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58冰魄丝(加更)

058冰魄丝(加更)

        画舫顶部空无一人,宁不器走了几步,扭头看向一侧,那里似乎比正常的画舫要高出一小截,他仔细看了看,心中一顿,这座画舫竟然有着第三层。

        画舫之内并没有向上延展的楼梯,没有人会想到这里还会有第三层,宁不器的身形一晃,借着夜色掩映,直接到了第三层上。

        第三层只有一个房间,房间之前还有一块甲板,打造出了一个小院子,放着十数个花盆,花盆中种着的是梅花,已经吐出了一朵朵的花苞。

        房间与甲板嵌在画舫顶部的凹陷处,不上到顶部来根本就不可能发现。

        宁不器的目光在四周扫了一眼,接着推门而入,房中极为暖和,幽香袭人,只是却是空无一人。

        一张床榻之上放着一条紫色的裙子,宁不器伸手摸了一把,还带着点点余温,这说明人刚刚离开。

        地面上有些散乱,这说明这里的人离开得很是匆忙,甚至还有几张银票落在地上,不过面额并不大。

        宁不器绕着房间转了几圈,房间极大,相当雅致,还单独隔了一间书房出来,一侧的书架上有不少书,他一一看着,随后在书架的角落里发现了几封信。

        将信抽出来,展开看了几眼,宁不器的眼睛一亮,这些信是太湖楼写来的,交待了任务,看这些字的样子,应当是收到没有多长时间,所以才会暂时留在这儿。

        凌云楼的画舫的确是属于太湖楼的,这里的负责人叫星语,似乎还是太湖楼的重要人物,负责太湖楼在大唐关于情报搜罗方面的事务。

        宁不器放下信,微微垂眉,他本来只是想过来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没想着会在这里有所收获,没想到却是意外发现了这些书信。

        这样一来,太湖楼在这里的布置就会失去作用,他眯了眯眼睛,将信收好,再找了找,这一次他找到了几根细丝。

        细丝是透明状的,泛着点点银白,宁不器仔细摸了摸,目光中却是浮起一抹异样,喃喃道:“这是冰魄丝!传说中只有楚国能打造出来,用于刺杀的神器。”

        说话时他拿起一根,随手一挥,注入内劲,冰魄丝拉得笔直,直接划过了桌子的一角,一截桌角直接断裂,切口光滑平整。

        宁不器眯了眯眼睛,仔细数了数,一共有三根冰魄丝,据说这是一种蚕丝,但这种蚕却是极为稀有,只产自江南一带。

        这种蚕并不是吃桑叶的,而是吃一种柞木,还要时不时喂以金石之物,这才能吐出这样的丝来,只是一只蚕一生只能吐出一条丝,一条丝就形成了一个茧,相当罕有。

        所以冰魄丝的数量极少,一般都是用在暗杀之中,宁不器将冰魄丝团起来,放入了袖口的袋子里。

        再没有任何发现,宁不器转身离开,再次站到了床榻之前,仔细看着那件紫色的裙子,心中肯定,这里所住的女子应当就是那天中了他一掌的女人,因为他在裙子上感觉到了纯阳之气。

        身形跃起,来到了一楼的甲板上,此时许多士子正在临江吟诗,几名女子相伴,宁不器落下时借着夜色,轻飘飘的,并没有引来别人注意,他的目光扫了几眼,转身离开。

        河岸处,安虎站在宁楚原的身前,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看到宁不器时,宁楚原咬着牙道:“二哥,你什么意思?”

        “安虎,让他走吧。”宁不器摆了摆手,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老三,你与太湖楼之间牵扯太深,此事明日早朝我们就在宫中相见吧。”

        宁楚原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二哥,我说过,太湖楼的人也可以归顺我们大唐,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出手,那就是坏了规矩,以后谁还敢来投靠我们大唐?”

        “投靠大唐那就得守着大唐的规矩!”宁不器微微笑了笑,接着紧紧盯着宁楚原道:“老三,你心里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宁楚原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转身离去,宁不器走到一侧几名城防军士兵面前,从怀中摸出令牌,沉声道:“我是武安王,刚才在画舫中遇到楚国太湖楼的刺杀,调城防军过来封锁凌云楼的画舫,不得任何人进出,回头让人仔细盘查,不得走漏任何太湖楼的人。”

        “诺!”士兵们应了一声,急忙离开。

        大唐王爷遇刺,这绝对是真正的大事了,只不过宁不器也不指望真能找到凌思思和太湖楼的人。

        他们在这里经营多年,城防司中一定有他们的人,到时候暗中把他们放了也是很正常的,所以宁不器又让安虎回王府把骆东调过来,以骆东的手段应当能有所发现。

        骆东是泼皮出身,所用的手段往往是另辟蹊径,在找人这方面也是极其有用。

        回到长河落日府时,夜色已经深了,后宅里也极是安静,宁不器看了看,赵学尔已经休息了,他刷了牙,洗了把脸,这才回了房。

        上榻时,两具身体一左一右抱了过来,宁不器从体香上分辨出那是阿离与邱月娥,没想到两女竟然同榻而眠。

        “殿下回来了?”阿离低低道,修长的腿儿盘了过来。

        宁不器揽过她的腰肢道:“阿离的身上真暖和呢。”

        “月娥比我还要暖和呢!”阿离低低道。

        宁不器的身后就是邱月娥,她身上的肉要多一些,自然更加温暖,只是邱月娥虽然肉多却也不见胖,自有一番起伏,这样的身材让无数人羡慕。

        “好哥哥,今天林姑娘没有回来呢。”邱月娥自他的身后拥紧他,轻轻说道。

        宁不器一怔,微微沉默片刻,这才轻轻道:“明日早晨你与阿离去看看她,别出了什么意外。”

        他把凌云楼给闹了个天翻地覆,太湖楼若是报复的话也是有可能的,好在骆东去了,再加上陆飞也在,不至于闹得太大。

        邱月娥和阿离的身子带来了更多的暖意,宁不器的身子渐暖,他不由微微吁了一口气。

        “殿下,阿离伺候你。”阿离的声音低低传来,接着身子缩进到被窝之中。

        邱月娥怔了怔,旋即脸色红了起来,身子却是抱得更紧了,她现在也不再是从前一无所知的丫头了,被宁不器折腾了许多次,也明白了许多的东西。

        只是看到阿离的动作,她这才发现,原来阿离才是最喜欢宁不器的那个人,这样的东西都能吃下去,她想了想,也缩进了被子之中。

        宁不器觉得,这应当就是女人多所带来的意外好处,他的心中一片火热,这一夜自然多了几分的绯色。

        许久之后,邱月娥沉沉睡去,阿离却还趴在宁不器的怀中,揽着他的脖子,身上越发热了。

        “殿下,看着月娥那般样子,阿离也很想呢。”阿离看着宁不器,一脸幽怨。

        宁不器伸手拍了拍她的臀儿,低低道:“再等等!”

        其实阿离的年纪倒也差不多了,在这个时代早就可以成亲了,只不过他是从后世来的,总觉得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姑娘触及了心中的底线。

        在这一方面,他其实还是一个有原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