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119坦白

119坦白

        黑雾渐渐散了,应无卫听到动静走了出来,他对着宁不器行了一礼道:“殿下,发生什么事情了?”

        宁不器把整件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应无卫的脸色一变,沉声道:“地牢!”

        他转身就走,宁不器跟着他离去,一行人急匆匆进入了地牢之中,这才发现地牢中并没有任何异样,直到这时宁不器才确定苟家义的确是逃走了。

        “应大人,信上的那四个人已经拿下了吗?”宁不器问道,目光在四周扫了几眼。

        地牢阴森,墙壁上的油灯亮着,隐约照着路,这里明显比六扇门中的地牢更加阴冷一些,味道也更加浓郁一些。

        所以宁不器站在入口处就不想往里走了,这儿可是没有一位香喷喷的女子让他闻着女人味来压制那种不适感。

        应无卫点了点头:“已经拿下了,正在审讯中,下官担心的就是这四人,至于余光照,那并不重要了,陛下已经回了下官的奏折,择日处斩,抄了余家满门。”

        宁不器这才点了点头,接着想了想道:“应大人,发通缉令吧,苟家义这一逃,后续的麻烦也不少,记得清理他留在刑部方方面面的关系。

        还有,我进去见见余光照,应大人带路吧,其他人就不用跟着了,陆飞,你守在外面,安虎跟着我进去。”

        应无卫伸手一引,带着宁不器走入地牢之中,内里的味道的确不好闻,这只是因为这里关的犯人不少,天天吃喝拉撒睡,味道自然就比六扇门要严重一些。

        余光照的牢室靠近最内里的位置,条件也比其他的牢室要好上许多,还有一张床,床榻上铺着被褥,一侧还挂着一大包香料。

        只不过他的脸色苍白,目光死灰,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与前段时间相比,他也瘦了许多。

        听到脚步音时,余光照扭头看来,看到宁不器时他怔了怔,接着轻轻道:“武安王是来看我的笑话的?”

        声音中透着讥讽,到了他现今的这一步,他自然也不需要去尊重宁不器了,反正都要死了,谁也不必在乎。

        宁不器摇了摇头:“余光照,你觉得我有那个时间与心思吗?皇上已经下令斩首你,而且准备抄了余家,沉香殿又为你做了什么?

        我到这里也不是劝你的,只是想问你一声,你还想着坚守吗?余子宁死了,是被冷北海杀的,他取走了一封信,顺手杀了余子宁,你不知道吧?”

        余光照的眼睛蓦然张大,这些日子他被关在地牢之中,外面的事情的确是都不知道,听到余子宁死了,他用力咬住了嘴唇。

        “我记得你有两子三女,只不过余子宁是正妻所出,还有一个庶出的小儿子,你想不想保下他们的命?”宁不器沉声道。

        余光照看着宁不器,沉声道:“武安王,我犯的是贪墨之罪,就算是抄了家,我的家眷也不会被治罪,女眷也用不着发配教坊司,所以他们的命不会有问题。”

        “若是他们反抗呢?”宁不器应了一声,接着话锋一转:“你曾经是大理寺少卿,也知道抄家是什么样子的,底层的小吏总是需要一点油水的。”

        虽然抄家并不会伤人性命,但酷吏做事却未必循规蹈矩,余家三女之中两女已经嫁出去了,影响不到,但还有一名幼女年方十五,还未出阁。

        余光照沉默片刻,这才咬了咬牙道:“沉香殿在大唐的人并不多,不会超过二十人,地位最高的就是我与刑部侍郎苟家义了,我可以把名单写给你。”

        “好,我还想知道二先生和那名年轻人是谁?”宁不器应了一声。

        余光照看了他一眼,这才点头:“我要余家的人能够都活下去,而且我的女儿也不能受到任何伤害。”

        “我答应你!”宁不器应了一声,接着扭头看向应无卫道:“应大人,抄家时我会让王府的人去盯着,还有,余家的宅子就由你给卖了吧,所得银子都给余家。

        他们现在绝对保不住余家大宅,不如换一座小一些的宅子,一家人在一起也能安生一些,甚至得来的银子买上两套宅子也是绰绰有余,毕竟余家有子,将来总是要分家的。”

        应无卫应了一声:“王爷放心,这件事情下官一定处理妥当!”

        宁不器点头,接着扭头看着余光照,一脸平静,余光照深深吸了一口气,沉默片刻。

        “王爷,子宁真是被冷北海杀了?”余光照低声问道。

        宁不器点头,余光照深吸了一口气道:“二先生四十岁左近,真正的江湖人,他平时也会经常入京,所以在京中有一座宅子。

        至于那名年轻人,我也不认识,只知道他来自于梁国,身份地位还要高于二先生,我猜测他可能是梁国皇室中人。

        因为我见过他几次,举手投足间带着几分的尊贵感,而且他极其富有,说话时也带着几分隐约的梁腔。”

        宁不器一怔,沉默片刻,这才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那么你把二先生在上京城中的宅子地址告诉我。”

        余光照写了一个地址,接着咬牙道:“希望王爷能够遵守约定,庇护余府家眷,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王爷!”

        “放心吧,我这个人还是讲诚信的,更是不会去做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宁不器笑了笑,接着起身离开。

        应无卫扭头看了余光照一眼,目光很深,随后也转身离开。

        宁不器扭头看了他一眼,凑在他的耳边低声道:“等到这件事情之后,问一问林书同大人是怎么死的,余光照既然能交待这些事情,那么想来也不会排斥多交待一点。”

        应无卫点头,目光中透着几分的认真,隐隐浮动着欣慰。

        “对了,应大人,刑部地牢之中还关着毒影宗的人?”宁不器问道。

        应无卫想了想,这才摇头道:“下官并不清楚,只不过刑部地牢之中的确是有不少的江湖人,下官让人打听一番。”

        “找到人之后送到王府来!还有,安排一下刑部画师,根据罗成的印象画出二先生和那名年轻人的画像,发出通缉令。”

        宁不器应了一声,心中却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次的事情总算是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