定在这儿长住也是提前打听到,这是深环旗下的酒店,就是为了和江言舟拉上关系。

        他觉得自己做的挺好,既给了江言舟台阶下,同时也给了宋枳这个机会,一下子成全了两个人。

        正等待江言舟开口。

        后者眼神冷冽的看着他:“你平时都是这样随意泄露客人隐私的?”

        他愣住,连忙解释:“不是,我只是……”

        很显然,江言舟懒得听他继续废话:“明天找财务结完工资自己滚吧。”

        经理吓的一哆嗦,都快直接给他跪下了。

        他就不该在这个风口浪尖里开口。

        不光人没讨好,反而还被迁怒的丢了工作。

        —

        确定宋枳不会再回来了,江言舟给前台留了个电话:“3940的客人如果回来了,给我打个电话。”

        前台拼命点头,小脸通红:“好……好的。”

        江言舟迟疑片刻:“如果她喝酒了,记得让厨房给她煮点醒酒茶。”

        叮嘱完这一句后,他才离开。

        亲眼看到他上了路边那辆黑色的迈巴赫,两个前台妹妹开始激动的发花痴。

        “原来我们老板长的这么帅啊啊啊!“

        “可惜名草有主了,唉。”

        “不对啊,我们酒店不是深环旗下的吗。”

        她低头去看名片,看到上面的名字后,惊的半天没有合上嘴,“深……深环总裁!?”

        另外一个急忙凑过来看:“我操,我就说宋枳的资源怎么突然这么逆天,原来搭上了这么一座行走的矿山。”

        正在被议论的宋枳本人,此时也正在议论别人。

        她捏碎手里的干脆面,非常豪放的往嘴里倒:“你说季宋长的又帅,脾气又好,这样的人居然也会被戴绿帽,还一戴就是三顶,难以理解。”

        夏婉约刚给她铺完床出来,看到垃圾桶里新拆的那些包装袋,顿时眼前一黑:“我的姑奶奶,您是彻底放弃身材管理了吗?”

        宋枳叹了口气:“我这刚失恋,你还不许我多吃点了。”

        何以解忧,唯有暴饮暴食。

        只有肚子饱了,才不会去想那些难过的事。

        念及她也不是经常吃,再加上今天情况特殊,夏婉约只能一边忍着心疼去算她摄入的热量,考虑着明天让她做多少个深蹲补回来:“我也只是听的小道消息,听说他喜欢性子野一点的女人,他那个性格怎么驾驭的了,所以没多久就被劈腿了呗。”

        “啧啧啧,真看不出来,他还挺朋克。”

        夏婉约盯着她吃完最后一口干脆面,催促道:“行了啊,现在立刻,洗澡睡觉。”

        宋枳还不觉得困,刚想反驳这才几点,视线落在墙上的挂钟上。

        操,两点半了。

        —

        前几天晚睡,第二天必定起不来。

        宋枳在车上抽空补了觉。

        小许正拿着Ipad查看今天的行程,中午剧组拍摄结束后,还有个杂志封面要拍。

        五大刊之一。

        之所以能上,也是多亏了这部电影。

        罗导拍的片子少而精,每部都是家喻户晓的程度。

        更别说这部电影才刚开拍没多久,就已经备受关注了。

        宋枳可以说是近来热度最大的艺人了,前段时间靠着和何瀚阳的绯闻已经轮过好几圈热搜了。

        车停在摄影棚外,宋枳被叫醒。

        她扯下眼罩,打了个哈欠往车窗外看:“怎么今天到的这么快,没堵车吗。”

        “还快呢。”

        夏婉约把车门拉开,“一个半小时才到。”

        大清早的,天气还有点冷,宋枳身上裹了张薄毯,没什么精神的跟在夏婉约身后。

        后者边走边批评她:“下次十点半就给我睡觉。”

        她敷衍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剧组正在吃早饭,和平时的豆浆包子比起来,今天的看上去丰盛许多。

        打包盒上写着藤玉阁,人均消费高的吓人的饭店。

        小许看的眼睛都发亮了:“罗导彩票中奖了吗,今天居然这么大手笔。”

        旁边正吃饭的群演听到了,笑道:“是宋枳前辈的粉丝送来的,听说全剧组接下来的伙食都被包了。”

        宋枳听的一愣一愣的,照这个消费水平,全剧组所有人的伙食,等到拍摄结束估计得直接宣告破产吧。

        就连从来不在剧组吃饭的张范范也让助理给她领了一份,看到宋枳了,她一撩长发:“真看不出来,你本事还挺大。”

        宋枳耸耸肩,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进了化妆间。

        她的座位上也放了一份,不过是Puls版本的。

        丰盛度puls,精致度puls。

        上面还贴了张便利贴。

        她疑惑的走近,将便利贴撕下来。

        【早饭要按时吃。

        】

        这个熟悉的字迹,不用猜宋枳都能想到是谁。

        她想也没想直接把便利贴撕碎,连着餐盒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

        换汤不换药。

        一如既往的,习惯用钱解决一切。

        —

        特助敲门进来:“江总,东西按照您的要求送到了。”

        江言舟刚结束了一个会议,这会正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听到特助的话,他睁开眼睛,低嗯一声。

        昨天晚上等电话,一晚没睡。

        手机一直安安静静的放在那里。

        也就是说,宋枳一晚上都没回去。

        他揉了揉眉骨,声音因为疲倦而沙哑:“去忙吧。”

        特助应声出去,办公室重归安静。

        今天中午有个同学聚会,江言舟对这些叙旧的饭局没什么兴趣,可是对方一再的劝说,他也没什么耐心多费口舌,只能点头应下。

        地点就在附近的清吧。

        卡座里零星的坐着几个人。

        除了宋落以外,江言舟没什么朋友。

        再加上高中毕业以后就出国留学了,这里坐着的人,他都没什么印象。

        那几个人似乎还记得他,张一鸣热情的起身过来:“江言舟,我们这都多久没见面了。”

        说完,他还感叹了一下:“要是宋落在的话就好了,不过他好像也快出来了。”

        他问坐在旁边的男人,“秦河,你刚说宋落还有多久出狱来着?”

        秦河。

        江言舟听到这个名字,瞳孔轻微的放大。

        男人的声音,丝毫没变,温柔的笑道:“还有两个月。”

        然后,站起身。

        他走到江言舟面前,伸出左手,“江言舟,好久不见。”

        江言舟没动,声音干涩沙哑:“宋枳知道你回来了吗?”

        对于他的冷漠,秦河并不介意,放下被忽略的左手,想到宋枳,笑容多了几分宠溺:“还没有,想先等几天,给她一个惊喜。”

        江言舟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体内像是被灌满了铅,每走一步都格外费劲。

        张一鸣今天似乎格外高兴,老同学好不容易聚在一起。

        他说着:“今天不醉不归啊。”

        然后给每个人都倒满了酒。

        他将酒杯递给江言舟,后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连叫了好几声,他才逐渐回神。

        张一鸣笑道:“怎么,怕喝多了回家被老婆骂啊,没事儿,弟妹电话来了我帮你解释,今天酒敞开了喝。”

        说着,他将酒杯往前递了递。

        江言舟伸手接过,一言不发,仰头饮尽。

        他幻想过很多种,宋枳离开他的场景。

        他知道,宋枳总会离开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有些人的喜欢,只能留在初见那天。

        她的干净自信,似乎不容世俗玷污,只能远观。

        可江言舟偏就想把这朵娇花连根拔起。

        然后装进昂贵的花瓶里。

        这样,就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了。

        可她太过耀眼了,不管在哪里都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她会笑着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也会大方的说:“喜欢就多看一会。”

        她从不吝啬自己的美。

        可她越是这样,江言舟就越是想要躲避。

        人的感情就像是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你不知道会释放出什么样的魔鬼。

        而且,她好像有喜欢的人。

        宋落第一次把那个人带来他面前时,说的是:“这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朋友,叫秦河。”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见面,是在医务室里。

        听说宋枳体育课摔倒了,流了很多血,被送去医务室了。

        他翻窗逃课,去医务室看她。

        正好看见秦河温言软语的哄着正哭鼻子的小姑娘,她娇滴滴的哭诉膝盖到底有多痛,末了还不忘补上一句:“如果能喝到茉莉花茶的话,说不定就不会这么痛了。”

        她惯会撒娇,秦河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画面很温馨,也很般配。

        医生看到江言舟了,问他哪里不舒服。

        他随便说了个地方:“给我开点药就行了。”

        里面传来动静,宋枳好奇的掀开帘子,看向他:“江言舟?”

        后者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便接过校医递过来的药,离开了。

        ———

        他无数次见到,宋枳和秦河在一起。

        她冲他笑,和他讲话,偶尔也会撒娇。

        有人问宋落:“你妹妹是不是在和秦河谈恋爱啊?”

        宋落正忙着给他昨天刚看上的妹妹发消息,头也没抬:“你问她啊,问我干嘛。”

        “我不好意思嘛,我一看到你妹就脚软,你帮我问问,我看我还有没有机会。”

        宋落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妹眼光高的很,你这样的她绝对看不上。”

        “那她喜欢什么样的?

        我可以改。”

        “秦河那样的吧,她小的时候天天念叨着长大以后要嫁给他。”

        —

        一些不太好的回忆争相涌来。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害怕过。

        在宋枳心中,他永远都是退而求其次的结果,他只能用钱来维护他们之间的感情。

        可是秦河回来了。

        这一切都会发生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