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69章

第69章

        第69章

        因为要回江家,    到底也是见长辈,宋枳觉得还是应该打扮的庄重优雅一些。

        白色的打底连衣裙外搭了件格纹西装,    鞋子是jmmychoo的。

        江言舟开车过来接她。

        宋枳侧身系好安全带后,    有些犹豫的问他:“我要不要买点什么东西过去,空着手去不太好。”

        江言舟单手打着方向盘转弯:“不用,我已经买好了。”

        宋枳捂着胸口,    能感受到剧烈跳动的心脏:“我还是好紧张。”

        江言舟握住她的手,    放在自己腿上:“没事,就和从前一样。”

        她为难的啊了一声:“那会不会太没礼貌了点。”

        江言舟抬眸:“嗯?”

        她有些不好意思:“我以前在你家人面前走的是被包养的小蜜类型。”

        他失笑:“没关系,    现在也可以走那个路线。”

        “那也太不讨大人喜欢了。”

        “不必讨他们喜欢。”

        他说话的语气倒没什么变化,    仍旧是夹杂着笑意的。

        宋枳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感觉江言舟好像比以前更爱笑了。

        以往的他总是清冷少言,    对谁都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格外有距离感。

        可是最近的他不光笑容多了,    连话也更多了一些。

        宋枳觉得这样挺好的,    至少比从前要好。

        她不太喜欢他冷冰冰摆着个脸。

        “粥粥。”

        “嗯?”

        “要去见你妈妈吗?”

        既然是见家人,总得父母都见到。

        听到她的话,江言舟神色微变,    沉吟半晌。

        他摇头笑道:“不了。”

        宋枳不解:“为什么?”

        “她说过的,    她恨我,    不想再见到我,    我也没必要再去她面前给她添堵。”

        昨天晚上江言舟想了很多,    到底要不要带宋枳去见他妈。

        可是后来,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犯不着让宋枳因为他,    而受白眼。

        他是在那些委屈和冷眼中长大的,    那种感觉不是很好。

        江言舟算不上大度,    但他却对那个生养他的女人恨不起来。

        她到底也是自己的母亲,给了他生命的人。

        他是爱她的,    所以能容忍她对自己做出的那些举动。

        但他没办法让宋枳也去遭受那些委屈。

        他是她的男人,应该保护她的。

        车开进老宅,宋枳老老实实的跟在江言舟身后。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了,但心境不同,态度也不可能完全相同。

        上一次来,她还帮着江言舟怼了一波绿茶后妈。

        她有些担心的牵着他的手:“这次你被绿茶后妈欺负我可能保护不了你了。”

        江言舟抿唇忍笑:“那你就忍心看着我被欺负?”

        她面露难色的挠了挠脑袋:“那也不能。”

        她内心仿佛天人交战一般,最终在给长辈留个好点的印象和保护江言舟不被恶毒后母欺负中,倒向了后者。

        当然还是她的粥粥比较重要啦。

        “放心好了,姐姐罩着你!”

        她非常义气的揽过他的肩膀,掌心里温软的触感突然消失,江言舟不满的微蹙眉头。

        他将她的胳膊从肩上拿开,重新握回她的手:“好。”

        ————————

        家里提前得知江言舟今天回来,饭菜都是按照他的口味来的。

        客厅里江越拿着报纸在看。

        他最近才发觉自己原来也老了,离近了会看不清东西,得戴老花镜才行。

        他不服老,不愿戴,可是逞强了没多久就不得不向现实妥协。

        的确是老了,连儿子都长那么大了,可不是老了吗。

        和纪微敏分开以后,家里便一直空着。

        年轻时喜欢玩乐,到老了却开始想开了。

        “松月送去他外婆家了,你是老爷子唯一认可的孙子,待我退休后,江家的产业也全部会归到你名下。”

        他掸落雪茄烟灰,咳了咳,“松月对你造不成影响。”

        江言舟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知道自己身体日渐颓败,放心不下自己还未成年的幼子。

        知子莫若父,江言舟是个深沉性子。

        他有他爷爷的狠厉,头脑却是冷静自持的。

        他若有心当坏人,没人能玩的过他。

        江言舟看着露台外的景致。

        这么多年了,偶尔只回来几天,他竟然开始对从小待到大的地方也感到陌生了。

        在这里他感受不到温暖,有的只是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无休止的争吵和形形色色的女人。

        他也没觉得自己的童年有多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他只是其中一种。

        他不埋怨任何人,也没有恨。

        更没想过未来会对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下狠手。

        哪怕他们连面都没见过几次,他到底还是他的兄长。

        冷风吹拂,江言舟听到耳边的咳嗽声,只是垂下眼睫:“以后还是少抽点吧,注意身体。”

        江越恍惚了一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自己这个大儿子少有像今天这样关心他。

        他连连点头,摁灭雪茄:“嗯,我少抽点。”

        二楼的院子里,宋枳正听到那几个佣人讲八卦,也不知听到了些什么,小脸上满是惊奇。

        偶尔也会插几句嘴。

        她话多,自来熟,不管和谁都能聊上。

        江言舟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大度的,甚至可以说,他是个非常记仇的人。

        不然也不可能擅自断了和自己父亲的联系,一断就是这么多年。

        可是现在,他突然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可能他之前遭受过的那些排挤与冷眼,就是为了日后能和宋枳相遇吧。

        人不能太贪,他已经有了一个宋枳了,也只需要有一个宋枳。

        其他的,顺其自然。

        年纪稍小些的佣人瞧见二楼露台男人的视线,笑着捅了捅宋枳的腰窝,不知和她说了些什么。

        她微愣,抬眸往上看。

        正好与他的视线对上。

        她咧嘴冲他笑,明媚阳光,撞见他心里,填的满满的。

        是啊。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有她在身边,他什么都可以原谅。

        只愿,年年复月月,月月复今朝。

        他想和她白头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