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36章

第36章

        第36章

        也不是没可能。

        毕竟就江言舟那个典型的直男审美,    越白莲的他的就越喜欢。

        夏婉约欲言又止:“如果真是深环捧她,我们根本就没有还手的能力。”

        娱乐圈的确是个捞金的宝地,    但在那些资本家眼中,    这些根本就是蝇头小利,根本就不值一提。

        再牛逼的导演,也得对那些投资商点头哈腰。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生存。

        宋枳在江言舟身边待了这么多年,    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以江言舟的身份和地位,    想捧红一个人简直太简单了。

        虽然这种时候说这些不太好,但夏婉约还是挺好奇的。

        尤其是在她得知宋枳不光和江言舟好过一阵,    甚至还好了整整三年的时候。

        她尽量把话问的委婉:“江言舟是不是不许你进娱乐圈啊?”

        宋枳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还行吧,    他很少限制我的决定,    只不过希望我能先把学业完成。”

        “那就奇怪了。”

        夏婉约在她旁边坐下,    “你看,    他这么有钱,    少给你买一块表都够投资你拍好几部戏的了。”

        原来绕这么大的弯是想问这个。

        宋枳抱着自己的养生保温杯,看着漂浮在水面的枸杞。

        妙龄女子,年纪轻轻就开始喝养生茶了。

        这到底是资本的压榨还是人性的扭曲。

        宋枳说:“是我不让他插手的。”

        夏婉约:“欸?”

        宋枳豪情壮志:“新时代的独立女性本来就应该不靠男人,    独立起来。”

        夏婉约看了眼她手腕上的江诗丹顿,    总觉得她这句话没太大的说服力。

        注意到她的视线了,    宋枳解释说:“这是我自己买的,    他给我的那堆带着万恶资本家铜臭味的东西我早捐给慈善机构了。”

        虽然是捐出来做慈善,    可宋枳的心里还是有点肉疼。

        也不是心疼钱,而是心疼那些已经绝版,    再也买不到的珠宝首饰了。

        这样一来,    似乎也就说得通了。

        宋枳进圈之前把自己的背景捂的严严实实的,    没人知道她和江言舟的关系。

        众人只以为,她是个没有背景,    长的跟天仙一样的小新人。

        这个圈子有多黑暗,夏婉约清楚的很。

        漂亮的艺人多多少少都会被人觊觎,潜规则更是不再少数。

        宋枳却从未遇到过,虽然没人力捧,但却没人敢对她动手。

        夏婉约以前还怪纳闷,甚至觉得可能是那些大佬看到她如花钱流水一般的挥霍能力,被吓到了。

        现在一琢磨,似乎也能想通。

        有江言舟提前为她清扫了障碍,哪怕她没办法做到高起点出道的逆天资源,但也算是生活在一个被提起编织好的童话里。

        那些阴暗的角落,早就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处理干净了。

        夏婉约看了眼正皱眉享受那杯养生枸杞茶的宋枳,小公主原本以为靠着自己的能力,成功脱离城堡的桎梏,却不知道,城堡里的人一直在不动声色的护着她。

        这么想来,那个江言舟也算深情。

        就是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

        —————————————

        林珊珊和宋枳的碰瓷事件越闹越大,微博上甚至有人扒出了林珊珊的背景。

        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替身演员,到今天大制作的电影女主,单凭她家的普通工薪族背景,是完全无法做到的。

        听说这部戏最大的投资商是深环,早前也有营销号发布一些关于林珊珊与深环总裁的桃色新闻。

        做为北城上流社会金字塔顶层的人,江姓似乎足够勾起很多人的兴趣了。

        相比娱乐圈艺人的不同之处,他们根本不需要靠这点曝光率来博人眼球。

        真正的豪门,根本就不会允许媒体将自己的私生活泄露哪怕一个字。

        即使媒体手上捏着他们苦心积虑,好不容易偷拍到的照片,却迫于上头的压力,根本就不敢发。

        越是神秘,越是让人好奇。

        那篇博文被转载了十万多次。

        听说林珊珊是江氏长孙兼继承人的新宠,这部戏也是他送给她的二十五岁生日礼物。

        评论里一堆羡慕的。

        【虽然没有见过这位继承人的照片,但我已经把他脑补成了偶像剧里的大帅哥。

        】

        【这么牛逼的背景相对应的应该也是巨牛逼的高眼界吧,这样的人会包养林珊珊?

        这篇微博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玛丽苏言情小说风,他哪怕是包养宋枳,我还觉得稍微可信一点。

        】

        【我不好奇他为什么会看上林珊珊,我只好奇他介不介意再找一个,呜呜呜哥哥我可以,我听话活好不粘人。

        】

        ......

        这篇微博的阅读量已经足够让林珊珊和深环总裁热搜一日游了,可偏偏一点苗头都看不到。

        很显然,是有人故意压着,不敢让它上热搜。

        特助站在总裁办公室里,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刚开完会议的江言舟,此时正看着在那篇让无数网友津津乐道的微博。

        特助小心翼翼的和他做着大致的汇报:“深环投资的那部剧,因为主演是林珊珊,所以那些网友都觉得......”

        他时刻观察着江言舟的情绪,发现后者神色淡漠,没什么异常,于是暂时松了一口气,大胆的说完后半句,“那些网友都觉得是您在捧她。”

        江言舟停顿片刻,似乎在回想深环什么时候投资过影视。

        想到一个多月前,他花了五千万给宋枳买了个奖。

        合同他也没细看,只是让法务部那边走了一遍,没问题就签了。

        “林珊珊是谁?”

        这部分是刘总负责的,特助之前倒是见过几次。

        在部门的聚会上,和刘总关系亲密,行为举止没有她平时装出来的那么清纯。

        江言舟显然对这些胡编乱造的东西没什么兴趣,指骨抵上平板边缘,还来不及按退出。

        视线落在微博下方的配图上,眉骨因为疑惑而轻微的抬高。

        特助主动为他解惑,充当起贴心小棉袄:“这位就是林珊珊。”

        照片是刻意找的角度拍摄的,原本眉眼就和宋枳有几分相似,再加上后期P图,看上去竟和宋枳也有六七分相似。

        宋枳以前总嫌江言舟老土,除了工作需要,他几乎不上网。

        更别说是微博了。

        如果不是今天特助拿着平板过来找他,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捧红了一个和宋枳模样相似的艺人。

        照片修的太假,连宋枳的半分神韵都比不上。

        他低声:“把刘晖叫过来。”

        特助应了一声后,出了办公室。

        大概五分钟,刘晖敲门后进来。

        江言舟正看着那份价值五千万的合同,头也没抬。

        刘晖笑道:“您叫我?”

        江言舟微抬下颚,淡道:“坐吧。”

        刘晖拖出椅子坐下。

        江言舟把那张合同反过来,推到他面前,曲起指骨,轻叩了下桌面:“还记得这张合同吗?”

        刘晖只扫了一眼,心口猛的哆嗦了下:“记......记得。”

        面上强装镇定,实则被吓的冷汗直冒。

        林珊珊是他最近看上的一个妞,平时看着乖,在床上却骚的不行。

        江言舟虽然在那部剧里投资了五千万,似乎也只是为了还一个人情而已。

        对后续的发展,没有太大的兴趣。

        刘晖正好就负责这部分,所以他利用职责的便利,把林珊珊硬塞进去。

        “以我的名义潜规则女星。”

        江言舟靠上椅背,嘴角带着风轻云淡的笑,眼底却半分笑意都看不见,“谁给你的胆子?”

        刘晖跟了他好些年了,对他的性子却也只算摸透一点。

        江言舟这个人,心思深,说话做事也是露半分留半分。

        处理事情滴水不漏,也不讲任何私情。

        公事公办,倒也符合生意人的做派。

        他越是笑着,刘晖就越害怕。

        如果现在不是坐在椅子上,他恐怕早就吓的双腿发软,站不稳了。

        他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和导演那边通了个气而已,让他如果有多余的角色可以给我空一个出来,林珊珊和您的那些传闻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和我没关系的,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江言舟侧转了下椅子,唇间冷笑:“你替我做事,我给你开工资,我们有什么情分可言?”

        一句话,如同迎头一盆冷水,彻底将刘晖给浇了个透心凉。

        ————————————

        做为一名混迹在娱乐圈里的打工仔,宋枳正兢兢业业的记着台词。

        刚拿到一手资料的夏婉约迫不及待的和她分享自己的新情报:“听说【迷雾】剧组把女主给换了。”

        宋枳突然精神了,从藤椅上坐起身:“什么?”

        夏婉约乐的不行:“听说是深环总裁亲自让人换的,我有个朋友是【迷雾】剧组的,这个消息现在还没传开,只有内部几个人知道,算是独家。”

        她像刚打了场胜仗一样,“林珊珊那个小浪蹄子也是活该,碰瓷谁不好,你好歹也是个前任正宫啊。”

        宋枳倒没多高兴,她这斗志才刚烧起来,那边就熄火了。

        不战而胜多没意思。

        她伸手:“手机给我下。”

        夏婉约疑惑:“要手机干嘛?”

        “打个电话,我手机没电了。”

        夏婉约把手机给她后,宋枳凭着记忆拨通了江言舟的号码。

        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通。

        “喂?”

        熟悉的清冷语气。

        宋枳没好气的开口:“是我,宋枳。”

        安静片刻,他的声音也柔和了许多:“换号码了吗?”

        “我朋友的手机。”

        她不想和他多废话,“是不是你把林珊珊给换了?”

        他没否认:“这件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指的是,【迷雾】把林珊珊定为女主的事。

        导演组那边看的是江言舟的面子,所以外界自然也就认定了,是江言舟在捧她。

        宋枳开门见山:“如果你是因为我所以把林珊珊换掉的,那么大可不必,我就是要让她自己亲眼看看,她跟我的区别到底有多大。”

        既然外界一直拿这两部剧做比较,那她就要用现实打醒林珊珊。

        她不光身材外貌比不过自己,连演技,也不过是自己面前的一个提鞋丫鬟而已。

        江言舟听出了她话里的自信满满,甚至能想像出她此刻的表情。

        傲娇自负。

        他抿唇轻笑,眼底都是宠溺:“好,都依你。”

        宋枳皱眉:“你笑你妈呢。”

        骂完就匆忙挂了电话,生怕他骂回来。

        ———————————————

        特助拿着刚拟好的合同进来:“江总,合同拟好了,您看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我就拿去法务部那边盖章了。”

        江言舟摆了摆手:“先不换了。”

        特助愣了一下:“啊?”

        “等她拍完这部戏,再随便找个理由雪藏了。”

        他犹豫道:“找什么理由呢?”

        江言舟抬眸看他,也不言语。

        特助被他的眼神吓到,哆哆嗦嗦的开口道:“我......我到时候随便编一个。”

        还真是伴君如伴虎,刚刚打电话的时候还一脸温柔,和自己说话就开始变脸了。

        这位总裁双标的未免也太明显了一点。

        ——

        不管怎么说,这事闹过去后,林珊珊非但没有继续蹦跶,反而开始频频在微博上向宋枳示好,显然也是听到了些风声。

        宋枳根本就懒得搭理她。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微博上又开始新一圈的嘲讽。

        【林珊珊这讨好的意思未免也太明显了吧,碰瓷plmm时的丑恶嘴脸哪去了?

        】

        【听说好像是被人警告了,喜闻乐见。

        】

        【蹭谁的热度不好,偏偏要蹭江家那位大佬的,可能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

        】

        ......

        区河街的戏份过了,之后的戏份都在市中心,也不用再和林珊珊见面了。

        眼不见为净。

        秦河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她正软磨硬泡的求着导演放她半天假,哭的格外真切:“呜呜呜呜,我和我哥哥相依为命,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他好不容易重见天日,如果他发现我没去接他的话,他肯定会难过死的。”

        奈何罗导铁石心肠,就是不准假:“今天这场戏很重要,如果你不留下来拍的话,我也会难过死的。”

        面对秦河的询问,宋枳只能叹口气:“生活不易,导演不批假。”

        秦河笑道:“没事,你安心拍戏,有我在。”

        也只能这样了。

        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失落,秦河轻笑着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几分安抚:“前几天看你在微博上说想吃蛋糕,听说那边有家甜品店很出名,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买一点。”

        宋枳忙说:“不用,我发微博就是为了丰富下人设,我现在控制体重呢,哪里敢吃这种高热量的东西。”

        她伸手掐了掐自己的细腰,有些不满的埋怨道:“经纪人现在让我改走吃货人设,说这样能拉近距离。

        我要真按微博上发的那么吃,早就成大胖子了。”

        宋枳从小最爱的就是甜食。

        听到她这么说,秦河有点心疼:“少吃一点也不行吗?”

        她嘀咕道:“少吃那还不如不吃呢。”

        秦河顺从的点了点头,语气温柔:“那等我把宋落接回来了,我带你去吃点热量不高的。”

        宋枳眼前一亮:“你说的啊。”

        他笑:“嗯,我说的。”

        电话挂断后,秦河开车前往目的地。

        监狱在北城一个小镇上,位置很偏僻。

        车程两个小时,那一片格外空旷,大片绿色草地,以及路旁的白杨树。

        零星的停着几辆车,应该是来接人的。

        秦河一眼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迈巴赫,男人倚着车身,正低头点烟。

        抬眸时,视线和秦河的对上。

        秦河关上车门过去,语气平和的和他打着招呼:“到了多久?”

        他说:“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