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前面还有一更记得看~

        ———

        秦河点了点头,    视线看向肃冷庄严的铁门。

        安静的等待宋落从里面出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烈日炙烤大地,    江言舟指间的烟也燃烧大半,    铁门发出咯吱的声音,从里面打开。

        伴随着狱警的那句:“出去以后也要遵纪守法啊。”

        江言舟看向声源处。

        七年的时间,男人褪去身上那股少年稚气,    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脸上的桀骜。

        不得不说,    宋落和宋枳身上的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坚韧自信,于他们来说,    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般。

        男人皱了皱眉,    抬手去挡阳光。

        身上穿的应该是宋枳提前送过来的衣服,    他的身高体型与江言舟相似,    肩阔腿长。

        江言舟沉吟片刻,    默默的把外套扣好。

        难得不用去公司,    他也罕见的脱下那身沉稳的正装。

        里面的T恤是宋枳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往年她送的都是些山寨的衣服和表,前段时间江言舟还在疑惑,怎么她突然良心发现了。

        ......原来只是拿他试尺码。

        秦河笑容温柔的走到宋落面前:“好久不见。”

        七年时间说长不长,    说短不短,    却也足够让一个人发生细微的变化。

        宋落笑着点头:“是挺久的。”

        他看到站在后面的江言舟,    绕开秦河过去,    熟络的搭上他的肩膀:“还他妈是我熟悉的那张欠债脸。”

        江言舟面无表情的把他的手拿开:“上车再聊吧。”

        狗脾气也一点没变。

        外面太晒了,    宋落点了点头:“行。”

        车停在前面,走过去也需要点时间。

        秦河简单的问了宋落几句:“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他笑了笑,    惯有的随性,    却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苦涩:“就那样吧。”

        能好到哪里去。

        七年的时间,    青春都在监狱里磋磨没了,连同他少年时期的理想,    也一块烟消云散。

        刚进去那会,他没有一点想要活下去的念头。

        后来他想到了宋枳。

        他活着,她至少还有个亲人。

        这七年来,宋枳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次,他还是会拎着钢管去找那个人。

        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直接把他给打死。

        ———

        秦河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出来了,就好好活着。”

        江言舟在附近的西餐厅订好了位置,不过宋落说好不容易从笼子里出来了,想看会更广阔的天。

        这会放假,一中没学生。

        江言舟买了点啤酒,几个人坐在篮球场上。

        篮球场上有几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高中生,穿着球服。

        三分球,没中。

        篮球弹在地上,一路滚过来,来到宋落的脚边。

        他把球捡起来,扔过去。

        那个学生礼貌的和他道着谢。

        天色已经暗了下去,球场上的灯也开了。

        至少在七年前,他们也曾穿着球服,在这片篮球场上肆意挥洒汗水。

        或桀骜,或淡漠。

        少年该有的模样。

        江言舟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

        “重新来呗。”

        他的第一志愿一直都是国防科技大学,高考前夕发生了那样的事,这辈子都会有污点。

        政审永远过不了。

        只能将希望寄于下辈子了。

        宋落问江言舟:“你呢。”

        江言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他微侧了身子,胳膊搭在后排座椅上,模样有些慵懒散漫。

        白皙的指尖沿着易拉罐轻轻打着圈:“你知道的,我没有梦想。”

        宋落之所以和江言舟一见如故,就是因为他身上那股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淡漠。

        他好像无欲无求,什么都有,所以什么都不缺。

        再无能的人,也都有个梦想。

        譬如一夜暴富之类的。

        可江言舟什么也没有。

        他就像是一座孤岛,和外界断了联系,永远都没有办法靠岸。

        宋落其实挺佩服这种人的。

        他调侃道:“你他妈该不会连恋爱都没谈过吧?”

        江言舟看他一眼:“谈过。”

        想不到铁树都他妈能开花。

        宋落来了兴趣:“叫什么?

        看看我认识不。”

        秦河神色微变。

        江言舟沉吟半晌:“宋枳。”

        宋落笑道:“这个名字还挺熟悉的,该不会是我们以前哪个同......”

        “学”字还没说出口,他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住,“......该不会是我妹妹吧?”

        江言舟看着他,没说话。

        似是默认了。

        安静了几秒钟。

        “操。”

        宋落怒火冲顶,冲上去给了他一拳,“江言舟,你他妈还是人吗,朋友的妹妹你他妈也下的了手。

        要是老子早知道这事,我他妈当初就是越狱也得亲手弄死你!”

        江言舟也没躲,宋落那一拳结结实实的揍在了他的左脸上,口中瞬间弥漫着一股腥甜味。

        秦河连忙过去将二人分开:“宋落,你冷静一点。”

        “我冷静你妈,你放手,不放老子连着你一块揍!”

        他是真的气狠了,从进去那天起,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宋枳。

        那丫头就是典型的公主病,之前有家里人宠着她,她捅出什么篓子,也有自己给她兜底。

        可突然有一天,她变的独身一人。

        怕她害怕,宋落特地拜托江言舟,有空的话帮他照顾下自己这个娇气的妹妹。

        宋落冷笑道:“你他妈整挺好,见色起意,照顾人照顾到床上去了是吧?”

        江言舟揉了揉流血的嘴角,指腹染上那抹鲜红。

        似乎有些不满他话里的那句见色起意,眉头轻微的皱起:“我一直都喜欢她。”

        说完后,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自嘲的笑笑。

        他的话,让宋落逐渐冷静下来。

        做为朋友,江言舟是什么样子他再了解不过。

        不爱说谎。

        宋落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从秦河身上离开。

        他们两平时整天都在他眼皮子底下,他半点没看出来江言舟和宋枳哪里像有奸情的样子。

        所以进去之前才放心大胆的把宋枳拜托给江言舟。

        甚至还让他多多提防点秦河,别让他把自己妹妹给拐走了。

        谁知道千防万防,宋落自个亲手把妹妹送到老虎嘴边了。

        不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改变。

        他按捺住怒火,尽量心平气和的问江言舟:“你应该有等她成年以后再......再那个吧?”

        江言舟不知什么时候点了根烟,他微垂眼睫:“她二十岁的时候。”

        刚熄灭的火又烧起来了:“你他妈还是别讲了,我怕我忍不住又想揍你。”

        秦河看着二人,笑容有些无奈:“这么多年没见,聊点其他的。”

        宋落点头,一直围绕这个话题也不好,的确应该聊到其他的。

        他问江言舟:“那你们现在还在一起吗?”

        秦河:“......”

        这算哪门子的聊其他的。

        江言舟动作微顿,眼神明显也黯淡下去:“她不要我了。”

        宋落瞬间乐了:“那你他妈活该啊。”

        江言舟沉默片刻,起身的同时把酒也给拿走了。

        宋落不满的喊道:“你把酒拿走了我喝什么啊?”

        他头也没回,语气冷漠:“你自己买。”

        嗬,心眼还挺小。

        ——

        房子前几天就谈妥了,宋枳买了些新的家具,找人打扫了一下,今天就可以住进去了。

        她和宋落也不算太长时间没见面,一个月前她还去探过监。

        不过这还是她七年来,第一次可以不用隔着防护玻璃和他见面。

        以至于正常拍摄都有些心不在焉。

        罗导批评了她好几次。

        中场休息的时候,小许拿着平板过来,上面是夏婉约发过来的消息。

        关于她新戏杀青以后接的几档综艺。

        艺人也得维持热度,现在综艺是吸粉最快的。

        所以在宋枳未来的规划里,综艺是夏婉约的首要考虑。

        【夏婉约:一档是选秀综艺,一档恋爱综艺,考虑到你的档期问题,节目组那边已经同意错开时间了。

        】

        宋枳看的一脸懵。

        【宋枳:人家好好的选秀综艺我去干嘛,当花瓶啊?

        】

        【宋枳:还有那个什么恋爱综艺,专门谈恋爱?

        】

        夏婉约的消息很快就过来,似乎早就猜想到宋枳会这么说,提前准备好了说辞。

        【夏婉约:这两档综艺公司专门评估过,肯定会大爆,盯着这个大饼的艺人可都在你身后排着长队呢,你只要摇下头,立马就被别人给抢走了。

        】

        【夏婉约:你还有没有点野心和志气了?

        只要你接下这两档综艺,我敢保证,到时候电影上映,你肯定能直接上升到一线。

        】

        【夏婉约:你现在错过了这个机会,下一次可能就是几年后了。

        】

        宋枳当然有野心,而且还不小。

        越是骄傲自负的人,都不愿意认输。

        她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会轻易回头。

        迟疑了几秒后,白皙的指尖轻触屏幕,打下几个字发过去。

        【宋枳:接了吧。

        】

        夏婉约专门等着她这句话。

        【夏婉约:OK,我回复节目组了,明天下午签合同。

        】

        【夏婉约:对了,刚刚忘了说,那档恋爱综艺男方是何瀚阳:P】

        宋枳看着这句话末尾那个吐舌头的小表情,顿时心如死灰。

        恐怕不是她忘了吧,是故意没说。

        【宋枳:恋爱综艺?

        还是和何瀚阳?

        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

        【夏婉约:现在恋爱综艺很火的,而且节目结束后cp粉都会转换成女方粉丝,人何瀚阳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

        【宋枳:我当然介意啊,之前我们两个闹出那样的新闻,什么激战三天三夜的,我现在接这个综艺不就坐实我们的恋情了吗。

        】

        【夏婉约:这个已经澄清过了,现在那些网友也只当你们是好朋友,越是这种暧昧期间的状态越好磕。

        网站就是看中了你们这对cp的热度,他们那边可是答应我了,只要你接下这档综艺,他们后期会主推你,自制剧和综艺也都会优先考虑你。

        】

        看着那些让人心动的条件,宋枳沉默片刻。

        【宋枳:我再考虑考虑吧。

        】

        夏婉约也没给她太多时间,就两天。

        好不容易等收工结束,宋枳觉得自己身心俱疲。

        一上车就睡着了。

        她提前告诉过司机新的地址。

        比夏婉约家要近半小时的路程,还没睡多久就被人叫醒。

        小许怕她着凉,她睡着以后就给她盖了张毛毯。

        随着宋枳起身的动作,毛毯掉到地上。

        她弯腰捡起来,看了眼车窗外的景色:“到了吗?”

        小许点头:“到了。”

        宋枳打了个哈欠:“那我先走了,晚安。”

        “宋枳姐晚安。”

        下了车后,宋枳把口罩戴上,进了电梯。

        这里是高档小区,和夏婉约那的老小区不同,很安静,安保措施做的也很好。

        宋枳输完密码开门进去,一手扶着墙,一手去脱鞋子,冲着里面喊了声:“秦河哥哥。”

        她回来之前给秦河打过电话,他说他已经接到宋落了,现在在家。

        钥匙是宋枳提前给他的。

        里面没动静,宋枳正纳闷呢,抬眸刚要开口,一个吊儿郎当的身影斜倚着墙,冲她笑。

        笑起来时微弯的眼睛,以及那口熟悉的大白牙:“小矮子长高了啊。”

        宋枳先是一愣,然后扔了手上刚脱下来的高跟鞋,激动的冲过来挂抱在他身上:“宋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宋落被她这突如起来的冲击力撞的往后踉跄了好几下,护着她的腰不让她掉下去,嘴上却满是嫌弃:“刚脱了鞋子的手就往我身上蹭,脏不脏啊。”

        宋枳从他身上下来:“怎么能对仙女说脏这个字呢,粗鄙。”

        宋落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眼,眉头皱着:“你真的有考上大学吗,我怎么觉得你身上一点书香气都没有。”

        宋枳自动忽略了他这个问题。

        毕竟她又是休学,又是差点被退学的,要不是江言舟替她打点,估计她就毕不了业了。

        她将话题带开:“我快饿死了,有吃的吗?”

        他点点头:“应该马上就熟了。”

        进了客厅后,秦河正在摆放碗筷,宋枳闻到饭菜的香味,一点也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秦河哥哥的厨艺还是这么好。”

        秦河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厨房:“今天的大厨不是我。”

        宋枳疑惑,刚要问他是谁。

        江言舟端着菜出来,腰间还系了个围裙。

        看到宋枳了,他唇角微弯:“马上就好了。”

        声音罕见的,温柔。

        没想过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宋枳冷声道:“算了,我不饿,你们吃吧。”

        话说完,她就上了楼。

        宋落看到这一幕还挺好奇,他问江言舟:“你确定你们是谈了一场恋爱,不是打了一架?”

        江言舟盯着宋枳的背影,沉默不语。

        宋落幸灾乐祸的提醒他:“宋枳记仇的很,我以前不小心把她凉鞋上的蝴蝶结给弄坏了,她三个月没和我说一句话。”

        江言舟很显然,并不想理他。

        饭菜都端出来了,江言舟甚至还专门炖了宋枳爱喝的玉米排骨汤。

        他没什么胃口,筷子都没怎么动过,视线一直盯着楼梯口。

        宋落:“放心好了,不出十分钟,她肯定会下来的。”

        甚至没有用到十分钟,他这句话说完后的十秒,宋枳就按耐不住饥饿,下来了。

        江言舟贤惠的替她盛了一碗汤:“我特地给你炖的。”

        宋枳客套的道了声谢,然后把碗推开。

        低头吃饭。

        在宋落的印象里,江言舟并非是个情感丰富的人,智商高的人,往往情商方面都有些缺陷。

        他学不来阿谀奉承,也做不到曲意迎合。

        不过也是,以他的身份,也不需要去讨好任何人。

        至少在宋落认识他的这些年头,他从未见过江言舟温声细语的去哄过谁。

        可此刻,他眼底的小心翼翼,和偶尔生起的失落,皆来自于宋枳的言行举动。

        江言舟不动声色的,把她爱吃的菜都摆放在她面前。

        知道她喉管细,吃饭容易噎着,甚至还提前杯了温水放在她手边。

        可惜宋枳一口没喝,酒倒是喝了不少。

        整整两箱酒,她和宋落干了大半。

        倒也不亏是兄妹,再某些方面简直一模一样,不知节制。

        宋落的酒量不如宋枳,喝了一轮就倒了,被秦河扶回房休息。

        宋枳还拎着个酒瓶往杯子里倒,一边倒还一边嘀咕:“怎么一滴都没有了。”

        他刚刚倒的那杯温水已经凉了,江言舟又去换了一杯:“喝点水会舒服一些。”

        宋枳眯眼看他:“你谁啊?”

        她醉的厉害,连话都说不太清楚。

        江言舟就这么看着她,从她带着醉意的眼睛,再到挺翘的鼻子,以及被酒水湿润的樱唇。

        他从小就知道,他不被人喜欢。

        甚至连生养他的母亲,都说看见他就觉得恶心。

        她是个有修养的女人,待他却像是个陌生人。

        江言舟以前也有过不理解,后来就习惯了。

        父母离婚后,他被带回B市,母亲的娘家。

        那个时候他也没多大,看到因为和父亲离婚而整天郁郁寡欢的母亲。

        他一直都陪着她。

        直到后来,那个待外人温柔贤惠的母亲,却开始对他冷言冷语:“你和你父亲一样,你们体内流着相同的血,你不配被人喜欢,也不能奢求别人去喜欢你,你天生就该被人厌恶。”

        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一般,手和脚都是凉的。

        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心脏像被人撕裂了一般:“你就这么讨厌我?”

        “对,我看到你就想到了你父亲,你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你这辈子都无法理解我的感受,所以你不会知道,我有多恨你。”

        后来江言舟被接回北城,转到一中。

        他不爱说话,沉默寡言,对任何事物都不抱有兴趣。

        直到他站在暗处抽烟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子闯入自己的视野。

        她笑容明媚,自信开朗。

        他看着她的腿,突然有点好奇,她穿这么少会不会冷。

        ——

        宋枳有些反胃,捂着胸口干呕了几声,江言舟把手中的水杯递到她嘴边,轻言软语的哄着她喝下去。

        宋枳费力的抬眸,冲他笑:“长的还挺他妈帅,姐姐包养你啊。”

        他把空掉的水杯放回桌上,听到她的话,动作微顿。

        “好。”

        宋枳挥了挥手:“还是算了,你长的这么好看,价格肯定也贵,我可能包养不起。”

        江言舟眼睫轻颤,他说:“我吃的很少的,你每天喂我一点青菜和水就可以了,或者,青菜和水都不用喂,我自己能养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