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58不舍离别(加更第34章)

058不舍离别(加更第34章)

        温暖的火炕上,宁不器紧紧搂着赵学尔的身子,她的皮肤上是密布的汗珠,透着如兰似麝的味道,熏得整个被窝都香了起来。

        “宁郎,萧然今日傍晚时分已经到了天启城,一共来了六十多人,明日似乎还有风雪,空凫飞行有危险,不如再留一日?”

        赵学尔偎在他的怀里,轻轻道,阿离在宁不器的身后抱着,也不理会这些,只是将脸贴在他的后背处。

        宁不器沉思片刻,赵学尔的身子在他的怀里拧了几下,软软的身子带来几分道不尽的滋味,他顿时明白,她这是不舍分离了。

        “那就再留一日,明日我去见一见萧然他们,之后将他们安插在天启城的官场之中,再分一批人去其他城池。

        除了启明城之外,余下来的三座城池最好都换一批人,甜儿之前考察过这四城的官员,曲水城的知府极有贤名,可以留用,沙城知府贪默最是厉害,拿下之后就砍头吧。”

        宁不器轻轻道,赵学尔应了一声:“宁郎,不聊这些了吧?”

        “那就再来一次。”宁不器笑了笑,伸手捏了她的臀儿一下。

        阿离在宁不器的身后轻轻推着,许久之后,赵学尔睡了过去,宁不器亲了亲她的发丝,眸子在黑暗中很亮。

        “殿下,我们真要晚走一日?”阿离问道。

        宁不器应了一声:“就晚一日吧,甜儿舍不得离别,你看她何曾这么软弱过?她是一个要强的女子,真正的天骄,出口留我了,我总得留一天。”

        “殿下,甜儿姐是很厉害,她在和谈之时,那真是压得梁国大儒都无话可说了,当真是让人崇拜,我现在能理解为什么子初姐姐没法列入天下六奇女了。”

        阿离应了一声,宁不器摇头道:“这话千万别对楼姨去说,你这就是在变相说甜儿比她厉害呢。”

        “我肯定不会说的,子初姐的性子小,她长得漂亮,也很会行商,但在才能方面,的确是比甜儿姐要差一些。

        听说白家白雅行商更是厉害,白家商号为天下第一,这样的女人肯定很难对付,殿下去了楚国一切小心……

        对了,那个张青仪也是天下六奇女之一,殿下与她交过手,她是不是很厉害?据说她的武功很高,是不是这样?”

        阿离抱紧了宁不器的身子,轻轻说道,这丫头虽然性子直了些,但其实还是很聪慧的。

        “白家的确是有实力,张青仪在九品大宗师之中也是顶尖高手,不过此行记住一点,我的名字叫杨天真。”宁不器轻轻道。

        阿离扑哧一笑,宁不器回手拍在了她光溜溜的臀儿上,板着脸道:“都敢笑我了?”

        “殿下,这名字好奇怪啊,为什么要叫天真?”阿离拧了拧身子。

        宁不器笑了笑道:“天真一点不好吗?”

        “好!”阿离应了一声,身子缩了缩,呢喃道:“殿下,睡吧。”

        萧然一行来到天启城后,虽说一路劳顿,但却一个个神采奕奕,这尽是一些年轻人,个个神采飞扬,宁不器走入驿馆时,竟然还看到了关平和郑元锦。

        “参见王爷!”一大群人跪下。

        宁不器握着赵学尔的手,扬声道:“都起来吧。”

        “关兄,你怎么也来了?”宁不器盯着关平。

        关平看了他一眼,一脸幽怨道:“殿下,我爹让我来西关行商,说是我们关家在西关这边还没有铺子呢。

        这次过来我还运送了二十万担粮食,准备在天启城卖粮了,不过我可是中了进士啊,殿下还是得给我安排个官职。”

        “好说!”宁不器笑了笑,目光落在萧然的身上,点了点头道:“萧兄,你暂代天启城知府一职,就当是考察期了。

        至于其他人的官职,我已经都整理好了,回头就由社长来为大家安排,我有个建议,既然大多数人都来了天启城,不如我们就在这儿重开采薇诗社?”

        “好啊!我赞同!”关平大声道。

        萧然一脸感激地看了宁不器一眼,他出身于寒门,就算是中了进士,但要想成为知府,那也是不可能的,这需要在官场上打磨数十年。

        甚至等到他年老辞官时也未必能当得上知府,这可是正四品的官身,没有人帮衬着一点机会都没有。

        但宁不器直接让他暂代知府,这就是最大的助力了,他才二十岁出头,这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

        赵学尔微微一笑,娇声道:“既然大家同意,那我就重建采薇诗社,就在天启城选址,这些天开业之后我会通知大家,往后采薇诗社就是我们谈诗论道的地方。”

        “殿下,社长,今儿我请客,天启城最好的酒楼。”关平振臂一挥,四周迎合音一片。

        赵学尔凑在宁不器的耳边,低低道:“宁郎,关平可以任县令,关家有钱,所以也不必担心他被人腐蚀了。”

        “这也未必,他也好色,银子或许腐蚀不了他,但女人可就未必了。”宁不器轻轻道,又想起了春风阁的鸨儿花儿,她已经入了关府,成了关平的一名妾室。

        赵学尔微微一勾唇角,低低道:“有宁郎在,他可不敢。”

        宁不器笑了笑,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心中浮起几分的柔情。

        天启城并没有像是如意楼那样的酒楼,关平只能选了天启城最好的酒楼,将上下两层都包了下来。

        十张桌子上都摆上了烤全羊,关平并没有要酒,而是让人从行李中取了酒来,一脸神秘地凑到宁不器面前道:“殿下,上京城新开了一家酒坊,名字叫六粮液,这酒当真是好喝,殿下应当还没有喝过吧?”

        他一共带了十瓶酒,一桌一瓶,看着他有些肉痛的神情,宁不器笑了笑。

        赵学尔一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关平怔了怔道:“社长,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不成?难不成是花儿的胭脂?”

        “你把花儿也带到天启城来了?”宁不器怔了怔。

        关平点头:“她要是不来,谁为我暖被窝?想一想她柔软的身子,我这心里就很安宁……”

        说到这里时,他注意到赵学尔的目光不对,连忙摇了摇头道:“殿下,我们在说六粮液呢,这可是世间最好的酒了。”

        “关平,以后你离宁郎远点,可别把宁郎给带坏了。”赵学尔哼了一声。

        萧然在一侧笑了笑道:“关兄,六粮液的牌匾题字可是殿下题的啊!”

        “啊?”关平怔了怔,接着伸手挠了挠头:“我就去过一次,之后都是让人去排队买的,没有注意到呢。

        我就说了,这是袁姑娘的铺子,殿下不可能不知道……不对,这六粮液的名字是不是殿下取的?”

        “你才知道!”赵学尔在一侧勾了勾嘴角。

        关平伸手挠了挠头:“社长,你别总是看我不顺眼啊,我怎么会把殿下给带坏了呢?”

        “你喜欢的都是有些年纪的女子,这样的女子若是进了王府如何使得?”赵学尔沉声道,带着几分社长的威严。

        关平一怔,连忙摇了摇头道:“这不可能!殿下可是深得女子的欢心,苏宝宝、柳红,那可都是爱慕着殿下呢。

        若是我能得任何一人的欢心,那也就心满意足了,所以社长请放心,我带不坏殿下的,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写一首诗就好了。”

        宁不器微微一笑,心中却是蓦然想起了林夫人,紧接着他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想起她,似乎有点不对劲。

        萧然在一侧举杯道:“殿下,我敬你一杯,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打理天启城!”

        宁不器举杯,慢慢喝了一口六粮液,醇厚的酒液带着一股子浓香,放下杯时,赵学尔用筷子搛了一块羊肉递到了他的嘴边,他张口吃了下去。

        这家店的羊肉做得比西关城那家要好吃许多,带着一种肉香。

        “忠伯还没有回来吗?”宁不器问了一句。

        萧然摇了摇头,关平叹了一声:“忠伯走了,我再也没有吃到过大肠面,就算是如意楼的厨子也做不出那个味道来。”

        “是不是因为洗得太干净了?”宁不器轻轻说了一句,这可是后世的一个梗了,他随口说了出来。

        四周静了静,接着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萧然也在笑着,就连赵学尔都用袖子遮着脸,笑得很是灿烂。

        关平伸手挠头:“殿下,其实我是想忠伯了!”

        “我相信他会回来的!”宁不器扬了扬眉,他不知道忠伯去了何处,那也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关平举杯道:“殿下,我敬你!”

        宁不器举杯,赵学尔不断替他搛着菜,表现得极是贤慧。

        酒过三巡,宁不器放下酒杯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改日我们再聚。”

        天已经开始飘雪了,一行人将他和赵学尔送了出去,宁不器上了马车,阿离驱车,离开了驿站。

        伸手揉了揉额角,宁不器正要说话时,赵学尔揽住他的身子,让他躺在她的腿上,替他揉着脑门,细嫩的指尖轻轻打着转。

        “宁郎,我为你绣了钱袋,你随身带着,里面有我在大相国寺求的护身符呢,祝你此行顺利。”赵学尔轻轻道,自怀中摸出钱袋,塞进了他的怀中,眼圈却是有些红。

        钱袋中似乎还有着银子,宁不器轻轻应了一声,眼睛也没张开,只是闻着香味习习,一时之间似乎睡着了。

        (卷三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