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41章

第41章

        第41章

        不过宋枳还是有点想不通何瀚阳那个性子为什么会接这种真人秀。

        夏婉约从方方面面替她答疑解惑:“电竞圈和娱乐圈本来就有是有关联的,    电竞选手试水娱乐圈也不再少数,接个广告或者客个串的,    更何况何瀚阳的人气早就和一线艺人比肩了,    他接这个真人秀于情于理都是说的过去。”

        这么一说,也挺有道理。

        真人秀的事就这么拍板定下。

        回到家后,宋落已经把饭做好了。

        宋家发生那场火宅以后,    舅舅代为接管了父亲的公司,    如今宋落出狱,他也有意把公司重新交到宋落的手上。

        不过宋落原本就对从商没兴趣,    再加上在监狱里待了几年,    有些东西还得重新学习。

        所以接管公司的事就暂时放在一旁。

        宋枳看着那一大桌子菜,    愣了半晌:“你还会做饭?”

        宋枳初中那会,    爸妈去乡下看姥姥,    家里只有宋枳和宋落两个人在。

        做为兄长,    宋落自然而然的承担起照顾妹妹饮食起居的任务。

        第一次做饭就差点把厨房给烧了。

        之后的日子,他们就靠点外卖苟延残喘,一直持续到他们爸妈从姥姥家回来。

        有了前车之鉴,    宋枳对这一桌子菜的味道保持怀疑的态度:“你做的?”

        宋落洗了手出来,    反问道:“不然呢?”

        抱着吃完就拉肚子的决心夹了一块酥肉。

        意外的还挺好吃。

        宋枳双重疑惑:“真的是你做的吗,    不是秦河哥哥做的?”

        宋落皱着眉,    似乎对宋枳的话感到格外的不爽:“他厨艺说不定还没我好呢。”

        “你以前不是连火都不会开的吗。”

        宋落强行给宋枳夹了几筷子青菜:“在监狱厨房待过一段时间。”

        他话说的风轻云淡,    仿佛只是一段成了往事的经历。

        宋枳却停下了筷子。

        她经常会想,宋落那样的大少爷脾气进了监狱会不会被欺负,    他吃的惯吗,    住的惯吗。

        他的难过,    肯定比她的要多。

        她至少还有姥姥陪在身边,可他什么也没有,    还得被关在那个巨大的笼子里。

        想到这里,宋枳的眼睛就红了。

        正苦口婆心劝她多吃青菜的宋落被她的眼泪给弄的有些手足无措,连忙起身给她拿纸抽:“姑奶奶,您怎么又哭了,谁欺负你了吗?”

        他眉头紧皱:“不会又是江言舟那个傻逼吧?

        操。”

        他说着拿了钥匙就要出门。

        宋枳一边哭一边拦住他:“你干嘛去?”

        “我揍那小子去啊。”

        宋枳说话的声音还有些哽咽:“你又打不过他。”

        她听秦河说了,宋落出狱后就把江言舟给揍了一顿。

        好在江言舟没有还手,不然最后落的一身伤的那个人恐怕就是宋落了。

        宋落听到她这话,眉头皱的更深,不爽道:“我怎么就打不过他了?”

        宋枳小声嘀咕:“你们之前又不是没打过架。”

        两个都是不是好脾气的主,更何况是桀骜不驯的少年时期。

        一个一点就炸,一个傲慢无礼。

        宋落拖了个椅子在宋枳身旁坐下:“怎么着,现在是瞧不起你哥了?”

        宋枳把筷子塞到他手里:“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帅的,只不过这件事和江言舟没有半毛钱关系。”

        就算她讨厌他,也不能总让他当那个无辜背锅的人吧。

        她夸了宋落半个小时,后者这才稍微满意了一点。

        宋枳突然想到后天的真人秀录制,她和宋落说:“我后天要录一档真人秀,节目组应该会来家里,你到时候注意下言辞。”

        正收拾碗筷的男人停下动作:“真人秀?”

        宋枳点头,将内容稍微扩充了一下:“恋爱真人秀。”

        直男宋落显然不太理解谈个恋爱为什么也能录制成真人秀:“恋爱真人秀?”

        宋枳随便给他讲解了一遍,并再三保证那个人不是江言舟。

        宋落沉吟片刻,没有开口。

        宋枳忙着把家里那些值钱但没什么必要的东西收起来,宋落心事重重的洗完碗,又沉默不语的走到宋枳面前。

        宋枳从刚才就发现他的不对劲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宋落欲言又止:“你要是缺钱的话可以和我说,我来想办法。”

        “?”

        “没必要接这种狗屁真人秀来为难自己的。”

        美女无语。

        所以他的心事重重是以为她因为缺钱所以才答应接这个专门和人谈恋爱的综艺?

        看来刚才那顿解释真是白说了。

        宋枳说:“你放心好了,我不想做的事还没人能强迫我。”

        自己这个妹妹从小被家里宠的无法无天,实在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我行我素,傲慢自大。

        她不想做的事,的确也没人能勉强。

        宋落点了点头:“不管受谁欺负了,你都告诉我,我帮你出头。”

        宋枳眼眶一热,感动的去抱他:“呜呜呜呜呜宋落。”

        后者一脸嫌弃:“你抱你妈呢,恶不恶心啊,操,快松手!”

        宋枳面无表情的问他:“请问你现在可以杀了自己帮我出头吗?”

        ———————

        节目录制那天宋枳一早就去了节目组准备的酒店套房。

        房门是虚掩着的,外面蹲着好几台摄像机。

        她笑容温柔的冲着镜头打了声招呼,还略微懵懂的指了指身侧的大门:“是这里吗?”

        俨然一朵不食人间烟火的朴素小白花。

        摄像大叔被面前的笑容杀给迷倒了,连忙点头。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宋枳道了声谢,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

        里面已经有人在了,是其他几组艺人。

        咖位热度远在宋枳之上。

        这档节目之前已经有过好几期了,热度非常高,能上节目的自然也都是些大咖。

        宋枳能上,说到底还是多亏了何瀚阳。

        里面的艺人宋枳一个也不认识,客套的打过招呼后,她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不得不说,大家都是合格的演员,节目还没正式开拍呢,就已经开始营业了。

        看着他们秀恩爱的那个甜蜜程度,宋枳一度有些怀疑他们今天到底是不是第一次见面。

        因为何瀚阳还没来,所以此时的宋枳宛如一条被按头狂喂狗粮的单身狗。

        看着他们那个恩爱程度,宋枳突然开始质疑夏婉约的话。

        这他妈真的是假想情侣?

        不是公费谈恋爱?

        节目组给了点时间让他们互相熟悉,然后才有人进来,以组为单位,递给他们一张任务卡。

        宋枳拆开信封拿出任务卡,上面只写了两个字——约会。

        其他人的内容似乎不同,有上课,也有摆摊。

        导演说:“这是你们今天要完成的任务。”

        宋枳严格贯彻她接地气的人设,装傻充愣的问道:“所以我的任务是约会?”

        导演被她的纯真击溃,按耐住剧烈跳动的心脏,点了点头:“对。”

        有人在外面敲门,然后门推开。

        何瀚阳身上还穿着队服,皮肤白的有些病态,一看就是很久没晒过太阳。

        他随意的抓了抓额前的落发,声音带着疲倦的沙哑:“不好意思,刚打完比赛,来迟了。”

        男艺人中间有几个是他的粉丝,看到他来了,立马拿出手机:“狙神,我们能合张影吗?”

        何瀚阳面无表情的拍完合照。

        看到宋枳了,动作稍顿。

        片刻后,乖巧的在她身旁坐下。

        终于来了个认识的人,宋枳紧绷着的心情稍微放松了点,她问他:“比赛顺利吗?”

        何瀚阳:“一般。”

        就连宋枳这些游戏小白都知道,这次的比赛如果赢了就可以代表国家出任世界赛。

        比赛持续了一周,今天是最后一场。

        听到何瀚阳口中的一般,宋枳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失败是成功之母,咱们下次继续努力。”

        旁边的夏理听到了,笑道:“失败什么,我们狙神不光带着整个战队赢了,击杀数还破了纪律,他的名字现在还在热搜一挂着呢。”

        夏理就是那个索要何瀚阳合照的狂热粉丝。

        宋枳不解:“就这还一般?”

        谦虚是美德,但这也太谦虚了吧。

        何瀚阳沉默片刻,“比赛时间拖的太长了,不然也不会迟到。”

        想不到还挺有时间观念。

        宋枳简单的安慰了他几句,节目组就安排车让他们自行活动了。

        为了不引起人群聚集,以及捕捉到最真实的画面,节目组采用的隐藏摄像头拍摄。

        摄影师和他们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出了酒店后,何瀚阳问她:“我们现在要干嘛?”

        宋枳说:“约会啊。”

        他看着她,没说话。

        宋枳迟疑半晌:“不是吧,你没谈过恋爱?”

        面对她的问题,何瀚阳有点尴尬的别开了视线。

        宋枳显然无法想像何瀚阳这样高人气的电竞男神居然到二十了还没谈过恋爱。

        做为恋爱界的前辈,宋枳觉得非常有必要给何瀚阳这个后辈好好补补课。

        小吃街人很多,街边全是各种摊贩。

        相比何瀚阳的拘束,宋枳身为演员的优势就出来了。

        完全没有半分生疏,俨然就是刚坠入爱河的小女孩。

        她在心里默念夏婉约和她说过的话:“人设,千万要注意你的人设,凡事都要自然,不能黑粉抓到任何您黑你的店。”

        约会她有的是经验,和江言舟约过的会不论千也有百了。

        自然,要自然。

        看到前面买冰淇淋的摊位,宋枳非常自然的拉着何瀚阳的袖子撒娇:“人家想吃那个冰淇淋~”

        区河街的拆迁工作已经开始了,江言舟过去查看进度。

        车子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张易扶着方向盘,突然想起前几天老爷子说的话。

        让他有时间多劝劝江言舟,年纪也老大不小了,就算不想谈恋爱也得先把这婚事定下来。

        公司的事情什么时候处理都行,抽空相个亲。

        张易犹豫半晌,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坐在后排闭目养神的江言舟。

        握紧方向盘的手稍微松了松,反正早说晚说都得说。

        他试探的开口:“老板,前些日子老爷子联系过我,说是寻悦那丫头如果你不满意的话,还有李家的......”

        说着,他的声音就逐渐隐入这车流中的喇叭声了。

        男人微抬了眼,那双清冷如冰的眸子正透过后视镜冷冷的看着他。

        明明是大夏天,张易却觉得这车内一股子凉意。

        立马就吓的闭嘴了。

        这里行人多,堵车更是常有的事。

        江言舟微直起上身,看了眼车窗外,视线正好落在某处后,便停下了。

        街边人最少的那个摊位,某个矫揉造作的嗲精像极了他认识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