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65星语(第二更)

065星语(第二更)

        雪纷纷扬扬地下着,虽然不大,但却带来几分的冷意,就连回水河的河水似乎都变得刺骨了起来。

        回水河畔,今天就是花魁比赛最后一项书法比赛了,同时打赏也会在今天终结,因为明日就是元夕了。

        宁不器坐在人堆之中,目光落在一侧,宁楚原和宁远桥都来了,他不由皱了皱眉头,如果凌思思退出了比赛,依理说宁楚原也就不用来了。

        圆脸男子登台,扬声道:“今天的天气冷了,但还是来了这么多的人,足见大家对于花魁还是有所期待的。

        这一次是书法比赛,我们就让烟尘六家的花魁同时出场吧,这样也节省时间,为后面的赏银环节多腾出一些时间来。”

        音乐响起,舞台上的确是摆着六张桌子,宁不器微微皱了皱眉,接着六名女子拧着腰肢走了出来,其中果然有凌思思。

        宁不器微微笑了笑,这应当还是宁楚原的安排,只不过事到如今,他应当也翻不起什么花样来了。

        林宝珠的身子还是有些弱,虽说看过了御医,也调理了一番,但她还没有完全恢复,只不过那种怜弱感却是带着更多的媚意,让人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柳红一身白裙,披着一件红色的毛领大氅,极是惹眼,宁不器多看了几眼,阿离在他的身边再次低声道:“公子,我就说你肯定看中了柳红。”

        “没有的事。”宁不器一脸认真地摇了摇头。

        六女低头写字,风卷过,雪花在空中浮沉,好在台子的一侧罩起了一块木板,顶部也罩着一大块麻布,隔绝了风,否则宣纸扬起,字也没法写。

        片刻之后,几女纷纷停笔,林宝珠披着白色的狐皮大氅,放下笔时,她紧了紧大氅,将整个身子都裹了起来,双手拢在袖子之中。

        圆脸男子上台,让人将六幅字都挂了起来,宁不器看了一眼,微微一怔,林宝珠写下了那首唱出来的词,苏宝宝竟然把他写的那首柳词也写了出来。

        只不过林宝珠的字的确是已经形成了体,有了自己的风格,这一次宁不器甚至还发现了她的一些改变。

        这极有可能是赵学尔这两天对她的一些点拨,这让她在书法一途上再进一步。

        江峰点了点头道:“真是好词啊,看得出来,苏姑娘和袁姑娘的词应当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这是真正的大家手笔。”

        “江大人所言极是,妾身的这幅字所写的词是前日才得到的,这是宁大胆宁公子所写,宁公子是真正的才子。”

        苏宝宝轻轻道,嘴角勾着笑,阿离凑在宁不器的耳边道:“公子,你似乎对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兴趣。”

        “有了小阿离在,我怎么会对她有兴趣呢?”宁不器握紧了阿离的手,微微笑了笑。

        圆脸男子看着江峰道:“江大人,还有赵大家,这次比赛应当已经有了结论吧?”

        “这一次就由本官来宣布结果吧,这一次的结果并没有不同,袁姑娘的字再进一步,在细节上有了更多的变化。

        比如说那个‘寒’字,从前这两个点总有些轻,压不住,但这一次却是调了方向,在清秀之外增加了几分的厚重,当真是了不起。

        袁姑娘第一,苏姑娘第二,凌姑娘第三,柳姑娘第四……此次比赛前四项的结果出来了,袁青宁姑娘一共得了八十分,满分!

        这的确是了不起,开创了花魁比赛以来的先河,袁姑娘是当之无愧的才女。凌思思姑娘六十六分,苏宝宝姑娘也是六十六分,两人并列第二。

        第四名是柳红姑娘,得六十分,第五名是李桃姑娘,得四十六分,最后一名是花影姑娘,得四十二分。

        只不过还有财这方面没有排进去,接下去六位姑娘可以通过卖一些东西来收取赏银,今晚的规矩是所有的赏银烟尘六家只收一半,另一半就归六位姑娘所有。”

        江峰的声音回荡着,四周传来一阵的欢呼音,宁不器松了口气,这已经是赢了,林宝珠高过凌思思十四分,哪怕在财这一项中她位于最后一名,那也有十分,算总分的话依旧是真正的花魁了。

        “赏袁青宁姑娘五百两银子!”

        “凌思思姑娘一千两银子!”

        声音起伏着,被风雪送了出去,宁不器的目光落在一侧,楼子初坐在人群中,穿着一件湖蓝色的裙子,捆边却是白色的,勾着金线,雍容高贵,身后还披着一件蓝色的大氅。

        “阿离,你去和楼姨说一声,今天不必出银子了,别浪费了,我们能得第一就好了。”宁不器轻轻道。

        安虎低低道:“公子,我送阿离过去吧。”

        宁不器点了点头,这里的人很多,阿离要想挤出去不易,有安虎在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两人离开,宁不器微微垂眉,他的身边再无一人了,李清平和骆平还在训练士兵,陆飞时不时也要参加,毕竟他是王府主将,所以要整合所有人,做到令行禁止。

        更何况他长于战阵,要结合所有人一起练战阵,等到训练成熟之时,所有的士兵各自走位,互不影响,战阵这才算是成了。

        虽说王府亲兵还缺了三百人,但平时训练不成问题,宁不器已经安排骆东和李清平参与之后的招收新兵计划,先补足王府亲兵,之后再招收神武军的士兵。

        宁灿给了五千名士兵的名额,宁不器觉得还是应当招收精兵,最好以江湖人为主,否则五千人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要训练江湖人,那就得骆东出马,他是泼皮出身,在江湖中行走的时间不短,知道如何让江湖人信服。

        一阵的微风拂过,香味习习,这在腌臜味浓郁的人群之中极是醒目,宁不器扭头看去,一道紫色的身影坐在他的身边。

        这是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女子,长发盘在头顶,肌肤如雪,眉心处还点着一记红点,嘴唇泛着微微的紫意,坐在那儿身子都是软的。

        她的姿色不俗,绝对不在林宝珠之下,也就赵学尔、楼子初能压她一头了,她的梳妆打扮也不见媚俗,反而带着几分隐约的高贵。

        “奴家星语见过王爷。”女子低低道。

        宁不器看了她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你竟然敢来见我?”

        女子就是那天晚上挨了他一掌的女人,那天自凌云楼的画舫中逃走,没想到她竟然又回来了,只是想及她胸前的软腻,宁不器不由低头看了一眼。

        星语的嘴角一勾,脸上隐隐浮起一抹怒意,接着却是叹了一声:“王爷,奴家不得不来,这纯阳劲气侵蚀着奴家体内的内劲,如影随形,驱之不去,奴家只能来求助于王爷了。”

        “时间还不到,再过五日那缕内劲就会真正消失了,所以你不求我也可以。”宁不器耸了耸肩,一脸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