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宋枳毫不留情的开口:“那你要改的地方可太多了。”

        说话间,    她想把毛衣下摆从江言舟手里抽出来,抽了几下没抽动。

        似乎害怕她会离开,    他越攥越紧。

        宋枳皱眉:“你再不松手我喊非礼了。”

        毛衣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江言舟抬眸看着宋枳。

        却也只是看着她,眼尾轻垂,一言不发。

        他的酒量算不上好,    但却很少喝醉过。

        自制力好的人,    是永远不会让自己有失控的时候。

        这是宋枳第一次看见,他醉成这样。

        毫无节制的喝酒。

        人们似乎都只会在失去某件东西后才会懂得珍惜,    宋枳不太明白,    他现在能改,    以前为什么不改。

        她也不想明白,    毕竟这种事情,    已经与她无关了。

        她把手伸进江言舟的裤袋里,    胡乱的摸了摸。

        她有点尴尬,    轻咳了咳:“那个......”

        原本以为江言舟这个闷骚的性子,    会说出点什么让人面红耳赤的话来。

        结果他异常乖巧的眨了眨眼:“后面也要摸吗?”

        淦!

        这突如其来的善解人意是怎么回事。

        宋枳干脆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之前江言舟用张易的手机给她打过电话,    上面还有记录。

        她回拨过去,    那边响了好几声才有人接。

        男人低沉的声音透过听筒传了过来:“喂?”

        宋枳言简意骇:“你老板在我这儿,    他喝醉了,你过来把他接回去。”

        那边沉默片刻:“喂?”

        宋枳:“......江言舟喝醉了,    现在在我这里,你过来接他。”

        这回沉默的更久。

        男人嘀嘀咕咕:“信号太差了,说的什么也听不清。”

        然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听着耳边嘟嘟嘟的忙音,宋枳眉疑惑的皱了下眉。

        她怎么觉得张易说话的语气怪怪的,生硬又毫无感情,像在照着稿子读字一样。

        她刚准备翻下通讯录,给江言舟的特助打电话。

        肩膀猛的一沉,江言舟的头埋在她颈窝,睡着了。

        耳旁呼吸声逐渐平稳。

        宋枳伸手想要推他,迟疑片刻,还是心软的放下了手。

        —

        夏婉约正蹲在猫窝前,看着那几只围着大橘吃奶的猫宝宝们发呆。

        何瀚阳虽然抱走了一只,可还是剩下不少。

        夏婉约都问了一圈了,还是没找到愿意领养的。

        就她目前的经济实力和精力,养个三两只还凑合,这么多实在是招架不住。

        她正愁着,想着要不干脆送给宠物店,门铃声中止了她的思绪。

        声音急促又剧烈。

        隔壁的熊孩子每天一大早就跑到她家门口按门铃,恶作剧。

        她正纳闷今天怎么改了时间。

        气势汹汹的过去开门:“再他妈乱按信不信我把你家的门给拆......”

        “了”字卡在她的嗓子眼里没有说出来。

        因为正好看到,费力扶着陌生男人的宋枳。

        他身上有股很浓郁的酒气,混着那股淡淡的木质香。

        夏婉约愣了一瞬:“这位是......”

        宋枳都快累死了,平时他这一米八/九的大高个整个压在她身上使劲的时候她都没觉得累。

        这会光是扶着他出电梯,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帮......我。”

        她喘着粗气,艰难的说出两个字。

        夏婉约连忙过去,和他一起把醉倒的江言舟扶回卧室。

        她家一共就两间房,另外一间原本是空着的,宋枳过来以后,她就把那间房给她收拾出来了。

        江言舟现在躺着的,就是宋枳的房间。

        夏婉约虽然没什么钱,但在娱乐圈摸爬打滚这么多年,眼界早就被拉开了。

        这个男人光是身上的行头,就足够让她在市中心买一套房的了。

        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和银行啊。

        夏婉约从床的左侧走到床的右侧,全方位盯着江言舟的脸看了一遍。

        这种出道就会爆火的长相,她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

        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在她心底成形,她皱眉看向宋枳:“不是吧,你该不会也开始玩夏楚岚潜规则新人那套了?”

        夏楚岚仗着自己如今在娱乐圈有点地位,整天物色一些长的好看的练习生,许诺帮他们出道,慢慢的就把人给哄到床上去了。

        不少新人爱豆惨遭她的毒手。

        宋枳沉吟片刻,提醒她:“他都27了。”

        27岁,外在条件完全不输给任何一个当红男艺人,却还是一个练习生。

        夏婉约莫名起了一种怜爱之心:“人家27了还没出道,你更加不能骗他了。”

        这还越讲越说不通了。

        宋枳无奈的捏了捏眉骨:“他是我前男友,不是什么练习生。”

        前男友?

        夏婉约大脑迟缓的反应片刻,然后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话也说不太利索:“你是说他是是是.......是江言舟?”

        以深环如今的影响力,外加江家在北城的地位,江言舟这个名字在整个上流圈子,也算是人尽皆知了。

        不过见过他的人,也只是少数。

        这么多年,他的照片之所以没有再任何平台上被曝光,不是因为没有媒体拍到。

        只是拍了不敢发而已。

        夏婉约当然也只是听说而已。

        听说他长的不怎么样,普通人的气质,只不过是有钱人的光环给他镀了层金而已。

        可能是有酒后有点发热,江言舟胡乱的扯开领带,喉间带着不适的低吟。

        修长白皙的手指虚虚勾着领带一端,呼吸再次平稳下来。

        他的动作也停下。

        夏婉约问她:“所以现在这是怎么个情况?”

        宋枳耸耸肩:“喝醉了呗。”

        还真是不管到哪里都是祖宗。

        宋枳只能认命。

        他这副样子,自己也不能直接把他扔出去。

        替江言舟把被子盖好后,她去了厨房,按照食谱上的步骤煮了碗醒酒汤。

        端到房间里强迫江言舟喝下。

        好在他喝醉以后还挺乖,宋枳说什么他都照做。

        看着空掉的碗底,宋枳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她拿着一张手写的合同进来,递给江言舟一支笔,轻声哄着他:“粥粥乖,把字签了。”

        此刻的宋枳,就像是电视剧里,哄骗命不久矣的丈夫把所有遗产都转给自己的恶毒女人。

        江言舟不说话,只是无声的看着她。

        宋枳笑容温柔,捏了捏他的脸:“粥粥乖一点,不然姐姐就不喜欢你了。”

        他哦了一声,无所谓。

        宋枳:“。”

        操,喝醉了都这么冷漠,难道刚才仅有的可爱都是假象?

        江言舟左手撑着床沿,上身微倾,离她更近了一点:“你再摸我一下。”

        温润清透的声线,此刻染了点醉意。

        就像是用一种,温柔的方式撒着娇:“你再摸我一下,我马上就签。”

        ——

        夏婉约在客厅里看剧,耳朵却竖的老高,时时关注着房间里的动静。

        宋枳这都进去多久了,还没出来,该不会是......

        夏婉约笑容暧昧,够可以啊。

        她正遐想联翩,房门开了。

        宋枳把手上的A4字递给她:“你那些小猫的下半生有着落了。”

        夏婉约疑惑的接过A4纸看了一眼。

        手写的领养合同,而且还是领养所有的。

        她看到最下面的领养人签名——江言舟。

        —

        因为睡前吃了粒感康,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感冒已经好了大半。

        宋枳的房间让给江言舟了,她昨天和夏婉约挤了一晚。

        今天的戏份集中在晚上,不需要起太早,但是生物钟已经成型。

        早上七点,宋枳准时睁眼。

        没想到夏婉约居然比她起的还早。

        宋枳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头发睡的炸毛,眼睛都没睁太开,就开始撒娇了:“婉约姐姐,今天的只只可以拥有一大碗牛奶麦片吗。”

        她推开房门出去,视线停留在正低头看牛奶保质期的江言舟身上。

        对方听到声音,微抬眉骨,眼神平静的和她对视。

        安静了几秒钟后,宋枳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江言舟还在。

        什么是最尴尬的?

        就是素颜,刚睡醒,邋里邋遢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前男友。

        外在形象是败了,但宋枳打算从气势上扳回一分,她语气不善的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对于她的恶劣态度,江言舟似乎并不在意。

        他重新确认了一遍牛奶的生产日期:“你家的冰箱多久没整理过了?”

        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从来不做饭的宋枳愣了几秒钟:“也没久吧。”

        反正她们也很少在家做饭,冰箱里的食材几乎都是摆设。

        江言舟打开冰箱,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全部拿出来,扔进垃圾桶里:“牛奶过期,面包长毛,连土豆都快发芽了。”

        他抬眸:“想在家里弄个生态园?”

        他语气平缓的说出这句话,宋枳莫名耳朵一红。

        因为不做饭,再加上宋枳为了控制饮食已经很久不吃零食了。

        家里的冰箱几乎没有打开过。

        流理台上的超大号塑料袋里放满了各种蔬菜水果。

        塑料袋上的logo是楼下超市。

        洗手间里传来冲水的声音,夏婉约打开门出来,闻到锅里粥的香味了。

        对江言舟的崇拜值直线上升。

        长得帅,有钱,还会做饭。

        这他妈是什么极品啊。

        她实在无法想像,这种世上罕见的高富帅宋枳居然舍得放手,也不怕被别人抢走了。

        宋枳看了眼正在煎蛋的江言舟,耐心彻底耗尽:“你到底要干嘛?”

        江言舟沉吟片刻:“给你做饭。”

        “不需要。”

        她把门打开,下了逐客令,“麻烦您现在离开。”

        夏婉约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咄咄逼人的宋枳。

        平时的她虽然娇气,脾气不怎么好,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

        气氛似乎凝固了起来。

        江言舟逐渐停下手上的动作,锅里的煎蛋开始散发出一种呛人的糊味。

        江言舟垂下眼睫,把煎蛋翻了个面,轻声说:“我做完就走,不会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