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等宋枳拍完戏赶回车内,    江言舟已经没影了。

        她问小许:“刚才坐这儿的那尊佛呢?”

        小许喝完最后一口汤,好歹才忍住没打嗝:“被气走了。”

        “气走了?”

        小许点头:“您不是拍吻戏吗,    那个方向又正好被挡住了,    也看不到是借位,就看见你们两个抱在一起,激烈的嘴皮子都快亲破了。”

        想到那位刚才的神情,    小许还有点后怕。

        醋劲可不小。

        宋枳听到江言舟被气走,    心里还挺爽。

        她坐下后,扯了块毛毯盖上,    心情肉眼可见的变好,    甚至于和何瀚阳说话的语气都多了几分怜爱:“你怎么才吃这么点啊,    不饿吗?”

        刚才江言舟看到的那些,    何瀚阳也都看到了。

        好在听到小许刚才的解释,    知道只是借位。

        他低声说:“来的时候吃过了。”

        宋枳点头:“还没谢谢你呢。”

        他抬眸,    眼神里似乎有些疑惑。

        宋枳说:“谢谢你的粥。”

        他沉默片刻,只说:“正好离的近。”

        这一来一回两个小时的车程还近呢?

        宋枳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小弟弟意外的有点可爱,虽然外表看上去对什么都看淡,    但内心也就是个刚二十岁的小朋友。

        她的粉丝大多都是那种交际圈子不太广的宅男。

        在她看来,    何瀚阳也属于这一类,    话少的原因与江言舟不同。

        后者是压根懒得开口,    而前者,    则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外界交流。

        职业电竞选手的时间并不自由,更何况是他这种备受关注的世界冠军级别的。

        练习的时间也比其他人更多。

        难得的空闲时间都被他拿来睡觉了,    接触最多的也就是队员。

        宋枳突然来了兴趣,    有点想逗逗他:“前几天有个恋爱真人秀联系我了,    不知道你听过这件事没有。”

        他正喝着水,听到宋枳的话被呛住,    别开脸,咳了好几下。

        宋枳似乎很满意他这个反应。

        看不出来,暴脾气的小弟弟内心还挺清纯。

        “听说节目组也联系过你,你还同意了。”

        他咳的更厉害。

        和江言舟这个狗东西待久了,宋枳都快忘了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也不全是狗东西。

        至少还是有纯情小狼狗的。

        何瀚阳最后被教练的电话给叫回去了。

        哪怕没有开扩音,那边愤怒的吼叫也足够旁边的宋枳听的一清二楚。

        他专门翘了训练过来给她送粥,结果成了口中那一句“正好离的近”

        这么一对比,宋枳越发觉得江言舟不是个东西了。

        但是又隐约觉得这一幕挺熟悉,似曾相似。

        小许正忙着收拾碗筷,还不忘拍下宋枳的马屁:“宋枳姐魅力可真大。”

        虽然这马屁拍的劣质了点,但宋枳还挺吃这套,小手撑着脸颊:“小许子近来眼光见涨啊。”

        小许子立马狗腿般的凑过来:“多谢太后夸奖。”

        宋枳的烧还没退,整个人依旧有气无力。

        浑身上下都像烫的吓人。

        连说话都有些费力。

        她看了眼旁边的体温计,痛苦的移开视线,难不成真的要打针?

        她怕痛,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打针。

        以前光是做个皮试都得好几个人轮流安慰她一遍。

        宋落脾气不好,安慰个两句就放弃了。

        秦河每次都会替她捂住眼睛,疼痛往往来自于恐惧,她越看就会越害怕。

        医院里的人都说羡慕宋枳,有两个这么心疼她的哥哥。

        她自小便是在众人的羡慕中长大的,听得多了,便不觉得有什么。

        高三课业重,宋落和秦河请假出来的,确定她老实把针扎进去了才回学校。

        等她打完了再过来接她。

        输液室里的液晶屏上正放着羊和狼的故事,宋枳看的直打哈欠。

        无聊且乏味。

        这个药水输久了嘴里会泛苦,再加上她是空腹来的,又饿又困。

        外面下着大雨,夜色阴沉,雷声轰鸣。

        春天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会打雷。

        输液室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睡着了小朋友,和陪着他的妈妈。

        护士怕宋枳冷,贴心的给她装了个热水袋。

        药水有五瓶,两瓶大的三瓶小的。

        两个小时才能打完。

        正当她被饥饿和无聊双重折磨的时候,玻璃门从外面推开,江言舟手上提着打包盒。

        他应该撑了伞,不过外面的风太大,仍旧有雨水落在他身上。

        额前碎发也带着湿意。

        宋枳一愣,挺意外:“你怎么来了?”

        他走过来,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她身侧的桌子上:“刚吃完饭,顺便打包了点。”

        宋枳看着里面完全没动过的佳肴,这他妈叫顺便打包了点?

        就差没把整个饭馆都给一块端过来了。

        “你不用上课吗?”

        “翘了。”

        ......

        宋枳抿了抿唇,笑容暧昧的靠近他:“是为了来看我特地翘的课吗?”

        他抬眸看了她一眼,淡道:“不是。”

        宋枳:“?”

        他说:“顺路。”

        这话听的美女都忍不住爆粗口。

        宋枳是右手输液,左手拿不稳筷子。

        她尝试了几下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委屈巴巴的放下筷子去拉江言舟的袖子撒娇:“粥粥葛葛~”

        “顺路”来看她的江言舟,光是喂她吃饭,就花了半个多小时。

        小姑娘挑食的厉害,胡萝卜青菜碰都不愿意碰一下。

        非得亲眼看着江言舟全部挑出去了才肯吃。

        偶尔才抽空担心一下他的学习:“高三还敢翘课,你不怕你的全校第一被秦河哥哥抢了吗?”

        他头也没抬,替她把胡萝卜挑拣出来:“不怕。”

        宋枳仿佛从他这句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话里听出了些许鄙夷。

        瞬间化身成对拥趸偶像的小迷妹:“你少仗着自己成绩好就瞧不起别人了,秦河哥哥虽然IQ没你的高,但是他也很努力的。”

        面对她的长篇大论,江言舟手上的动作稍顿。

        他微抬眉骨,看着她:“我没有瞧不起他。”

        “那你刚刚怎么还说出‘就他那个脑子,下辈子都不可能把全校第一给抢走,我怎么可能会怕他’这种瞧不起人的话?”

        擅自将江言舟简单的那句“不怕”给扩写到另外一层意思的宋枳此时正插着腰,一副护崽的小母鸡样。

        江言舟早就习惯了她跳脱的思维。

        崽还没护多久,“小母鸡”就因为疼痛而红了眼眶。

        动作幅度太大,以至于漏针了,白皙的手背上呼吸起了个小鼓包。

        护士过来替她调整位置的时候,和江言舟发起了脾气:“你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女朋友漏针了也不知道?”

        宋枳刚准备解释,他不是我男朋友。

        可想了想,江言舟自己会解释的,何须轮到她。

        可安静了一会,江言舟只是轻声道歉:“我会好好看着她的。”

        然后,他也的确有好好看着她。

        偶尔会问一句:“还疼吗?”

        宋枳的注意力还停留在那句“男朋友”上。

        心脏没来由的跳动的很快,耳朵也被烫红。

        情窦初开的年纪,总是很轻易的就会被扰乱心绪。

        突如起来的回忆被小许的声音给打断:“江先生?”

        宋枳逐渐回神,江言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面前这张脸和记忆中的重合在一起。

        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相较之前越发沉稳淡漠的气质了。

        她说:“你不是被气走了吗?”

        江言舟看了眼她身后的小许,后者心虚的低下头。

        他绕过这个问题,把手里的碗递给她:“不想打针的话就把这个喝了。”

        熟悉的姜茶味。

        “你煮的?”

        宋枳鬼使神差的问完这句话后,又有点后悔。

        问这种傻逼问题,只会显得她也很傻逼。

        为她下了几次厨后就理所当然的把别人当成厨子了。

        高高在上的江家长孙,光是家里的厨师都快比她身边的工作人员还要多了。

        可是高高在上的江家长孙,此时把碗放在她手旁的桌子上,轻嗯一声:“借用了下剧组的厨房。”

        公司那边有点事等着他回去处理,他给小许留了个号码:“宋枳的烧如果还没退,你给我打个电话。”

        小许点点头,拿着那张有价无市的名片,瞬间觉得自己的身份地位也跟着上升了不少。

        深环总裁的名片,多少人大明星大导演求都求不来的。

        现在居然在他一个小助理手上,而且还是对方主动给他的。

        小助理瞬间膨胀起来。

        突然想到一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他急忙呸呸呸:“什么鸡犬。”

        ——

        两天的考虑时间到了,夏婉约美其名曰是过来询问宋枳的意见,其实早就和节目组谈好了条件。

        最后只等宋枳点头,签合同了。

        成年人凡事都先权衡利弊,宋枳做为一个合格的成年人,自然也不例外。

        签这档真人秀对她只有利大于弊。

        相比电影电视剧,综艺录制周期短,而且还容易吸粉。

        公司给宋枳的人设定位虽然一开始是想着接地气,但她顶着这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哪怕是出现在路边小摊吃油条喝豆浆也没法接地气。

        夏婉约是想着让她趁着这次的综艺好好表现一下,吸点粉,热度上来了,到时候也好给电影做宣传。

        实力人气双向发展。

        “娱乐圈更新换代快,热度都是一阵一阵的,你别看你前段时间热度高,你现在去看看你微博的阅读量,都快跌破十万了,新剧现在卡的严,拍摄前罗导提前找人清过场,网上没有路透图,在电影上映前你要是没有其他的作品出现在大众视野里,谁还记得你这个人。”

        “而且谁也不能保证这部剧会大火,就连罗导他自己都不能拍着胸脯百分百保证,说白了,这次节目组看中的是何瀚阳,如果他不点头同意,节目组自然也就不会找你了,圈内比你热度高,比你粉丝多的女艺人海了去了。”

        宋枳原本觉得她的话有点道理,却因为后半句而不爽的皱了下眉,语气官方的提醒她:“这位经纪人请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夏婉约妥协点头,尽量把话说的委婉:“比你热度高粉丝多的女艺人也就小几百。”

        宋枳:“......”

        感觉并没有被安慰到呢:)

        确定好宋枳的态度后,夏婉约说:“节目组那边我下午过去签合同,后天就开始录制了,你准备下。”

        “准备什么?”

        夏婉约无语:“当然是把你的家的那些名贵首饰衣服包包藏起来,这次的综艺目的就是为了给你打造一个朴素清纯的小妹妹人设,你给我把你的公主脾气收一收。”

        “哦。”

        综艺为了赶在暑假播出,录制的时间很赶。

        听说一起的还有另外几对假想情侣,但在录制真人秀期间他们也不需要有交集,只有最后的活动才会碰下面。

        夏婉约这边唯一的担心全在宋枳身上了。

        这丫头的不稳定因素太多了,她怕这次的真人秀会把宋枳的缺点无限放大。

        节目组本来就喜欢弄一些矛盾点来拉收视率。

        这次的几组艺人相对来说都是中规中矩的,唯一的讨论度都在宋枳身上。

        废物女爱豆出道,花钱买奖,桃色新闻不断,又凭借那张脸选上罗导的女主角。

        随便单拎个出来都是大热点。

        更别说是集这些热点于一身的宋枳本人了。

        在节目组眼中,她就是一个移动的宣传卖点。

        这些夏婉约自然也考虑到了,不过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相辅相成,互相利用的。

        节目组利用宋枳自带的话题,夏婉约利用节目组的平台。

        很公平。

        宋枳随口应下,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节目内容是什么呢?”

        “恋爱真人秀当然是谈恋爱啊,并且这次节目组说了,你们不光得在镜头前谈,线下也要营业,只有这样CP粉才会买账。”

        宋枳愚蠢的小脑瓜没有反应过来:“线下营业指的是?”

        “当然是情侣私下做的事啊。”

        想到自己之前和江言舟私下做的最多的事,宋枳:“?”

        这个尺度确定到时候可以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