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68贤妃(五更)

068贤妃(五更)

        “花魁大赛结束了?”宁灿怔了怔,接着点了点头道:“时间过得真快,那你把上官秋月带走吧,只是这次的花魁大赛,你有什么看法?”

        宁不器一脸认真道:“父皇,儿臣还有第二件事情,梁国言氏一族举族投靠大唐,愿意为大唐养马,儿臣答应他们租给他们西关的一片牧场,还请父皇恩准。”

        “朕先看看地图,之后定下地契,大唐的确是缺战马,言氏一族长于养马,可以说是中原最大的马商了,他们愿意来大唐倒是好事。”

        宁灿点头,随后取出地图,看了看之后对着宁不器招了招手,宁不器走近他的身边,他伸手一点道:“这里位于天启山下,近黄河源头,水草肥美,他们应当是想要这里吧?”

        “的确是这里,差不多一万多亩地,儿臣答应租给他们三十年,他们愿意每年支付十万两银子,三十年之后再行议定金额,这样对于我们大唐来说并不吃亏。”

        宁不器点了点头,宁灿想了想道:“好,那就定下地契,划好边界,这件事情由你全权来处理。”

        “儿臣会让人跟着一起去,一一核实,同时监督言氏一族,只是梁国陈兵边界,言氏一族要想来大唐还需要我们牵制梁国大将梁砌,儿臣想要亲自去一次西关。”

        宁不器沉声道,这件事情他仔细想过了,梁国陈兵边界,虽说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但小摩擦不断。

        西关李家牵制着苏砌,但却从来没有主动出击过,这样的话如果言氏一族要越过边界,苏砌完全可以率军击溃言氏一族。

        所以要想让言氏一族顺利入唐,那就得主动出击,甚至击溃梁军。

        宁灿一怔,目光落在宁不器的身上,微微皱了皱眉,宁不器沉声道:“儿臣在引入言氏一族之后就回归上京,不做任何停留。

        此次北境虎落部与梁国同时出兵大唐,一定是有所谋划,现在虎落部被击溃,梁国却依旧没有退步,儿臣认为大唐总是要做出回应。”

        宁不器这么说就是为了打消宁灿心中的疑虑,毕竟他去了西关战场,那就是要统军的,如果他胜了,或许会生出不必要的野心。

        “言氏一族已经决心投唐,不过此事的确是不能让梁国知道,那么以击败梁军为由就是最好的借口。

        器儿,你刚从北境回来就要西行,朕的心里舍不得,不过你能在北境战败马尔翰,此去西关也极有可能战败苏砌。”

        宁灿沉声道,接着点了点头:“明日早朝你来上朝,朕会当朝给你任命!”

        “多谢父皇!”宁不器行了一礼,脸上透着几分的落寞,父子一场,却是难有温馨。

        宁灿看着他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父皇这次以花魁大赛为引,似乎是另有所指,儿臣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似乎牵扯着楚国卧底。

        儿臣就在想,北境虎落部与梁国在外,楚国在内,或许是想借此机会一举拿下大唐,所以儿臣就算去了西关,父皇也要注意朝中的变化。”

        宁不器应了一声,太湖楼的事情还没有定论,等他见过星语应当会知道更多的秘密,所以现在还真是没法和宁灿解释。

        “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能有这样的所得也算是不错,只是朕听说你会武功?”宁灿看着宁不器,目光灼灼。

        这一刻他浑身有一种针刺般的感觉,他的心中不由一凛,宁灿身为皇帝,威势果然不凡,他点了点头道:“北境乃是虎狼之地,儿臣为了自保一直在习武。

        儿臣在北境拜过的师父一共有十七人,学了各门各派的武学,也算是有些成就,其实儿臣很庆幸这段质子的生活,那让儿臣变了许多,也长大了许多。”

        宁灿叹了一声,久久没有说话,直到红烛的跳动音传来,他这才回过神来,低低道:“是朕对不起秀儿!秀儿的儿子就应当成为太子,朕的确做得不够好!

        只是强敌环顾,朕不得不出此下策,否则你的下场也未必会好,老四死了,老六死了,现在老大也死了。

        你能成长到这一步,朕很是欣慰,往后你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了,日后就算是朕见了秀儿,也就放心了。”

        宁不器一怔,宁灿说这些话让他心中浮起几分的异样,以他从前的性子,若是还在上京之中,或许真会如同老四、老六一样被人给害了。

        “多谢父皇挂念,让父皇操心了!”宁不器轻轻道,目光一片温暖。

        宁灿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快了,朕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放心吧,朕能解决的事情,不会留给你,大唐总是要一代强过一代,这样才能君临中原。”

        说到这里,他挥了挥手,宁不器行了一礼,慢慢退了出去,宁灿答应他带走上官秋月,这就是他此行最大的收获。

        穿过长长的通道,宁不器回到了殿前,外面的雪依旧,而且更大了,雪中六七名太监搬着东西,一一放到了宁不器的马车上。

        他不由怔了怔,上官秋月的东西当真是不少啊。

        一阵的脚步音响起,踩着雪传来“沙沙”音,隐约的香味浮动着,宁不器扭头看去,一名穿着盛装的女子走了出来。

        红色的宫装上绣着凤鸟,头戴玉冠,垂落下一道道流苏,女子身形高挑,姿色非凡,她的身后跟着八名侍女,一路走向上官秋月。

        上官秋月站在马车边上,指挥着人将东西放到车上,女人走到她的面前时,她连忙行了一礼:“参见贤妃娘娘。”

        “怎么,秋月,这是要出宫了?”女人沉声道,接着扬了扬眉:“本宫允许你离开了吗?”

        上官秋月一怔,就那样弯着腰身不起身,脸上浮起几分的凄楚,却是一言不发,她不想将宁不器牵连进来。

        宁不器看到这一幕,大步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扶起她,这才扭头看向贤妃道:“贤妃娘娘,是我要带走秋月。”

        他认识眼前的女子,这就是宁楚原的母亲孟淑芬,当年杨秀儿还在世时,她经常来杨秀儿宫中请安。

        一晃十数年过去了,她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脸上也没有任何皱纹,反而多了几分丰腴式的妇人之美,身段也依旧玲珑有致。

        贤妃看着宁不器道:“原来是武安王,只是武安王从宫中带人离开,这可是犯了大忌。”

        “秋月是我娘的侍女,我娘不在了,那就由我来照顾她,此事父皇已经同意了,贤妃还有何话可说?”

        宁不器轻轻道,脸上一片平静,说完他看了上官秋月一眼道:“你去马车上等着吧。”

        “武安王,上官秋月从前也算是本宫的人,她走不打紧,但带走本宫的东西却是十分不妥!”贤妃沉声道。

        上官秋月一怔,接着咬着牙道:“贤妃娘娘,不知奴婢带走了何物是属于贤妃娘娘的?”

        “这身衣物!”贤妃勾了勾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