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83章

第83章

        第83章

        宋落倒是有些反应不过了。

        这是告白了?

        那他是应该先给回应呢,    还是先哄?

        小姑娘这种生物实在是太麻烦了,说话大声不得,    态度也冷淡不得。

        太麻烦。

        他光是应付宋枳一个就够累了,    这要是再来一个,他还不得直接死在这了?

        宋落宁愿重新回去坐个几年牢,也不愿意去应付这么一个难伺候的生物。

        手抬起来了,    想推开她的。

        可不知怎的不受控制,    偏偏就抱住了她。

        他没什么耐心的哄道:“有什么好哭的,多大的人了。”

        张范范根本不听,    在他怀里哭的直哆嗦。

        “我比你小了不知道多少岁。”

        得,    刚刚还说喜欢他呢,    现在就开始嫌他老了。

        “行了啊,    鼻涕都蹭我身上了。”

        张范范真的摸了摸鼻子,    那里干干的,    根本没流鼻涕。

        她哭的更凶了:“你不光欺负我,你还耍我。”

        女孩子这种生物,他真是从小到大都没办法。

        初中那会就成天被人递情书,    要不就是回家路上被拦下来,    红着脸和他告白。

        宋落对谈恋爱倒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打游戏似乎更吸引他一点。

        不过别人都谈,    他也不能落下不是。

        碰到来告白的,    长的正好是他喜欢的类型的,他就点头同意了。

        可惜这一个两个的都太烦了,    每天发一堆消息,    他懒的回啊,    索性直接屏蔽了。

        第二天在学校碰见,她就边哭边控诉,    说他一点也不像个男朋友,谁谈恋爱像他这样,不回消息也不约会。

        成天不是打篮球都是打游戏。

        她哭的眼睛都肿了:“我在你心里难道还没有篮球和游戏重要吗?”

        宋落认真的想了一下:“那没得比。”

        她的脸色这才好了些,刚要开口,他又说:“篮球和游戏多重要啊。”

        ......

        “宋落,死渣男!”

        他的每一段恋情几乎都是这么吹的,到了后来,他干脆说自己对女的不感兴趣。

        每天应付那些过来告白的人,实在太累。

        这么说以后,来告白的妹子的确是少了,但在QQ上私聊他的GAY更多了。

        所以直到现在,宋落都对谈恋爱没什么兴趣。

        都是那会被弄出心理阴影来了。

        张范范越哭越凶,丝毫没有停下的想法。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属抽水泵的。

        哭了大概十来分钟,他觉得自己的T恤都湿透了。

        她终于停下来了。

        宋落刚松了一口气,她休息了一分钟后,无缝衔接继续哭。

        ......

        “你们这些公众人物不是都怕被拍到绯闻吗,你这么和我搂搂抱抱的,不怕被拍?”

        “宋枳怕被拍我才不怕。”

        她抽泣了几下,说。

        “我巴不得被拍到。”

        宋落扶着她的肩膀,往外推了推:“哭也哭够了,可以从我身上离开了吧?”

        她又重新躺回去:“我还没哭够呢。”

        他身上的气息干净好闻,肌肉也硬邦邦的,靠着非常有安全感。

        她才不舍得离开呢。

        想一辈子都抱着他。

        工作人员喊了半天的名字,都没看见人。

        于是问她的助理:“张范范人呢?”

        助理也急的满头大汗:“我也没找到。”

        这都半个小时了,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手机也没带。

        那个喂她吃醉虾的男艺人站起身:“我去找吧。”

        他刚刚看见她跟着谁出去了,应该还在外面呢。

        他走出去,门外没什么人,黑乎乎的。

        借着那点微弱月光,他看见前面抱在一起的二人。

        女的身形熟悉,可不就是张范范吗。

        他语气亲昵的喊道:“范范,要拍摄了。”

        沉迷于宋落怀抱的张范范被他的话惊醒,这才想起自己还在拍摄海报。

        再怎么好色也不能耽误正事。

        她刚要从宋落的怀里离开,他的手放在她的后背,略一使劲,将她往自己怀里压。

        耳边是他胸腔处的心跳,张范范愣了一会,宋落松开手:“进去吧。”

        他少见的主动让张范范整个人都陷入一阵狂喜状态。

        但是考虑到有外人在,她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整理好裙摆进去。

        江越看了眼宋落,略微勾唇,示威的笑。

        然后跟过去,他动作温柔的替她把领子理好:“都折进去了。”

        张范范敷衍的道了声谢。

        宋落看着面前这一幕,面上没什么太大的变化,烟盒却被捏了个稀巴烂。

        ————————————

        他们两拍摄的是同一组,同框照也不少。

        张范范还属于非常有职业道德的那种,拍摄现场收起了对江越的厌烦。

        该笑的时候笑,该害羞的时候害羞。

        宋枳捧着枸杞茶坐在一旁看着,偶尔点评几句:“你看看,她刚才那个笑就太假了,非常职业化,一点也不像是个高中生碰到自己暗恋对象的样子。”

        “现在这个倒不错。”

        枸杞茶是江言舟给她准备的,担心她经常熬夜工作,身子受不住。

        平时在家也是各种补品参汤的喂。

        “这么一看,我觉得张范范和江越还挺配的。”

        她这话刚说出来,就觉得后背冷飕飕的。

        奇了怪了,里面冷气开的不大啊。

        她回头一看,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自己身后站了个人间制冷器呢。

        宋枳笑的不怀好意,问宋落:“张范范长的挺好看吧?”

        他下颚微抬,闷哼一声:“我又不是来看她的。”

        死鸭子嘴硬。

        宋枳是他妹妹,这世上没有谁比她更懂宋落。

        他冷的都快掉冰渣子的脸分明就是吃醋了。

        宋枳叹了口气,一想到张范范这个烦人精以后会成为她的嫂子,她就觉得头狠疼。

        摄影师不断的让他们换姿势。

        “张范范可以靠近一点,手放在江越的肩膀上,对对对,就是这样。”

        江越眉眼微抬,往这边看了一眼。

        片刻后,唇角微挑,手搂过张范范的腰,离她更近。

        宋落整张脸全黑了。

        目睹了这一幕的宋枳由衷感慨了一句:“果然姓江的全是绿茶。”

        宋落腮帮咬紧,又松开。

        终于没忍住,走了。

        好不容易结束拍摄,张范范在心里把江越辱骂了一千遍,仗着拍摄就占她的便宜。

        视线在摄影棚里扫了一圈都没见着宋落的人,她问宋枳:“你哥呢?”

        “气走了。”

        张范范眉头一皱:“被谁气走的?”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气她的男人。

        宋枳下巴微抬,往江越那看了眼:“喏。”

        狗东西,还真是讨人嫌。

        张范范走过去,发狠踢了他一脚。

        男人弯腰捂着膝盖。

        她一脸无辜的摊手:“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就差没将故意两个字写在脸上了,却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江越似乎也不在意,笑着直起上身:“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

        “你也没这个能耐。”

        替宋落出完气,她也懒得继续和他说。

        转身就走了。

        ———————

        收工结束,回家的路上,宋枳看了眼正坐在自己车内敷面膜的张范范。

        她十分的不解:“您的车比我的高档不少,怎么还跑我这来蹭了?”

        张范范将面膜压实:“我不蹭你车,怎么蹭你哥?”

        “什么?”

        “宋落不是心情不好吗,我作为未来女朋友的,总得去哄哄吧。”

        这还自称上了。

        宋枳旁观者其清,看得出来他们现在已经从张范范的单箭头变成了双箭头。

        就宋落那个钢铁直男,一般不轻易动心,动心了那也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估计张范范这个嫂子是没的跑了。

        但宋枳还是觉得自己对待这件事得严肃认真一些。

        宋落和张范范不同,他的人生有过很糟糕的一段时光。

        宋枳不能再让他受到伤害。

        “你了解宋落吗?”

        宋枳突然这么认真,张范范倒有些不习惯了。

        “了解啊。”

        “他坐过牢,你知道吗?”

        “知道啊。”

        宋枳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宋落连这个都和她说了。

        “你不介意?”

        张范范有些不解:“我为什么要介意?”

        “你就不想知道他为什么坐牢?”

        这倒的确挺好奇的。

        她点头:“想的。”

        宋枳沉默了一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那些被尘封着的,不太好的回忆。

        她讲完后,四周很安静,张范范没说话。

        倒也能猜想到。

        没有谁愿意将自己的未来将到一个险些杀死人的劳改犯手中。

        她刚要开口,整个人被拢到一个温暖的怀抱。

        张范范的声音哽咽的不行:“对不起啊宋枳,我不知道你家原来......”

        她哭的凶:“我以前对你太坏了。”

        宋枳愣了很久,然后才无奈的笑了笑。

        可能,把宋落交给她,也不算是一件太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