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39追击

039追击

        铁甲撞击着,进入了言氏牧场之中,言允文还是跪在那儿,言家其他人也不敢动。

        赵学尔在马背上拧了拧臀儿,靠得更紧一些了,她的臀儿还是有些微微的不适,自然需要调整一下姿势。

        “宁郎,言真真似乎并没有说谎,大工剑的事情她应当是不知道的。”赵学尔凑在他的耳边低低道。

        宁不器轻轻道:“所以我才给了她证明自己的机会,看起来言家也不是铁板一块,也有内争,只不过言家人会养马,若是真要将他们尽数灭杀了,这也是大唐的损失。”

        言家人最大的价值并不是他们带来的那一万多匹马,而是他们养马的技巧。

        一万多匹马看似多,但用完了就没有了,想要补充都办不到,但只要有言家人在,那就会持续不断地提供马匹。

        赵学尔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披风之下,外面的人也不知道两人在做什么,一切都掩在了衣服之下。

        “宁郎,我也是这么觉得,不如借此把所有的事情弄清楚,杀几个谋划之人,震慑一下言家,让他们收一下心思,好好为大唐养马!”

        赵学尔轻轻道,宁不器点了点头:“甜儿说得是,那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只不过周景元一定要落入了我的手里,借他来压制北都侯一定会有奇效。”

        “周景元是梁国太子,宁郎若是能掌握在手,可以在进攻梁国时起到奇效。”赵学尔与他十指相扣,身上的香味越发浓了。

        言氏牧场后方,言允武纵马疾驰,身边是三辆马车,身后还跟着两骑,那是他的两个儿子,七百亲兵一路追随着。

        “快,我们绕过这条大河,直接回到梁国,正好去北部找北都侯!只要景元太子在手,北都侯就可以回朝了,那样我们就是从龙之臣!

        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把景元太子交给宁不器,趁着大哥他们拖住了宁不器,我们加快速度,一定要逃出去。”

        言允武的声音中透着激荡,压抑不住的兴奋,一行人不断拍打着马股,这些马都是言氏牧场最好的马,高大健壮。

        所以马奔跑起来的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到了黄河支流处,只要沿河而行,前方两百里之外就是梁国的城池了。

        身后传来了马蹄音,言真真纵马而来,安虎与五百骑紧紧跟着,之后才是三千步兵。

        “二叔,你逃不掉的!”言真真喝了一声。

        言允武扭头看来,目光中透着狰狞,大声道:“三百人留下断后!余下来的人跟着我向前冲,加快速度!”

        此时言真真一行离开他差不多五百步,双方的马差异不大,只要有人拖住一行人,那么就很容易逃掉。

        三百骑直接停下来,开始回转,言真真扬声道:“箭手!有没有箭手?”

        安虎身侧五百骑同时取下马侧长弓,弯弓搭箭,言真真的眼睛一亮,扬声道:“射!只射马车的马!”

        箭枝在空中飞射着,落向马车,一阵阵沉闷的声音响起,马匹倒地,马车重重摔到了地上,震鸣音不断回荡着。

        此时三百骑已经截了过来,安虎皱了皱眉头,翻身下马,随手拔出长刀,大步向前奔去,速度惊人至极。

        他的速度还在奔马之上,身后拖着斩马刀,硬生生撞入了三百骑之中,借着身体左突右进,硬生生将身侧的马撞飞。

        一路撞飞了十数匹马,前方两骑纵马而来,安虎挥刀,一脸狰狞,狂喝音炸开。

        斩马刀闪过,将两名骑士拦腰斩断,两人的上半身滑落地面,安虎没有任何停留,继续奔跑,速度越来越快。

        一路上撞飞了七八骑,又斩了五骑,安虎如入无人之境,将整支骑兵硬生生打穿,他没有任何停顿,再次加快速度,奔向前方。

        三匹马车旁,言允武拉出了两名女子,那是他的妻子与女儿,另一辆马车上则是一名年轻的男子,脸色苍白,带着几分慌张,看起来应当是梁国太子周景元。。

        言允武还要去另一辆马车上取东西,一侧有人大声道:“来不及了!大人,我们该走了!”

        几人翻身上马,朝着一侧行去,言允武咬了咬牙,带着一脸不舍,也上马离去。

        安虎这时已经追到了不足两百步了,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整个人如同飞了起来。

        在短途奔跑之中,人的速度的确是有可能胜过马的,但这也需要天赋的,安虎的力量足,步子大,再加上内劲浑厚,所以跑起来才不会觉得疲惫。

        经过马车时,安虎只是看了一眼,继续向前奔马,在超过几骑时,他的身子一斜,撞到了一匹马的身上。

        马匹直接被撞了出去,落地时再也起不来了,安虎追向景元的方向,追到他的身后时,他抡起斩马刀,一刀拍向马股。

        一把长枪刺了过来,点到了长刀的侧面,长刀偏了偏,落到了空处。

        “殿下,快走啊!”一名银甲小将突刺过来,大声道。

        安虎手中的刀再次挥起,小将挥枪,两人撞了几下,小将的马一退再退,这时周景元已经向前跑了数十步,再一次拉开距离。

        言真真跟在安虎身后,看到这一幕,她皱了皱眉头,接着大声道:“安虎,这个人是假太子!他不是真正的周景元!

        追言允武!周景元一定在他的身边,不用管其他人了,哪怕是周家女眷也不要在乎,你赶紧追!”

        宁不器的五百骑兵已经与言允武的三百骑兵战到了一起,只不过由于队形被安虎硬生生凿开,所以战阵已经乱了,五百骑突入其中,杀声大阵。

        安虎喝了一声,向前奔去,抛下了所有人,银甲小将再次挥枪拦在了他的身前,但他大喝了一声,双手握住了刀柄,横刀而斩。

        小将的枪不断点动着,出手的速度极快,消磨着安虎的力量,但安虎双手一推,将刀压下,小将身下的马发出悲鸣,前蹄直接跪倒。

        安虎挥刀,刀身拍到了小将的身上,将他拍飞,他看也没看,继续向前奔跑。

        此时言允武已经带着身边的人到了两百步之外,安虎继续奔跑着追了下去。

        言真真手中持枪,拍马追着,她胯下的马相当神逡,通体枣红色,尾巴却是白色的,没有一丝杂色,跑起来速度快到了极点,离开言允武也是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