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76行刺武安王

076行刺武安王

        杨氏呆了呆,下一刻却是小心翼翼退了出去,什么话也没敢多说,只是安排了人上酒上菜。

        宁不器坐下,武正阳坐在他的身边下首边,林宝珠继续弹琴,一曲弹完,林宝珠的目光落在宁不器的身上,微微笑了笑,这才轻轻道:“多谢贵客,妾身敬四位贵客一杯薄酒。”

        她端起酒杯,宁不器四人也端起酒杯喝酒,放下酒杯后,宁不器深深看了林宝珠一眼。

        林宝珠再扭头看向余光照道:“余大人从妾身未成花魁之时就常来捧场,在妾身成了花魁之后这已经是第二次来了,所以妾身单独敬余大人一杯。”

        一边说她一边起身,倒了杯酒,拧着腰肢走向余光照,那身红裙绷着起伏的臀儿,衬着修长的腿极是惹眼。

        她一只手举着酒杯,另一只手垂落着,宽大的袖子微微卷着,宁不器不由皱了皱眉。

        余光照一脸喜意,主动倒了杯酒,也站起身来,甚至还扭头看了宁不器、武正阳一眼,带着几分隐约的得意。

        宁不器的目光沉了沉,直接起身走到了林宝珠的面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沉声道:“跟我来!”

        “王爷,袁姑娘要敬下官酒,这酒还没喝,王爷直接就抢人,当真是有些失礼。”余光照咬着牙道。

        宁不器扭头看了他一眼,扬了扬眉道:“余光照,之前我没有动你,只是还没有时间对付你,并不是不想对付你,你这种人贪墨了多少银子,我会让你一点不少地吐出来!现在给我闭嘴!”

        余光照咬着牙,眼睁睁看着宁不器将林宝珠拉走,他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隔壁的房间中,宁不器松开林宝珠,低头盯着她道:“林宝珠,你让我很失望!”

        “王爷,我只是一名烟尘女子,不值得王爷在我身上花太多的心思,那样会让王爷脸上蒙羞。”林宝珠一脸平静道。

        宁不器喝了一声:“你是林书同大人之女,林大人一生清廉,为万民请愿,你就算是流落烟尘,那也不会让我蒙羞。”

        “王爷,可是我想为家父报仇!”林宝珠咬着牙,一脸倔强。

        宁不器摇了摇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直接举起,宽大的袖子滑落,在她的右手上赫然握着一把锋锐的短刀。

        “这就是你所用的报仇方法?”宁不器深深盯着她,接着喝了一声:“愚蠢!别说以你的力量根本杀不了他,就算是杀了他,你还能活吗?

        要想杀人,那就得先保全自己!余光照这样的人的确是当杀,但却不是用你这样的方法,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了,从现在起,你安心离开月柳阁!

        你要的铺子我已经让人找好了,就在朱雀大街上,铺子不大,但足够你做一些生意了,铺子的后宅不小,可以住人,你把地契收好!”

        一边说他一边从怀中摸出一张地契,递给了林宝珠,顺手接过她手中的刀,藏到了袖子之中。

        林宝珠怔怔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浮起了点点泪珠,慢慢淌落,顺着脸旁落下,形成了两道斑驳的蜿蜒。

        “我也不想用这样的法子,可是我是真想不出别的法子!我不会武功,也不认识方方面面的人,就只能通过这样的手段去杀了他!

        父亲在狱中惨死,肯定就是那个恶贼做的,每每夜晚临睡之时,我就会想起父亲的脸,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等着天亮,始终睡不着。

        这样的日子其实并不可怕,只是我的身子越来越虚弱,我担心我可能活不过这个恶贼,那样父亲的仇就没有人报了,所以我才想到了这样的机会。

        之前我用了些手段,使得他每月都会来一次月柳阁,但他也不是每次都会看我,后来我就想如果我成为花魁,他就一定会想办法接近我,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我也没打算活下去,如果能杀了他,那我就解脱了,本来我是想趁他留宿的时候动手,但后来认识了王爷,我就不想用这样的法子了,我只想着干干净净地死,所以才选择了今天动手。”

        林宝珠咬着牙说道,哭得如同是一个孩子般孤苦无依,泪水斑驳了脸,落在地上,轻轻撞着,湿了一大片。

        宁不器这才明白为何她这么纤弱了,原来就是睡眠不足,而且她所用的方法的确是唯一可行的方法,成为花魁之后引余光照留宿而杀他,这件事情十拿九稳,但却是因为宁不器她改了主意,又不想让他留宿了。

        他不由叹了一声,轻轻道:“可是你还有家人!除了林大人之外,你的所有亲人都在西关,包括你的母亲,他们也会记得这个仇!

        这些年,我听说他们一直在找你,难道你就不想再见见他们吗?无论如何,你应当好好活下去。”

        “我娘还活着?”林宝珠怔了怔。

        宁不器点了点头:“的确还活着!不久之后我就要去西关了,我会替你找到他们,然后告诉他们你还活着!

        现在你好好收拾一下,跟着我回去,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对付余光照的,要对付他,得让他先进大牢,之后再想办法炮制他,搜罗他的罪证,他没有任何机会逃脱。”

        林宝珠起身,用袖子擦拭着脸上的泪斑,之后她慌乱地找出一面铜镜来,仔仔细细擦了个干净,这才回到了宁不器的面前,垂着头,双手在小腹处勾着,一幅做错了事的模样。

        宁不器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依旧有些红肿,他轻轻道:“走吧,一会儿表现得大方一些,别露了馅。”

        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了正屋之中,正屋中的三人都在喝着酒,兰翠还站在角落里,也没有人说话,气氛有些沉重。

        武正阳看到宁不器时,迅速起身迎了过来,微笑着唤了一声:“王爷……”

        “武大人不必着急,我只是和袁姑娘说了些话而已,刚才我的确是冲动了些,余大人,不如我们一起喝一杯。”

        宁不器端起酒杯,慢慢走向余光照,余光照怔了怔,一脸错愕,他从来没有想过宁不器竟然会和他认错,这一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只是看着他走到身前,余光照连忙起身,也举起了酒杯,老老实实道:“下官刚才也有些冲动了,还请王爷见谅。”

        宁不器和他碰了一下杯,同时身子一侧,挡住了几人的视线,伸出另一只手和余光照握了握手,顺势将那把刀递到了他的手里,顺势举起他的手,一刀刺到了他的左胸处。

        手中的酒杯滑落,宁不器直接斜着倒地,大叫了一声:“余光照,你为何行刺我?”

        武正阳和于姓官员同时跳了起来,武正阳几步跑到宁不器的面前,扑到了他的身上,大喝道:“余光照,你如此大逆不道,竟然敢刺杀王爷,来人,护驾!”

        于姓官员直接抱住了余光照,大喝道:“余光照,你疯了!”

        “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余光照大喊着,一脸慌乱,只是手中还挥舞着那把锋利的短刀,于姓官员一把按住了他的胳膊,顺势将刀夺了下来,丢到了地上。

        门被猛然推开,安虎和那名侍卫同时进来,目光扫了一圈后,安虎大步走到宁不器的面前,看到他躺在地上,再看了余光照一眼,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余光照的身体直接被击飞,撞到了一侧的墙壁处,落地时他翻了翻白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直接昏迷了过去。

        “竟然敢刺杀王爷,受死!”安虎喝了一声,再次踏步而行。

        宁不器躺在那儿伸手拉住了他的裤角,扬声道:“安虎,住手!把人交到刑部去,让刑部好好审一审,我们不得用私刑。”

        安虎这才停手,武正阳看了一眼地上的短刀道:“将这把刀收好,这就是凶器。”

        于姓官员连忙将刀收了起来,一脸认真道:“武大人,下官愿意与大人一起作证!余光照行刺王爷,罪不可赦!

        对了,还是先看看王爷吧,王爷的伤怎么样了?刚才王爷还能说话,那就说明问题不大,但还是应当及早将王爷送回府,让御医看一看。”

        宁不器胸前的衣服碎裂,血珠渗了出来,只不过因为刀是他自己刺出来的,所以轻重都是他控制的,真正的伤并不重,只是一点皮外伤。

        武正阳和于姓官员看了几眼,一见白袍上的血不少,两人的心都提起来了,如果宁不器在这儿出了事,他们也不免会受到牵连。

        “王爷感觉如何?”武正阳轻轻问道。

        宁不器摆了摆手,一脸虚弱:“我没事,小伤……安虎,现在送我回去吧,余光照的事情就拜托给武大人和于大人了。

        你们一定要如实汇报给刑部,将余光照行刺的过程说一说,我和他无冤无仇,无非就是刚才带走了袁姑娘,他也不至于这么怨恨我吧?”

        这番说辞直接就将余光照定罪了,就连行刺的理由都想好了,但武正阳和于姓官员却是没有任何反驳,毕竟这听起来极为真实。

        “王爷放心,下官一定如实告诉应大人!”武正阳认真点了点头。

        于姓官员也急忙表态:“王爷,下官也会为王爷作证,绝对不能让余光照这样的人逍遥法外!行刺王爷,这就是大不逆,绝不能轻饶!”

        宁不器点了点头,伸手对着安虎招了招手,安虎抱起他,他又看了林宝珠一眼道:“你也和我一起走吧。”

        林宝珠和兰翠凑了过来,跟着安虎一起离开,自始至终,余光照的侍卫一动也不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