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101石磊苏醒

101石磊苏醒

        夜晚的寒意浮动着,整座王府隐于幽暗之中,这个时代也没有路灯,采光并不容易,所以院子里大多数地方都很黑。

        王府亲兵不断巡逻着,一个个激情饱满,这自然是因为王府的待遇,除了银子之外,所管的饭当真是丰盛,顿顿有肉。

        这个时代要吃上一顿肉也并不容易,所以王府亲兵对宁不器可以说是感恩戴德了,也因为吃了肉,所以每个人的力量都有了十足的增长。

        床榻间,宁不器怀中搂着阿碧,她的身子当真是长开了,虽说没有邱月娥那么鼓,但也算是极为难得了。

        阿碧的目光落在邱月娥的身前,低头看了一眼,接着凑到她的身边,低声问道:“月娥,你是怎么长的?和子初姐似乎都差不多了。”

        “我也不知道。”邱月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偷偷看了阿碧一眼,嘴角勾了勾,带着笑意,低低道:“我觉得可能是和我经常劳作有关吧。”

        宁不器扭头看了一眼,微微一笑,转过身,眯着眼睛,闻着不同的女人香,心渐渐静了下来。

        阿碧与邱月娥窃窃私语,一直聊了许久,宁不器渐渐睡了过去,直到天明时分。

        逍遥庄的整修还在进行,但宁不器所需要的东西却是都已经研制出来了,他准备在上京城开几间铺子,这件事交给陈松打理最好。

        他当过大掌柜,所以在处理这些事情方面很有经验,等到这几样东西真正做起来了,想来找他进货的人就会多了。

        这样的生意一定会有人看着眼红,只是硬笔、酱料与印刷又需要一些真正的技术支持,别人模仿不来,所以应当会发生一些威逼利诱的事情。

        在这个时代,一般的商贾很难支撑下去,但在宁不器这儿却是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因为他是王爷,不管是谁想要动他的铺子都不可能成功。

        一整个上午,宁不器在制作着模特,这东西只做上半身并不复杂,他的手艺并不算好,好在只是做个人的形状还是能做出来的。

        他本来想用两片木头拼起来,空心的质量轻,但他却是做不了这么复杂的东西,这得需要专业的木匠了,所以只能用一根木头挖空,这样才成了形。

        做完之后,宁不器仔细将边角处打磨得圆滑了起来,这用去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傍晚时分,宁不器收手,看着模特立在他的面前,微微点了点头,这东西的身形比例要优于普通人,下半身要长一些,这样就会显得衣服更好看,这都是后世的手段,但在吸引人方面却是极为有效。

        拍去身上的木屑,宁不器拎着模特转身朝着正屋走去,黄昏的光浮动着,他扭头看了一眼,一名士兵大步而来,一路跑到了他的身前站下,低声道:“王爷,六扇门传来消息,石磊完全苏醒了。”

        “备马车,送我去六扇门!”宁不器沉声道。

        士兵应了一声,转身去牵马车,宁不器进了正屋,将模特放下,这才转身离去,也没来得及打招呼。

        上了马车之后,邱月娥恰好从一侧走了过来,凑到车厢前,一脸诧异道:“哥哥这是要出去?”

        “月娥,你和楼姨说一声,我去一次六扇门,模特我已经制作好了,摆在正屋里了,你让楼姨先为模特穿一身衣服看看效果。”

        宁不器摆了摆手,轻轻说道,接着伸手捏了她的臀儿一下,邱月娥的脸色一红,迅速垂下头,带着几分娇羞。

        “哥哥晚上还回来吗?”邱月娥犹豫一下,还是轻轻问道。

        宁不器想了想道:“还不知道,再看看情况吧,记得再和甜儿她们说一声。”

        马车向前行驶着,邱月娥痴痴看着,脸上始终带笑,直到马车完全消失,她这才回身进了正屋。

        六扇门,主宅正堂中,阿碧、风行烈站在一侧,身后跟着五人,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前方不远处,石磊高大的身影坐在地上,一脸疑惑地看着四周,迟疑道:“这到底是哪里?”

        “刚才我已经解释过了,你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风远行沉声道。

        石磊摇了摇头:“我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在梦中不断和人交手,甚至还杀了不少人,最终却是被人击败了……那个人很厉害,力气似乎比我还要大一些。”

        宁不器走进来时看到眼前的画面,压下了心中的喜意,扬声问道:“石磊醒了……”

        说到这里时,他的胃里却是一阵的翻腾,石磊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大了,总有一股子骚腰子味。

        “这是什么味道?”宁不器问了一句。

        风远行站在一侧应了一声:“王爷,这是童子尿的味道,为了让石磊醒过来,我动用了几百名童子呢,只不过这个方法当真是不错,石磊总算是醒过来了。”

        “也许吧!”宁不器点头,接着挥了挥手道:“赶紧先让石磊去洗个澡,这味道真是太大了,你们都闻不到吗?”

        阿碧转过身来,挽起他的胳膊,身上的女人香冲淡了几分尿骚味,接着她伸手一挥,喝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带石磊去洗澡,顺便把这儿弄干净了。”

        一行人直接行动了起来,阿碧却是拉着宁不器走了出去,院子里的风吹过,寒意带走了尿骚味,再加上阿碧身上温暖的体香,宁不器总算是好过了几分。

        “殿下,石磊是在一个时辰前醒过来的,那个时候风远行正在为他以内劲过穴,风远行的内劲浑厚,一直在为他内劲过穴,这肯定会有效果。

        至于童子尿的事情,我不太明白,殿下曾经说过,任何的东西都需要科学的解释,风远行经常把石磊的头按到童子尿中,石磊还不断挣扎着,应当也是喝了不少尿。

        他被封了穴位,所以内劲无法动用,单纯靠力量不是风远行的对手,毕竟他是八品宗师……刚才我一直在想石磊苏醒的这个问题,却是想不明白。”

        阿碧轻轻道,宁不器笑了笑,这个时代没有人能明白科学是什么,但阿碧随着他一起长大,自然知道了一些,否则他也很难解释空凫的原理。

        宁不器想了想道:“这极有可能是刺激法,世人都不可能会喜欢尿骚味,风远行把石磊按到尿里,他喝了不少,肯定觉得不舒服,这样就会恢复一些记忆。

        时间长了,他就摆脱了迷罗心经的控制,只不过迷罗心经还真是厉害,沉香殿能够拥有这样的武学,怪不得在江湖中有这样的地位了。”

        “殿下,迷罗心经不能算是沉香殿的武学,这是冷北海的绝学,他是迷罗殿之主,除了他之外,似乎没有别人学。”

        阿碧应了一声,宁不器这才点了点头:“不管如何,石磊这一醒,我们或许能打听到不少的消息,这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