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99模特

099模特

        “我的阿碧怎么就不配了?”宁不器拉起她的手,接着叹了一声:“阿碧,你与我同岁,在北境时就成了我的助力,若是没有你,我也无法回归中原。

        可以说那个时候我们相濡以沫,阿离单纯,没有心计,你做事大气,长于谋略,这才撑起了我想要的一切,所以你一定要成为我的娘子。”

        阿碧看着宁不器,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宁不器伸手抚过她的后背,低低道:“这是在六扇门,你这样一来,在属下面前的威严怎么办?”

        “不管了,能让我听话的只有殿下一人,其他人要是敢在我的面前说三道四,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阿碧应了一声,宁不器揽着她的腰儿道:“在我的面前,你还是那个一开始的纯真女子,所以你配得上我。

        好了,我得走了,你继续审案吧,沉香殿和太湖楼的事情凑到了一起,这的确很麻烦,不过你慢慢审,不必着急。”

        “殿下,洛雨那边的情况我已经打听过了,他没有任何根脚,只能依靠殿下的力量了,所以比任何人都需要把握这次机会,我觉得殿下可以用他。”

        阿碧低低道,接着话锋一转:“对了,殿下,云香阁那边有些消息了,他们的作坊位于郊外,收了那么多的木料之后,他们却没有生产出任何一件家具。

        胭脂水粉之类的物事也不可能用得到木料,所以他们一定是做了别的,殿下之前推算出木羽箭与他们有关,这极有可能。”

        “继续调查!不放过任何一处细节,必要的时候可以先拿人!既然是宫中采办,这应当归后宫所管,我娘死了这么多年,这件事情应当是与贤妃有关,毕竟她在宫中最是得宠。”宁不器点了点头,眸子里一片认真。

        阿碧点了点头:“殿下放心,我让狐一去调查了,云香阁为宫中提供胭脂水粉有五年时间了,也不算久远,只要找到最开始接触的人就会有所得。”

        宁不器应了一声,随后松开她,她咬了咬牙道:“殿下,晚上我回去为殿下暖床。”

        “好!”宁不器点头,尽管他的心里还是希望阿碧能一直留守在六扇门,西行在即,他真是想早点把这些事情处理妥当。

        但她挨不过心中的思念想要陪他,这一点他也能够理解,所以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犹豫,平静地应承。

        离开六扇门的时候,宁不器回味着阿碧的话,洛雨这个人可以用,那么他是得见见他了,水师在大唐并不受重视,一共只有二十多艘船。

        所有的士兵加起来差不多在一万五千人左右,水师指挥使算是正四品的官员,既然这样,那就将洛雨提到指挥使的位置上再观察一番。

        阿离和赵学尔一左一右陪在宁不器的身边,蹭着他的身体,香味袭人。

        芙蓉阁位于内城区的边缘地带,一座两层楼的铺子,制坊也在这里,上京之中还有十数间芙蓉阁的铺子,售卖布匹与成衣,这间算是总店。

        店门口进出的客人并不多,两名男子在门口迎客,也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到宁不器带着赵学尔和阿离进来时,两人的眼睛一亮。

        “客官里面请,请问是做成衣还是买布匹?我们这儿有上好的丝绸,也有最舒服的麻衣。”一名小二麻利地说道。

        宁不器摇了摇头,阿离在一侧沉着脸说道:“我们来找人,子初姐在吧?”

        “东家?在!在里面!”小二一怔,连忙将三人迎了进去。

        内里很大,一楼的一侧是柜台,柜台后面摆放着许多的布料,成捆堆在一起,成衣则是叠放在一侧,宁不器怔了怔,这样的布置毫无新意,很难吸引到客人。

        楼子初在二楼,宁不器上来时,看到邱月娥正在一侧缝着衣物,这依旧是六扇门的官服,虽说成衣做了几套,但余在芙蓉阁里的只有两套,不够分发到其他铺子里。

        芙蓉阁身为布庄,自然请了不少裁缝,分布在各个铺子里,要让他们做出成衣来,总是需要样衣,所以这两天邱月娥一直在盯着,本来其实也不需要她动手,但她闲不住,总是想着帮忙。

        楼子初在一侧正在和一群裁缝说着话:“我妹妹再做这最后一件了,你们好好看着点,我给你们两天时间,你们若是完不成任务,那就不用干了。”

        一群裁缝认真点了点头,宁不器笑了笑,楼子初还是很有威势的。

        阿离唤了一声:“子初姐,我们来看你了!”

        楼子初和邱月娥同时扭头看来,接着邱月娥跳了起来,急步跑向宁不器,跑到他的面前时,牵住了他的手,一脸欢喜道:“哥哥也来了啊!”

        “你都好几天没回家了,我这心里想得紧。”宁不器笑了笑,忍住了想要捏她臀儿的念想,毕竟这儿人实在是太多了。

        邱月娥点了点头:“今晚我就可以回去了,子初姐这儿的事情比较多,我总是得帮她多做一些事情呢。”

        “器儿,你的事情办好了?”楼子初带着几分大家气度,挺着腰儿,将衣服恰恰撑了起来,仪态万象。

        只是这番话还是有些酸溜溜的味道,宁不器心里觉得好笑,但表面上却是很平静,一脸镇定道:“都办好了,以后甜儿就是宁家的人了。”

        “好啊,你娘一定会很高兴的!”楼子初继续酸溜溜道。

        宁不器笑了笑:“楼姨,我看你这儿生意并不太好,是不是应当想着改善一下经营的手段了?”

        “改善?”楼子初一怔,接着摆出长辈的架势道:“器儿,你不要好高骛远,芙蓉阁的布匹放眼大唐都算是第一流的,这还怎么改善?

        你不懂这一行当,蚕丝的产量有限,但穿着舒服,麻衣量大,但却有些粗糙,做不出好看的衣物。”

        宁不器摇了摇头:“楼姨,我说的改善不是这个意思,你把衣服都摆在柜台里,别人如何知道衣服的款式如何?

        布料也都直接放在柜子里,别人怎么看?所以应当做几套样衣出来,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最好大门口也摆上两个模特!”

        “模特?”楼子初一怔,一脸疑惑道:“器儿,什么是模特?”

        “就是做两个假人,用木头雕刻出来,不需要脸,有个样子就成了……甚至也不需要腿,直接用棍子撑着,下方的底托重一些就好了,这样的话做起来会快一些……我还是直接画给楼姨看吧。”

        宁不器轻轻道,接着他取出毛笔在纸上画了一个模特的样子,又画了一个穿衣服的模特样子,寥寥几笔却是勾出了神韵。

        赵学尔的眼睛变得很亮,盯着宁不器时情愫弥漫到了整张脸上,眼神完全挪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