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72募兵

072募兵

        酒喝完,宁不器放下了筷子,那一大盘的肉食也吃完了,四周汉子们的声音不断回荡着,市井气渐浓。

        “忠伯好手艺,以后我会经常过来。”宁不器伸手拍了拍忠伯的胳膊。

        东升在一侧大声问道:“公子,俺决定给你当侍卫了,不过你能不能先支付一年的银子?俺的老娘就托这些兄弟们养着了。”

        宁不器在怀中摸出一张银票递给了东升,东升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道:“公子,俺想要碎银子,这银票面额太大,没人找得开,俺花不出去。”

        “你不会去钱庄里兑换吗?”阿离唤了一声,板着小脸。

        东升乐呵呵道:“姑娘,俺们都是粗人,就算是去了钱庄,人家也不理会俺们,就算是愿意兑换,那也得收上几两银子的费用。”

        宁不器从腰间摘下钱袋,里面的碎银大约有八十几两,还有八锭十两的元宝,他随手摸出六锭元宝,将整个钱袋丢到了东升的手里。

        “就这些了,你都拿去吧,应当是够一百两银子了。”宁不器唤了一声。

        东升打开看了一眼,取出一锭元宝道:“公子,多了,这一锭元宝可以换十二两散银,我看这些散银差不多有九十两了。”

        “你拿着吧,多的就当是今天的酒席钱了,你们的钱就由我出了,其他人若是想跟着我走的,那就一起来吧,我这儿正好缺不少人。”

        宁不器笑了笑,忠伯扭头看了他一眼道:“所有人都要?”

        “都要!”宁不器应了一声。

        忠伯这才点了点头:“公子不会是要募兵吧?”

        “募兵就不去了?”宁不器反问了一句。

        忠伯摇头:“当兵总比在这儿混着要好,也算是光耀门楣了,只不过大唐每年募兵的数量有限,为此还不得不走些路子,花些银子,所以我们这儿的人也很难被选上。

        前两天骆检校收兵,从三万多人中才选了几百个人,本来东升也要去报名,但还没来得及就已经结束了。

        听说骆检校靠了武安王府,成了右营将,他收的人都是些泼皮,那些人有些勇力,也算是好兵。

        只不过东升他们更好,这些年我教的徒弟不少,前前后后一两千人是有了,但能胜得过东升的没几个。”

        “忠伯,既然这样,你就帮着选三百人吧,身手要好,还得服从命令,最重要的是要清白一些,心性不能薄凉。”宁不器认真道。

        王府亲兵现在只有八百人,陆飞从落神涧带回来两百人,骆东麾下三百人,李清平麾下两百人,的确是需要人补充进去。

        之后神武军也需要招募五千人,到时候再让骆东去招募新兵了。

        忠伯又为宁不器倒了碗酒道:“公子,要是选出两千人我倒是不为难,三百人的话的确是要花些心思了,我一定把最厉害的都送给公子。”

        “今年的募兵也快要开始了,忠伯要真是有两千人,那就等到募兵时再收进去,你这边要是凑足了人,直接交给东升就行了。”

        宁不器点了点头,忠伯端起酒碗道:“公子,我敬你!”

        两人喝了酒,放下碗时,宁不器起身:“今天就这样吧,东升,明日你直接去武安王府找骆东就行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阿离和赵学儿一左一右扶着他,邱月娥随在最后,安虎和驱车的士兵急忙跟上,一行人上了马车离去。

        面铺之前,有人咂巴着嘴道:“原来这位公子是在替武安王府募兵,他到底是谁?”

        “肯定是王府的人,明天去了就知道了。”东升乐呵呵道,接着话一转:“忠伯,这锭银子放这儿了,就算是今天的酒席钱了,有多的话就给公子记在账上。”

        忠伯笑了笑,起身收起了那锭银子,又进了面铺之中,眸子里浮动着落寞,心中似乎又想起了江湖。

        马车一路回到了王府,阿离伺候着宁不器洗漱一番,他进入书房时,上官秋月跟了进来,微微行了一礼:“殿下,我已经把王府的账目过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子初说起过,殿下可能要分封藩国了,所以我们应当提前收集一些农作物的种子了,咱们府上的庄子很大,殿下又买下了逍遥庄,可以种很多东西。

        咱们大唐大多数的种子都是由工部保管,很多还是从其他国家搜罗来的,目前都在工部仓库中,所以咱们应当找一些产量高的农作物先布种,以便将来留种。”

        宁不器的心中一动,这个时代的农作物亩产量的确是不高,多是以麦子、花生为主,麦子以小麦、大麦和荞麦为主,土豆、地瓜和玉米之类的并没有。

        “明日你直接去工部一次……算了,还是等我下了早朝吧,到时候我和工部尚书一起去,你让安虎带着人去等着就好了,多带几辆车。”

        宁不器轻轻道,他和工部要种子,工部不可能不给,其实工部所存的种子的确是不少,但却未必会给农民去种,一来农民极少去种那些不认识的种子,二来工部的吏目们也不会去推广。

        上官秋月点了点头:“殿下,那明日一早我们就在工部的仓库中等着了。”

        “楼姨回去了?”宁不器问了一句。

        上官秋月垂着眉道:“回去了,她说以后就不管府中的一切事情了,尽数交给我了,包括进出开支方面。”

        “好,辛苦你了。”宁不器应了一声。

        上官秋月退了出去,只余下袅袅的幽香,他沉默片刻,这才提起笔,在书桌的纸上写下了“云香阁”三个字。

        商务部管理商人,之前宁不器查看账单时发现了一点异常,这点异常来自于蒙国商人,他们从蒙国运送一种木料,就是卖给了云香阁。

        只是云香阁明明是经营胭脂之类的女人物事,需要木料做什么?当时宁不器发现问题却并不是因为这一点,而是因为明国、楚国都有木料卖给云香阁,量还不小。

        这些木料的价值不菲,宁不器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从云香阁入手去查这件事情了,贤妃孟淑芬如果真是太湖楼的人,那么宁楚原就会失去继承大统的资格。

        而且云香阁需要木料来做什么,这件事情也透着神秘,让人看不明白。

        放下笔时,外面传来鸟鸣音,宁不器一怔,起身走了出去,阿青停在廊道的栏杆处,神骏至极。

        伸手解下阿青脚上的竹筒,宁不器摸了摸它的头,它轻轻蹭了蹭他的手,带着几分的亲腻感。

        阿离从一侧跑了过来,将阿青抱入怀中,欢喜道:“阿青又来了,走,我给你喂食去。”

        宁不器笑了笑,阿离拧身就走,白色的裙子裹出了圆鼓鼓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