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49老五上门

049老五上门

        床榻之上,宁不器搂着邱月娥的腰肢,她趴在他的怀中,脸埋在他的脖子间,呼吸间香味浮动。

        “好哥哥,我今天见了骆检校,他说是想见哥哥一面,不过我也没答应他,说是回来问一问哥哥的意思。”

        邱月娥轻轻道,她的身子丰盈绵软,抱起来有如抱着一团棉花似的,极是舒服,再加上那张小圆脸,只有可爱浮动着,宁不器就喜欢在她的身上捏来捏去。

        宁不器点了点头:“明天我去见见他吧,你的身体好了吗?”

        “还不太好,走路有点不太舒服,就好像有点生风的感觉,很奇怪呢。”邱月娥低低道,将脸紧紧贴着他的脖子,带着不好意思,只是身体却是蓦然变得热了起来。

        宁不器的心不免荡漾了起来,低低道:“那多来几次就好了。”

        “好哥哥,你听我说,唔……”

        许久之后,榻上安宁了下来,红烛透过床围,隐约照了进来,邱月娥绵软的身子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好哥哥,我很喜欢你……真是很喜欢,很喜欢,就想着能够和你化成一个人呢……”

        “月娥,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下,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再瞒着你也不太好,其实我不叫宁大胆,我的本名叫宁不器,是唐国二皇子……”

        宁不器把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从九岁当质子去了草原说起,一直说到在落神涧击败了虎落部的事情。

        邱月娥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始终没有松开,宁不器喘了几口粗气道:“月娥,你松开一些,你的那个太大了,把我的脸都盖住了,喘不过气来了。”

        “好哥哥,你是武安王,是不是看不上我了?我就是个粗鄙的小丫头,也不太懂什么皇家礼数,在你的身边会给你丢人的。”

        邱月娥有些惶恐道,只是却是慢慢松开了一些,宁不器伸手在她的臀儿上捏了几下,轻轻道:“月娥,我喜欢你就行了,你不需要去讨别人的喜欢。

        而且我说过了,在我的心里,月娥就是最漂亮的女人之一,又会伺候人,把我伺候得好好的,我会带着你入王府,以后你就是王府侧妃了。

        你呢,也不用想这些事情,只要把我伺候好了就可以了,过几日我就带你回王府了,正好你认识一下阿离。”

        邱月娥这才松了口气,脸在他的身上拱了拱,慢慢睡了过去,宁不器也不舍得松开她,这绵软的身子真是暖和,冬日抱着绝对是一种享受。

        他的心中同时生出几分的满足,他交待了身份,邱月娥表现得却是很紧张,就怕他不要她了,这显然就是一门心思系在他身上的证明了。

        初晨醒来时,邱月娥已经起来了,她的身体基本上好了,一举一动与从前没有什么两样,宁不器起身时,手也没动,任由她为他穿好了衣服。

        赵学尔与林宝珠坐在正屋中,两人正在饮着茶,看到宁不器时,赵学尔笑了笑,林宝珠的脸色却是红了起来,直接垂下了头。

        看起来昨天晚上又玩得有点野了,只不过宁不器也并没觉得不好意思,一脸平静地坐下。

        陆飞的声音自外面传来:“公子,有事禀报。”

        宁不器这才走了出去,陆飞站在院子里,对着他耳语了几句:“公子,王府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五皇子登门了。”

        “来得这么快?”宁不器怔了怔,接着点了点头:“不急,先让他等一等,吃完早饭我们再回去。”

        陆飞应了一声,转身去安排了,宁不器想了想,回身吃早点。

        早点煮了白米粥,配了几个咸鸭蛋,还有两大碗豆腐,豆腐热气腾腾,应当是早上才酿出来的,只不过酱的味道却是不够,并没有起到提鲜的作用。

        宁不器吃了两碗粥,又吃了大半碗豆腐,赞了一声:“这豆腐当真是好吃,邱夫人的手艺不错。”

        “哥哥,我也会做豆腐的,哥哥爱吃的话我每天为哥哥做。”邱月娥轻轻道。

        宁不器摆了摆手道:“你也不必一直忙着,回头家里寻几个丫鬟伺候着吧,甜儿也没带丫鬟过来,这些事都交给邱夫人总有些不合适。”

        桌子旁,除了赵学尔、邱月娥和林宝珠之外,邱夫人和兰翠也在,邱夫人连忙道:“公子说的是什么话,从前时我做的事情更多,现在只是做做饭、清理屋子,再加上洗衣服,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轻松着呢,对于我们贫苦百姓来说,不用操心生计的日子就是好日子。”

        “公子,还有我呢,我也会帮着邱夫人做事的。”兰翠在一侧认真说道。

        宁不器笑了笑:“看你的手就知道你也没做过多少事情,这事就让学尔来安排吧,邱夫人往后负责宅子的调度就好了。”

        “宁郎说得是,今日我便让人去请两个老妈子回来,丫鬟就不必了,我让我的丫鬟巧儿过来就是了,有她和兰翠在就够了。”

        赵学尔应了一声,宁不器点了点头:“我出去办些事情,林姑娘今天好好在家练歌吧……其实我觉得歌差不多了,你不妨练一练书法,正好让甜儿指点你一番。”

        林宝珠行了一礼,宁不器转身离开,上了马车,一路回到了王府。

        王府离得并不远,但走着回去总是不合适。马车行入王府的院子中,停在一侧时,宁远桥就冲了过来。

        他的身形瘦削,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只不过却是少了几分的阳刚之气,在这一点上比不过宁不器。

        “二哥,我冤枉啊!”宁远桥扬声道,一脸苦哈哈。

        他才十六岁,所以整个人还带着几分的稚嫩感,皮肤比许多女人还要白上几分,标准的小白脸,身高一米七左近。

        宁不器踩着脚凳下车,伸手扶住了宁远桥,诧异道:“老五,什么情况?”

        “二哥,我听说昨日有人刺杀二哥,身上揣着一封我写的信,但这事真不是我干的,我与二哥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更何况还是亲兄弟,这种事情我干不出来!”

        宁远桥一本正经地说道,宁不器点了点头:“老五,我本来就没觉得这是你干的,你不是这样的人,无非就是有人栽赃嫁祸而已,不过你觉得会是谁干的?”

        “二哥,我觉得肯定是三哥干的!之前他就要找我合作,我不肯跟着他干。”宁远桥低声说道,隐约间松了一口气。

        宁不器一怔,沉默片刻,这才轻轻道:“老五,老三与我们都是亲兄弟,他为什么要陷害你?”

        “他就是想要让我与二哥斗个你死我活,他好收渔翁之利!二哥,你在北境的时间太长,所以不了解三哥……

        老三这个人手段很厉害,老大就是受了他的挑拨,这才暗中想要夺权,结果在闯宫时被宫中的高手所杀!

        德妃是江湖人,所以太子的身上也沾染了一些江湖气,很容易就冲动起来,只不过德妃的身手高明,她直接逃了,到现在下落不明,所以老三过得很小心。”

        宁远桥低低说道,声音中透着几分隐约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