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31大辫子

031大辫子

        王箭与庄杰各自回家,宁不器让他们往后带着家人一起住进庄子里,那他们自然要回去安置一番。

        在宁不器看来,他需要的庄子最好要大一些,这样的地方其实最好安置在他的藩国之中,但宁灿到现在还没有分封藩国,只能在上京城郊外找一处地方了。

        至于王府私兵,他还是没有凑够千人,或许主动到禁军去选人也是一条路,但这样一来他就不能保证每名士兵的忠心。

        李清平是王府左营将,但目前麾下并没有士兵,宁不器准备让他独立去招兵了,能招足三四百人就好,余下来的人以后慢慢招,需要的武器与战甲也可以到兵部去领取。

        回转屋子时,邱月娥在正屋中收拾着东西,宁不器的目光却是亮了亮,她盘着的头发散了,在脑后编着一条大麻花辫。

        辫子很黑,垂至腰间,在臀儿上方荡着,勾着宁不器的目光都有些直了,这才是真正别有韵味的女人啊。

        甚至在辫子的下端还扎着一枚红色的蝴蝶结,随着她拧着臀儿的样子,蝴蝶似乎在振翅而飞,宁不器的心更加痒痒了。

        邱月娥听到脚步音,扭过头来,看到宁不器时,微微笑了笑:“公子回来了啊……我这麻花辫也不知道对不对,是我好不容易扎起来的。”

        “手艺不错,这蝴蝶结更是不错,我喜欢!”宁不器应了一声,伸手拉了拉她的辫子,一时觉得心中更热了。

        邱月娥垂下头,双手揉着衣角,嘴角勾着喜意,片刻之后,宁不器松开了她的辫子,拉起她的手道:“邱夫人要明日才能过来,今晚你就安心住下吧。”

        “一会儿我要回去帮着我娘收拾东西,这儿的厢房我已经收拾妥当了,房间也不少,一共有六间,那两位护院大哥各住一间,我与我娘各住一间,陆飞大哥住一间……”

        邱月娥轻轻道,只是话音未落就被宁不器打断了:“你住进主宅来,你不是说以后要伺候我吗?那肯定是要和我住在一间里屋子里的,今晚也别回去了,先住下吧,明天我们还要一起出发呢。”

        说话时宁不器一脸正经,邱月娥却是垂下头,也不说话,宁不器偷偷看了一眼,一本正经地在她的臀儿上拍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

        明日花魁大赛,邱月娥还是要保持精力,所以宁不器也不可能真做点什么,只能等待。

        上京城很大,聚集了百万人口之巨,只不过多数人口集中在外城区,内城区反而住户不多,毕竟内城区之中除了皇宫之外,住着的也多是一些朝臣。

        而外城区住的则是贫苦人家,就像是邱家,能有一间小院子就算是极好了,当然了,也有许多商贾住在外城区,但却是把宅子布置得极大。

        宁不器想要在内城区买合适的庄子几乎不可能,他这才想着将庄子定在外城区或者是郊外,只是外城区要想找到一座较大的庄子也是不易,所以他觉得郊外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就算是住在上京城外,但其实也差不了太多的路,再加上他可以让李清平招募士兵镇守,在安全方面也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第二天天光微亮时,宁不器慢慢醒来,怀中抱着的却不是阿离,而是邱月娥,她的身子也是香喷喷的。

        本来邱月娥不同意与他同榻,但他说了几句之后她还是妥协了,无论如何,她的心中已经认了他是此生唯一的男人,那一切也就由着他了。

        宁不器深吸了一口气,邱月娥的腿型极妙,身子珠圆玉润,他可是一点点感受过了,此时她身上穿着一件肚兜,被撑得圆鼓鼓的,极是养眼。

        “公子醒了?我这就为公子更衣。”邱月娥悠悠醒来,感受着那只大手在肚兜下方摸着,她的脸更加红了。

        虽说两人之间也没有真做出什么事情来,但她的身上对于宁不器来说也没什么秘密了。

        宁不器任由邱月娥伺候着更衣,看着肚兜在面前晃着,他深深吸了口气道:“月娥,今天结束之后,你就不必再去帮忙了,好好留在宅子里,不过晚上可能我未必回来。”

        “公子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邱月娥喜滋滋道。

        宁不器凑在她的耳边低低说了几句:“那明天晚上我再回来,记着为我暖床。”

        邱月娥的脸一红,垂下头,都快埋到了胸前,一时之间也抬不起来,带着说不出来的娇羞,这姑娘远远没了从前那种大大咧咧的样子。

        看着她这种样子,宁不器伸手在她的身前捏了几把,这才离去,邱月娥的身子一软,倒在榻上,片刻后才起身。

        早膳过后,宁不器在书房中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那幅字,那是赵学尔写的,开创了一种前所未见的体,却是将女子的清秀融入其中,极是好看。

        陆飞走入了书房之中,轻轻道:“殿下,庄杰来了。”

        “请他到前厅中候着。”宁不器点了点头,心中泛起几分的疑惑。

        前厅之中,庄杰穿着一身白袍,阳光落在他的脸上,隐约带着几分透明般的白,这应当是一种病态。

        “见过公子!”庄杰见到宁不器后起身行了一礼。

        宁不器点了点头:“坐下说,是不是酢的配方已经调配好了?”

        “公子,配方是公子提供的,操作起来很简单,其实我已经弄得差不多了,回头直接做就行了,这次过来,我是想和公子说一声,郊外有处庄子在出售,公子可以买下来。

        这处庄子很大,足足有数百亩地,庄子里的土地也不少,一应物事俱全,现在卖得也不贵,起拍价只要一万两银子就好了。”

        庄杰认真道,宁不器一怔,想了想道:“那明日一早你再来这儿,我们一起去看看,安顿好了之后你们就可以搬过去了。”

        “公子,那我这就告辞了!”庄杰起身行礼,随后慢慢退走。

        宁不器点了点头,让陆飞把他送了出去,心头却是浮起几分异样,庄杰知道有庄子在卖,昨天却是没说,这倒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公子,赵大家来了,我们该出发了。”陆飞的声音传来。

        宁不器回过神来,轻轻道:“月娥准备好了?”

        “已经好了,安虎也好了,公子与赵大家同行,我们单独驱车跟着就好了。”陆飞应了一声。

        宁不器转身走了出去,外面的马车已经备好了,邱月娥站在马车边上,那条大辫子在脑后微微晃着,透着几分说不出来的韵味,惹人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