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20长河落日府

020长河落日府

        离开诗社时,宁不器看着诗社宅子门外,微微张大了嘴巴。宅子的一侧站着至少数百名男子,个个都很年轻,穿着白袍,一脸期待。

        萧然轻轻道:“宁兄,这些人都是来看社长的。”

        “社长果然是大家!”宁不器应了一声,一脸赞叹,原来这个时代的粉丝们也很疯狂,不过相比起后世,他们明显理性了许多,念想时他的话锋一转:“对了,萧兄,天下六大奇女子都是什么人?”

        陆飞侧着耳朵凑了过来,他一直在落神涧,所以也没有听说过中原的这些事情。

        “宁兄,天下六大奇女子,除了一等一的姿色之外,还需要有过人之处,这六位女子代表了不同的极致。

        我们社长算是其中一位,她的诗词放眼天下也是最顶尖的,被誉为千年以来的第一才女,而北境也有一位列于其中,汉水部的卓依狼主。

        小弟虽未见过她,但她能够成为北境五部之一的狼主,那可以说是天下最顶尖的人物了,开创古之先河,当然了,她也应当具有惊人的美貌吧?不知道宁兄有没有见过她?”

        萧然看着宁不器,一脸好奇地问道,宁不器耸了耸肩道:“卓依狼主我没见过……要说到美貌,大唐楼家小姐楼子初的姿色不在社长之下,为何不能列入其中?”

        “宁兄,刚才小弟说过,除了美貌之外,还要有才情,楼家小姐在行商之事上的确是很有天赋,姿色也的确不在社长之下,但六奇女之中也有一位行商的顶尖高手,能力还在楼家小姐之上,所以才压下了她一头。

        不过也有只凭容颜列入六奇女之列的,楚国鱼清妙是天下第一美人,借着这个名头没有人不服气,余下来的两位,有江湖顶尖的高手,还有一位医师。

        小弟倒是真想见一见这六位奇女子,可惜世界太大,七国之间又是互有戒备,我们很难走遍七国,所以真要想见到这些奇女子,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萧然轻轻道,宁不器微微眯了眯眼睛,以楼子初的姿色能力竟然都没有列入其中,这天下六大奇女子当真是有意思,但也由此可以体现出赵学尔的特别。

        与萧然道别,宁不器带着陆飞来到了朱雀大街,找到了那处宅子,宅子很雅致,院子不大,种着几株梅花,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

        宁不器转了一圈,看着陆飞道:“一会儿让人换一下门前的牌匾,就叫长河落日府吧!还有,调两名士兵过来守着,负责宅子日常。

        这儿有五千两银子的银票,你送到诗社中交给赵学尔,这是我的出入令牌,你去办吧,我在这儿休息一下,往后偶尔在这儿住上几天也不错。”

        “王爷,那我先去通知阿离姑娘,如果有人到王府中寻王爷,总是要有人过来通知一声的,否则王爷也不会知道呢。”

        陆飞应了一声,宁不器点了点头,他不可能整天在这里,只是有人过来拜访时才会过来,所以才需要留两人打理宅子,好在这里也是在内城区,离开武安王府并不远。

        宅子里有些冷,并没有地龙,但屋子里隐约浮动着香味,宁不器抽了抽鼻子,这才发现厅里的一角放着一盆兰花。

        面对着兰花的墙壁上还挂着几幅字,字体清秀,上面的每一首词写得都极为高远雅致,字也并不是小楷之类的,反而是狂放不羁式的行书。

        宁不器看了一眼落款,果然是赵学尔写的,他的心中赞叹,这才是真正的才女,当得起六奇之一。

        兰花散着雅香,宁不器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却是在盘算着,恐怕日后采薇诗社的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大,那样的话赵学尔的地位就会越来越超然了。

        这里每年有十名成员参加科考,入朝为官后一定会亲近诗社一些,甚至诗社的成员们都来自于大唐各地,有寒门也有贵门,不乏一些朝中大员的后裔,时间长了,赵学尔所能影响到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这一切都来自于她的个人魅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采薇诗社就像是后世的骷髅会一样的组织了,逐步强大之后甚至有可能影响到国势。

        能够让采薇诗社走到这样的地步,赵学尔的性格占了主要的因素,她似乎心无杂念,做事干脆豪爽,这样的人在这个时代属于异类,自然会赢得所有人的尊重。

        这么看起来,余子宁想要追求赵学尔或许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赵学尔真嫁给了他,余家要想在官场上向前走几步也并不难。

        在屋子里转了转,宁不器走入了书房之中,一侧的书架上放着不少书,书桌上还铺着笔黑纸砚,收拾得依旧雅致,这应当都是属于赵学尔的东西。

        宁不器慢慢研着墨,他虽然是学化学的,但对书法极为喜欢,在后世还加入过书法家协会,这得益于小时候报过的兴趣班,让他始终没有放弃书法。

        提笔写字,宁不器写了一首从前最喜欢的长诗:“将进酒”。

        写完之后他放下笔,看了一眼,心生满足,这幅字他曾经写了不下千遍,所以没有一个字错,写得还很是飘逸。

        将笔搁下,外面传来一阵的脚步音,陆飞走了进来,轻轻道:“王爷,事情安排好了,人我也带来了。”

        “好,走吧,我们去月柳阁。”宁不器点了点头,慢慢走了出去。

        陆飞带来的两人都是从北境带回来的,看向宁不器时目生狂热,他交待了几句,特意叮嘱他们如果赵学尔过来不要拦着,毕竟人家还留了不少东西在这儿。

        单单是那几幅字画和那盆兰花就价值不菲,想来她还是会过来拿走的。

        武安王府离开长河落日府大约步行十来分钟,穿过两条街就到了,只是长河落日府前的长街要安宁一些,而武安王府前的街道却是要热闹许多。

        马车已经让人重新驱了回来,陆飞在这方面的安排相当细致。

        再次来到月柳阁的画舫时,河岸处的人依旧不少,此时才只是中午。

        安虎高大的身子挤开人群,宁不器和陆飞走入画舫之中,画舫中的人更少了,只有几名姑娘无精打采地收拾着东西。

        “宁公子来了啊!青宁大家在等着公子呢,这些天公子天天陪着青宁大家,外面不少人都很有意见呢。”

        一名女子微笑着说道,她脸上的妆很淡,整个人变得素雅了起来,这让宁不器怔了怔,目光扫了扫,余下来的几位姑娘也都是淡妆,但这却是显出了她们本来的姿色,别具一格。

        “多谢公子!”

        “为何谢我?”

        “公子指导的这妆容当真是神奇,完全不同于当下流行的妆,虽是浅妆,但却极受欢迎,最近来我们月柳阁的士子多了,商贾少了,但我们的名声却是更加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