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56章

第56章

        第56章

        宋落看着站在宋枳身后,    高出她一个半脑袋的男人,沉默了。

        宋枳担心何瀚阳穿久了湿衣服感冒会加重,    不耐烦的推开宋落:“杵这干嘛啊,    拿衣服去啊。”

        宋落眉头一皱:“拿什么衣服?”

        “当然是你的衣服啊,难不成让他穿我的?”

        她手里还抱着一瓶醋,准备拿去厨房,    刚走到客厅,    没听见身后有动静,回头看了一眼。

        何瀚阳还站门外,    一动不动。

        宋枳疑惑:“你不怎么不进来?”

        他看了眼自己还在往下淌水的卫衣,    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会弄脏的。”

        因为感冒而更显沙哑的声音,    在这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有几分微弱。

        宋枳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像今天这样,    一副唯唯诺诺的小媳妇样。

        她牵着他湿漉漉的袖口:“脏了没事,    反正也有人拖。”

        她一边说一边向宋落投去理所当然的视线。

        后者眉头皱的更深:“你挺会吩咐人的啊。”

        宋枳嘤嘤嘤的和他撒娇:“哥哥最好了,    哥哥最棒了。”

        宋落嫌弃的移开视线:“滚犊子。”

        他骂骂咧咧的回了房间,又骂骂咧咧的随便拿了套衣服出来。

        “一个江言舟,还有这个小鬼,    你最近桃花挺泛滥的啊。”

        听到他的话,    何瀚阳眼神微动,    拿着衣服的手逐渐收紧。

        宋枳推了他一下:“乱说什么。”

        她带着何瀚阳去了浴室,    打开抽屉拿出新牙刷和毛巾给他:“漱口杯暂时还没有新的了,    你先用我的吧,就粉色那个。”

        之前江言舟和秦河来家里住过,    也没有准备更多。

        何瀚阳点了点头,    小声说:“谢谢。”

        “有什么事再叫我,    我就在客厅里,能听到。”

        “嗯。”

        宋枳把浴室门关上,    走到客厅。

        宋落摘了围裙出来,问她:“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只是节目内容吗,这怎么还领回家了?”

        宋枳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刚下去买醋的时候在楼下看到他了,失魂落魄的蹲在那里淋雨。”

        她突然想起白天看的那条热搜,难不成是因为退队的事对他造成的打击太大了?

        也是,待了这么多年的战队,突然有天不要他了,还铺天盖地的被人狂黑,任谁都会不舒服。

        做为同样被网暴过的对象,宋枳感同身受。

        何瀚阳洗了半个小时,擦着头发从浴室里面出来。

        衣服是宋枳买的,按照她的审美。

        宋落嫌弃太青春阳光了点,一次也没穿,还是全新的。

        白色字母T,浅色磨白的破洞牛仔裤。

        何瀚阳肩宽腿长的,劲瘦精壮,带着年轻男人该有的力量感。

        穿着正合适。

        此时的他安静异常,微湿的短发上盖了块浅灰色的毛巾,额前落发挡住一部分视线。

        他垂下手臂,筋脉血管明显。

        宋枳走过去,甩着手里的体温计,让他含在嘴里:“张嘴。”

        他听话的张嘴,任凭她把体温计放进他的嘴里。

        宋枳低头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含十分钟就行。”

        桌上放着感冒药和热水,似乎一早就准备好了。

        宋枳坐在沙发上,犹豫片刻,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了?”

        他看着她,没有说话。

        宋枳干笑两声:“不想说也没事。”

        何瀚阳犹豫片刻,指了指自己嘴里含着的体温计。

        宋枳这才迟钝的反应过来,他含着这东西也没法开口。

        最近熬夜熬多了,脑子好像越发不好使。

        宋落盛了饭出来,把碗筷一一摆放好,视线在二人身上游移。

        然后问宋枳:“他多大?”

        宋枳坐正了身子:“二十。”

        “这么小,你也下的了手。”

        宋枳厉声警告他:“请收回你的诋毁,信不信我给你递律师函。”

        宋落点头:“秦河应该挺乐意帮你这个忙。”

        说到秦河,宋枳发现自己好像挺久没有见到他了。

        “秦河哥哥最近是不是很忙啊,我都快一个月没见到他了。”

        “有个性侵女童的案子,那户人家挺穷,父母智力都有点问题,付不起律师费。

        你秦河哥哥接手了这个案子,这些天都忙着处理调查。”

        辱骂完那个人渣以后,秦河在她心里的形象更伟大了:“秦河哥哥好帅哦,不亏是我小时候最想嫁的人。”

        何瀚阳擦头发的手稍微顿住。

        宋枳看了眼时间,走过去一点,她捏着体温计的尾端:“可以了。”

        何瀚阳垂着眼睫,深邃的眼眸沉静的看着她。

        缓慢的张嘴。

        宋枳把体温计拿出来,仔细看了眼,秀眉轻蹙:“三十八点六。”

        她把体温计放好,回头问他,“我记得你家好像挺远的。”

        何瀚阳点点头。

        在隔壁区。

        她重新坐下:“时间也不早了,你今天就在这儿住一晚上吧,明天再回去。”

        他感冒的重,精神状态似乎也不太好,宋枳不太放心。

        家里房间不够,宋枳只能暂时把那个堆放自己衣服的空房间给收拾出来。

        原本这里是客卧,但是她的衣帽间还来不及做,所以东西都放在里面。

        她替他把被褥铺好,粗略的扫了眼房间里好几排的挂衣架,上面全是她的衣服。

        因为都是些她的专属物品,所以房间里也充斥着一股她身上特有的淡香。

        宋枳有些不好意思:“这里太乱,还来不及收拾,你先将就睡一晚。”

        何瀚阳摇摇头:“谢谢。”

        她准备出去,想让他好好休息一会,迟疑片刻,脚步还是顿住。

        调转了方向,重新走回他面前:“你今天这么难过,是因为网上那些话题吗?”

        不是的。

        他从来不在乎别人的言论。

        于其说是不在乎,更像是他压根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可是宋枳问起时,他突然不太敢告诉她真相。

        感情的事,的确是自私的。

        他觉得自己此刻的嘴脸肯定很丑陋,因为嫉妒而撒的谎。

        “嗯。”

        宋枳叹了口气,安慰他:“有人喜欢你自然就会有人讨厌你,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少数人的评论并不能代表你,也不能说明你不好。”

        何瀚阳鼓起勇气,轻声问她:“那你呢,你觉得我好吗?”

        “好啊,当然好。”

        “又善良又孝顺,还在自己拿手的领域创造过巅峰,你已经比大多数的都要好太多了。”

        何瀚阳指尖微动。

        想抱她。

        却还是忍下,淡淡的一声:“嗯。”

        宋枳见他情绪似乎恢复了点,放心的起身:“早点休息。”

        出门前,贴心的替他把房间的灯给关了。

        宋落在阳台抽烟,看见她出来了,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怎么了?”

        宋落掸落烟灰,视线往何瀚阳的房间看了一眼:“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你和江言舟,还有他,三角恋?”

        宋枳被他的话噎住:“我现在单身,OK?”

        宋落漫不经心的点出重点:“那小子是喜欢你吧?”

        宋枳瞳孔睁大:“嗯?”

        宋落嫌弃的摁灭烟蒂,食指戳开她的额头:“你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

        她以前的确是有怀疑过何瀚阳可能对她有那方面的想法,但也只是偶尔冒出来的念头。

        毕竟小弟弟年纪小,一时被她的美色吸引住也很正常。

        而且听说他还是自己的粉丝,有偶像滤镜也不一定。

        喜欢应该是真的,但不一定是那种喜欢。

        “他是我粉丝。”

        宋落轻嗤一声:“他刚刚看你那个眼神......”

        宋枳抬眸:“什么眼神?”

        “......算了,你太蠢,说了你也不明白。”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自己琢磨去吧。”

        宋枳根本就没时间琢磨,太困。

        困的倒头就睡。

        次日不用工作,难得的休假时间。

        窗帘昨天晚上忘记拉上了,刺眼的阳光将她从睡梦中扰醒。

        她睁着惺忪睡眼,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解锁看了眼时间。

        才八点半太阳就这么大。

        她轻微近视,在家偶尔会戴眼镜,黑色边框的。

        眼镜戴上后就挡住了大半的脸,头发睡的有点乱,她打着哈欠推开房门,和宋落埋怨道:“我明天去你的房间睡,我这边太晒了,防晒全都白做......”

        何瀚阳手上拿着卫衣,上身还是裸着的,健壮紧实的小麦色腹肌。

        宋枳刚把冰箱门拉开,手上还拿着牛奶,动作顿住。

        后知后觉的回想起她昨天好像在路边捡了只“流浪狗回家”

        “那个......”她把眼神移开,有些尴尬的咳了咳,“你大早上的怎么连衣服都不穿。”

        “我的衣服干了,所以我想换回来。”

        宋枳看到沙发上刚被脱下的衣服,的确是她昨天拿给他的。

        “这衣服都是新的,我哥一次也没穿过。”

        他背过身去,把裤链拉上:“我知道。”

        餐桌上放着早餐,还有一张纸条。

        宋落七点半就去公司了。

        【牛奶热下再喝,别喝冰的。

        】

        看了眼自己手上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牛奶,宋枳嘀嘀咕咕:“未卜先知吗。”

        门铃正好响了,她愣了一会,把牛奶放下过去开门。

        江言舟罕见的褪去了他那身严肃矜贵的正装,穿着休闲。

        走廊尽头的窗户有光渗进来,暖阳落在他身上,整个人显得温暖清雅。

        他手上提着保温饭盒,淡笑道:“吴婶做的粥,我怕凉了专门走的高速。”

        宋枳个子比他矮上一大截,他的视线越过她的头顶,落在屋内的某处。

        男人背对着门口,正套头穿卫衣。

        赤/裸着的上身,不是宋落。

        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