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51投靠

051投靠

        城防司,宁不器的马车停下,陆飞放下脚凳,他踩着下车,步入了内里。

        一群士兵抱着刀靠在墙根处晒着太阳,身上的甲衣有些陈旧,在微阳中泛着金属的光泽,院子里却是一群泼皮在不断挥着刀,正在练武。

        骆东站在一群人之前,不断讲着刀术,看到宁不器时,他先是一怔,接着回身过来,行了一礼。

        “走吧,到里面谈谈。”宁不器点了点头,大步朝里走去。

        倒塌的墙壁已经修复好了,检校房间中的椅子多了两把,宁不器坐下后看了骆东一眼,看起来他也不是不知道变通之人。

        “昨日月娥回去说你想见我一面,说说吧,你有何事?”宁不器直接问道。

        骆东认真点了点头道:“在下听李清平说王爷正在招收王府亲卫,他是左营将了,在下想要投靠王爷。”

        宁不器一怔,微微沉吟片刻,这才轻轻问道:“你在城防司做得好好的,未来总是有着极大的潜力,到了王府无非就是一个右营将,算是七品武官而已。”

        “王爷,在下出身于泼皮,从来都不受人重视,所以就算是在城防司干上十年,也得不到提升,最多就是一个九品武官。

        而到了王爷府中那就是七品武官,王爷又长于用兵,如果将来打仗,那么在下也可以跟着王爷上战场,总是能搏一个出身。

        更何况王爷是有资格继承大统之人,将来若是登基为皇,那在下就是从龙之臣了,总是好过在这腌臜地方一直待着。”

        骆东单膝跪下,扬着眉,一脸飞扬,接着话锋一转:“王爷只要不在意在下的出身,那在下一定不会让王爷失望,就算拼了命也会护着王爷的,愿为王爷赴死。”

        “起来吧!”宁不器点了点头,接着话锋一转:“这样,下午我让人来处理一下你的事情,我会向城防司要人,之后让他们换人接替你。

        你需要士兵也可以带走,把名单列出来就行了,从现在起,你就是王府右营将了,王府主将目前是陆飞。”

        骆东大喜,起身后乐呵呵道:“在下就知道王爷不是那种瞧不上寒门的人,在下想带走那些泼皮,这些天也一直在操练他们。

        他们很听话,要是敢不服从命令,打一顿就成了,在下已经招了一百多个人了,个个都是好手,比禁军那些士兵的身体素质还要好。

        回头等在下操练上半年就行了,王爷,在下敢保证他们上了战场也是罕不畏死的战士,回头在下再招一些人就行了。”

        “行了,这事就这么办了,回头你带人去王府,不过往后你们专注于步战,李清平专注于马战,你们两两配合,所发挥出来的实力一定会在千人之上。”

        宁不器轻轻道,骆东认真点头:“陆将军一直在北境与草原五部战斗,熟悉战阵,由他来统率最是合适不过了。”

        “好了,我走了,记得把名单整理好,下午我让人来处理。”宁不器应了一声,起身离开,这里的腌臜味的确很浓,但却也透着生活气,让他十分适应。

        骆东一路把宁不器送走,看着马车离去,他的眉宇飞扬了起来,由一名不入品的武官成为正七品的武官,这就是飞跃了。

        马车上,宁不器轻轻道:“陆飞,以后你不用当我的贴身护卫了,你来统军吧,现在府中的左营将与右营将都有了,你任主将,统率千人之军。

        正好你从落神涧带回来两百人,就任你的亲兵,李清平与骆东各领四百人,每天好好操练,等到我回归藩国之时,这些士兵就可以派上大用处了。”

        “王爷,这样就没人保护你了!”陆飞认真道。

        宁不器微微笑了笑:“有安虎就好了,以后我还可以带着阿离,她的身手不弱,总是困在宅子里也会闷的。

        她的性子跳跃,不适合这样,所以往后就让她穿着男装陪在我的身边吧,家里有月娥一个人就好了。

        等到花魁大赛结束之后,我就准备带月娥回王府了,再加上家里有上官秋月在,一定会打理得很顺畅。”

        陆飞不再说话,宁不器的安排的确很合理。马车并没有直接回归王府,而是回了一次长河落日府。

        府中很安宁,安虎和李清平都在,宁不器进入正屋时,邱月娥迎了过来,轻轻道:“哥哥,刚才杨柳阁的柳红姑娘让人送了点心过来,说是她亲手做的。”

        宁不器一怔,扭头看了一眼,赵学尔勾着眉梢看了他一眼,林宝珠一脸幽怨,就连兰翠也是抿着唇,带着几分委屈。

        “宁郎原来昨晚去了杨柳阁的画舫啊。”赵学尔轻轻道,拧着臀儿走到他的身前。

        林宝珠低声道:“公子若是喜欢吃点心,我也会做的,柳红做的五彩糕虽然有名,但我做的状元糕也不错。”

        “昨日我与关平吃酒,不能去凌思思和苏宝宝那儿,所以才去了柳红那儿,吃完酒之后我就回来了,关平却是留宿在了春风阁那儿。

        这点心的事和我更是没有什么关系,我都不知道柳红会让人送来,我也不知道她出于什么原由,所以你们就不要在这儿猜测了。”

        宁不器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赵学尔站在他的身前,与他十指相扣,轻轻道:“宁郎生气了?”

        这句话让他松了口气,这个时代就是好,男人做什么事情都理直气壮,他握紧赵学尔的手,微微笑了笑:“我哪有资格生气?只是解释一下,毕竟没有顾忌你们的感受。”

        “宁郎不必多说了,以宁郎的本事,天下所有女子都会倾心的,这也是正常的,而且宁郎智谋无双,本就不需要人担心,只是人家心里忍不住,家有美眷,何需留恋外面的姑娘?”

        赵学尔低低道,呵气如兰,紧紧抱着他的胳膊,带着几分的媚意。

        宁不器垂下袖子,偷偷在她的臀儿上捏了一下,这才看向林宝珠道:“林姑娘,那么就等你明日得了第一之后回家做状元糕了,我想尝尝。”

        赵学尔拧了拧臀儿,俏脸上浮起一抹红晕,却是勾着嘴角,一脸欢喜。

        林宝珠点了点头:“那明晚回来后我就等着公子了,其实以公子的才学完全可以参加科考的,夺个状元回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宁郎志不在此。”赵学尔连忙解释道,宁不器身为武安王,自然是不需要参加科考的。

        林宝珠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时,宁不器微微笑道:“好了,既然人家把这五彩糕送来了,那大家一起尝尝。”

        五彩糕是五角星形状的,一共有着五种颜色,白色的是面粉,红色、紫色、黄色的加入了中药,绿色的则是加入了蛇胆。

        蛇胆并不苦,加入了许多的调味料一起做出来的,味道最是清新,宁不器每样都吃了一块,心中大赞。

        甚至装五彩糕的盒子也很是精致,盒子是以木头制作出来的,上面是娟秀的字“五彩糕”,这应当是出自柳红之手。

        这样一盒糕一共有四层,每一层有十只,一共四十只,看得出来,柳红的确是费了不少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