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02欲擒故纵

002欲擒故纵

        山野间,宁不器站在一株巨树之下,仰头看着这株高达数十米的树,需要数人合抱,遮云蔽日,目光中透着几分的异样。

        楚国的生态环境的确要好于大唐,而且这株树应当是后世所说的北美栗子树,能出现在这里当真是神异,这可是制作家具最好的木材之一。

        空凫已经飞走了,此时宁不器的身边只有安虎、罗刚和罗成,楼子初与阿离进了深处方便去了。

        这次来楚国,宁不器带着大工剑与天机弩,安虎没带武器,毕竟斩马刀带起来不太方便,罗刚和罗成也没带武器,阿离则是带着她的双刺。

        武器可以到了楚国国都云风城再购买,只要带足银两就好了。

        安虎、罗刚和罗成背着三个大行囊,里面装着镜子、鹅毛笔、炭笔、面巾纸、卫生纸、香皂和几枚水晶球。

        香皂是宁不器最近才制作出来的,也在王府中建立了皂坊,楼子初、赵学尔最喜欢的发明就是香皂,其次是卫生纸。

        香皂的清洁效果出奇得好,而且还带着一股花香,对于女人来说,这就是最大的诱惑。

        “公子,我们好了。”阿离的声音传来。

        宁不器向前走去,楼子初和阿离背着包裹站在树下,他笑了笑道:“楼姨,这里离开云风城大约还有两百多里,我们从这里穿过森林,大约二十里之外就是楚国颖水城。

        等到了颖水城,我们就可以租马车前往云风城了,这次过来主要还是打听一些消息,结识一些商号,再就是偷偷去太湖楼,太湖楼在云风城外的太湖附近。”

        “一切都听器儿的。”楼子初微微一笑。

        宁不器点头,大步向前走去,安虎走在最前面,罗刚和罗成落在最后,楚国的春天极是舒服,没了冷意,几人解了大氅,放在了包裹之中。

        森林之中的路并不好走,走了大约五六里之后,楼子初的呼吸音加重了,宁不器看了她一眼道:“楼姨,我来背你吧。”

        “器儿,这不妥吧?”楼子初犹豫了一下。

        宁不器摇了摇头:“楼姨,我们身正不怕影斜,有何不妥?”

        一边说他一边蹲下了身子,直接蹲在了楼子初的面前,楼子初顺势趴在他的后背上,胳膊环住了他的脖子。

        宁不器心中笑了笑,她这种抱法,摆明了就是在傲娇,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是很诚实,但他什么也没说,直接起身,双手揽住了她的腿儿。

        楼子初身上微汗,这样一背带着几分火热,那股子柔软无以形容,却偏偏她的身子相当轻盈,背起来并不觉得重。

        一行人的步子加快,宁不器觉得像是背着一团云似的,楼子初的腿儿依旧柔软,虽然看着纤细,实则柔若无骨,他不由来回捏着。

        楼子初的脸靠在他的脸上,低低道:“器儿,自重!”

        “楼姨,我错了!”宁不器一脸认真。

        楼子初的脚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下,再次低低道:“知道错了还摸?”

        “我又错了!”宁不器叹了一声。

        楼子初哼了一声,也不理他,但这一次却是没有多余的动作了,由着他去摸。

        一路走出了森林,前方就是官道了,几人沿着官道向前走了一段路,前方出现了一间铺子,铺子挂着酒旗,在春风中微微晃着,一如温柔的江南。

        铺子不小,提供酒水、吃食,此时坐着十数人正在吃着东西,一侧还有十数匹马。

        宁不器伸手捏了捏楼子初的臀儿,低低道:“楼姨,你带上面纱吧。”

        楼子初的身子一僵,接着放松下来,伸手在宁不器的肩头拍了一下,挣扎了几下。

        宁不器放下她,心中却是一阵喜滋滋的,这样的挣扎最好多来几次。

        梅子初默默取出紫色的面纱围上,遮住了脸,一行六人走到了铺子前,坐着的人将目光投在一行人的身上。

        阿离是极为出色的美女,难得一见,楼子初虽说蒙着脸,但那种风情却是更不多见,甚至那种身形也让人眼热,所以这些人的目光很热。

        安虎的眼睛一瞪,他生得丑陋,这一瞪眼带着几分的狰狞之感,四周所有人的目光直接收回。

        店小二战战兢兢走了过来,小心翼翼问道:“几位客官,需要些什么?”

        “来几碗面吧,再切些肉食,上两壶茶水。”宁不器应了一声,自袖袋之中摸出一块碎银放到了桌面上。

        看到银子之后,店小二这才松了口气,一把拿起银子,相当麻利道:“客官坐好,小的这就去安排。”

        茶水很快就上来了,楚国位于江南,这个季节的绿茶较多,茶叶泡在了大铜壶之中,冲出来的茶汤带着绿意。

        宁不器喝了一口,茶带着苦涩,这不是什么好茶,但他没有任何表情,平静地喝着。

        江南的面与大唐的面不同,标准的白汤,面条很细,上面洒了葱花,肉食就是一大盘羊肉,大约五六斤。

        “这面很好吃啊,别有韵味。”楼子初赞了一声。

        到了楚国,宁不器就叫杨天真了,所以楼子初自然不能再喊他“器儿”了。

        宁不器看了她一眼,低低道:“楼姨,到了楚国,我们总得有个身份,你我就以夫妻相称吧,阿离是我的贴身侍女,这样有利于走江湖。”

        “不!”楼子初摇头,一脸倔强。

        宁不器叹了一声:“此次我是来行商的,对外说是从大唐过来的商人,此后定居楚国,所以夫妻最是合适不过。”

        “那就说我是你的姐姐。”楼子初倔强地摇头。

        宁不器瞪了她一眼:“哪有带着姐姐行走江湖的?”

        “你瞪我?”楼子初低声道,接着叹了一声:“我就知道你嫌我碍事……”

        宁不器看了她一眼道:“我错了,那就以姐姐相称吧。”

        楼子初一怔,看了他几眼,目光中透着几分的异样,一时之间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

        宁不器低头吃面,心中却是在盘算着,这一次出发前,他已经通知了上京城那边,让石磊在楚国等他。

        铁拳门是楚国的地头蛇,石磊身为门主,对楚国极为熟悉,让他去打探消息最是合适不过,毕竟就算是他想要拜访一些人也没有门路。

        “你真是想当我弟弟?”楼子初看着宁不器,气鼓鼓道。

        宁不器心中一笑,刚才他这一招欲擒故纵果然有效,楼子初就是这样的女子,总是有点患得患失,你逼得紧,她誓死不从,你不逼她,她反而有点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