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42你别不识抬举

042你别不识抬举

        乌金踏雪侧头看着宁不器,粗大的鼻孔喷了喷,一串串的沫子喷了出来,热汽腾腾,还泛着一股子草香味。

        宁不器看着它,伸出手,想要拍拍它的脖子,泛着一脸微笑:“有本事的人都是有个性的,这一点我认!

        只不过在更有本事的人面前,你也得学着妥协,这才是生存之道,就比如说是我,你要是不肯听我的,那我完全可以把你烤着吃了!”

        手就要落到乌金踏雪身上时,它四蹄一踢,身形退了一步,避开了他的手,对着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大牙。

        宁不器一怔,收回手,一脸平静,盯着马道:“我给你个让我骑的机会,你别不识抬举!”

        乌金踏雪喷了一股鼻沫出来,四蹄动了动,宁不器深深吸了口气,赵学尔在他的身后勾了勾嘴角。

        这匹马真是极高,比一般的马至少高了半个头,身强力壮,所以站在那儿很有一种压迫感。

        “宁郎,它要是不听话就直接烤着吃了吧,这四条腿看起来肉不少,一定很香。”赵学尔在一侧轻轻笑着。

        乌金踏雪慢慢朝后退着,身上的肌肉在这种小幅动作中依旧表现得很夸张,宁不器看了它一眼,身影跃起,直接落到了它的背上。

        他的动作潇洒至极,一举一动都透着出尘之感,而且有如游鱼一般,快到了极点,乌金踏雪都没来得及反应。

        坐在马背上,乌金踏雪高高跃起,不断在原地抖动着,借着身体的力量来回晃动,想要把宁不器晃下去。

        宁不器却是没有半点反应,平静地坐着,一只手抓着它的鬃毛,任由它起跳。

        跳了片刻之后,乌金踏雪停了下来,此时它失去了耐心,竟然直接躺到了地上,速度极快,直接就倒下了。

        身体重重摔在地上,“砰”的一声,扬起雪尘,宁不器此时已经跃起,踩在它身体的一侧,丝毫不受影响。

        乌金踏雪开始在地上打滚,但宁不器的身形不断腾闪着,总是能站在它的身上。

        尘土与雪沫因为它不断打着转而飞扬起舞,宁不器的袖子甩了甩,劲风将所有的尘埃吹起,始终没有落在他的身上,一身白衣,潇洒至极。

        “你好歹也是一匹马王,这怎么就玩起这种不上台面的动作了?你要知道,在泥地里打滚,那是猪才干的事。”宁不器哼了一声,用脚一踏。

        在他的认知之中,一般的马为了甩脱人就是不断奔跑,展现出速度与力量,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马,太无赖了。

        这一脚踏到了乌金踏雪的肚子上,这匹马顿时挺直了,吐着舌头,半天后才回过神来,目光落在宁不器的身上,隐约带着几分的恐惧。

        宁不器低头看了它一眼,蹲在它的面前,伸手解开栓在脖子上的绳子,随后伸手拍了拍它的肚子,喝了一声:“起来!”

        乌金踏雪跳了起来,站在那儿垂着头,喷了喷鼻沫,宁不器扭头看了言真真一眼,她连忙道:“殿下请等片刻,我这就去拿辔头和马鞍。”

        宁不器心中赞了一声,她当真是很有眼力劲,只可惜被言家所拖累。

        等到言真真将马鞍和辔头取出来时,宁不器套到了马的身上,整个过程中,乌金踏雪老老实实站着。

        刚才宁不器那一脚的力量过于强横,纯阳劲气蕴而不发,但就算是这样依旧像是一座山一般压了下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算是一匹马,也是知道欺软怕硬的。

        将长矛挂到了马鞍处,宁不器满意地点了点头,乌金踏雪当真是神骏,宁不器就算是在北境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马。

        “言族长,我走了,你答应我的那些马记得早些送来,还有铁罗汉的打造方法也别忘记了,至于周芷月这个人,那就放在你们牧场吧,好好照顾着,不得让她离开。”

        宁不器沉声道,言允文小心翼翼应了一声:“王爷请放心,我们不会误了王爷的事情。”

        翻身上马,宁不器一侧身子,近乎于坠马一般,对着赵学尔递出手,她握住了他的手,他直接将她拉到了马背上,动作熟练到了极点,这是在北境时学会的马术。

        再次将赵学尔抱入怀中,笼起身上的披风,在身前合围,将赵学尔包在内里,接着他策马而行。

        乌金踏雪向前踏行,速度极是惊人,有如一阵风一般,四周的景色一晃眼就过去了。

        这匹马在奔跑时相当稳,似乎一点颠簸也没有,宁不器扭头看了一眼,阿离落到了至少百步,饶是宁不器见惯了好马也不由目光缩了缩。

        赵学尔的身子紧了紧,低声道:“宁郎,这匹马真是快啊!”

        “不愧是马王!”宁不器赞了一声。

        赵学尔勾了勾嘴角:“宁郎,我刚才让阿离留下了探子,盯着言家,若是他们有离开的心思,他们就会发出信号弹,在他们没有交出成马之前不得离开大唐。”

        “还是甜儿心思玲珑。”宁不器伸手环着她的腰肢,她的腰极细,但身上的肉却是依旧柔软,这样的软还带着香喷喷的味道,融入了嗅觉之中,压下了马身上的汗味,极是好闻。

        赵学尔轻轻一笑,眸子里散着几分的柔情,轻轻道:“只要宁郎不觉得人家心机重就好了,人家可是很担心宁郎嫌弃了人家呢。”

        “甜儿。”宁不器轻轻唤了一声,接着停顿了一下,赵学尔在他的怀中抬起头来,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低低道:“宁郎怎么了?”

        宁不器一脸认真道:“我们要想在西关立足,在天下立足,那就不能过于理想化,这世上,上位者总是要担起更多的责任,保护家人,保护百姓,不能想得过于简单。

        你是我的女人,若是心机不深,说不定就会被人利用,在其位,谋其政,你的大局感强,负责打理王府中的事情,不管做什么,怎么做,我都不会怪你。

        因为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相信你!你放心吧,你做得越多,我就越喜欢你,因为我离不开你。”

        “宁郎……”赵学尔唤了一声,紧紧搂着他的腰,将脸靠在他的胸前,脸上挂着柔软的笑。

        这就是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