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10劫人(上)

010劫人(上)

        正堂中,宁不器坐在椅子间,端着一杯茶,阿离站在他的身后,目光落在前方。

        高泽与高明扬父子两人并肩站在宁不器的身前,收拾了一番之后,他们变得干净多了,高泽的手很厚实,老茧极多,大拇指与食指尤其粗厚,这应当是长期造船留下来的印迹。

        “伤得重不重?”宁不器问道。

        罗刚在一侧问道:“公子,都是些皮外伤,并不重,我刚才已经为他们上了金疮药,只不过这些天他们也没吃过几次饭,所以身子很虚,需要养一养。”

        “回头去找一辆马车,我们去云风城时让他们乘坐马车吧。”宁不器点了点头,接着话锋一转:“高泽、高明扬,我救下你们其实也是有私心的。”

        高泽轻轻道:“公子不说其实小人也明白,若是没有私心,公子也不会费这么大的心思来救我们了,但我们父子能够活命,还是要感谢公子。

        我们二人别无所长,只会造船,看起来公子想要造船?只是造船需要庞大的钱财支撑着,小人还是要劝公子多想一想。”

        “你很聪明,不错,我是想要找你们造船,我是唐国人,来楚国是为了行商,回头等我回唐国时会带你们走。

        我听说高明扬并没有成亲,那么你们的亲人应当就只有高明扬的母亲了,一会儿让罗刚陪着你回去一次,把你的母亲也接上。

        至于那名你所仰慕的女子,我也不知道目前情况如何,回头再去打探一番,我也不知道你心中到底有什么想法。”

        宁不器轻轻道,高泽和高明扬直接跪下磕头:“多谢公子!我们父子往后一定好好为公子造船,绝无二心。”

        “公子,一会儿小人会去打探一番,此事与云儿无关,生得貌美也并不是她的错。”高明扬认真说道,脸上带着几分的凄楚。

        “起来吧,这几日你们好好休养。”宁不器起身扶起两人,接着扭头看了阿离一眼道:“阿离,去取两株人参为他们父子补补身子。”

        高泽和高明扬更加感动了,人参在楚国是贵重之物,能够直接给两名家奴人参,这是真拿着他们当人看了。

        罗刚与高明扬回去接高明扬的母亲了,高泽则是住在侧院之中,安顿好之后,宁不器松了一口气,造船的人才终于有了。

        他让罗成打探下来,高泽与高明扬父子都是顶尖的船工,再加上楚国的造船技术本来就强于唐国,等他们的身体好了就让他们动手试试看。

        事情已经处理妥当了,那么他可以去云风城了,至于卫生纸,他已经答应了于白衣,那就等到回程时通知他们一声。

        有了归甲商号的帮助,他在楚国行走也会安全一些,只不过等到入了明国,那或许又得花一些心思了。

        高泽的妻子高氏与高明扬不到一个时辰就回来了,高氏年纪不到四十岁,生得依旧娇小,带着几分江南女子的婉约。

        “奴儿见过公子,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就是公子家奴,一定好好为公子做事。”高氏行礼,她的眼圈儿很红,显然这些天都没有休息好。

        宁不器对着阿离使了个眼色,阿离扶起她,宁不器这才轻轻道:“你好好照顾高泽和高明扬,往后一家人在一起,总算是有个着落,我保证你们不会再落到这样的境地之中,因为你们是我的人。”

        “多谢公子!这些天奴儿数次想要自绝,只是想到相公与儿子还在牢中,这才咬着牙活了下来,只是奴儿奔走并无任何作用。

        所以公子救了他们,奴儿以后就给公子当牛做马,以报大恩,我们都是良善的百姓,为何却过得如此凄苦?”

        高氏一边说一边哭着,眼泪淌落下来,落在地上,她能说出这番话,那应当也读过一些书,但就算如此在强权面前也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你们没有错,错的是那些人。”宁不器沉声道。

        阿离扶着高氏,笑了笑道:“你以后就知道了,成为公子的家奴那是天大的好事,公子待人宽厚,对下人也是好得不得了!”

        “奴儿信的,公子能救我们,那的确是好人。”高氏点头。

        宁不器笑了笑,这又一次被发了好人卡。

        高氏退了几步,高家父子有她照料着,身体应当会恢复得更快一些,高明扬在一侧犹豫了一下,跪在地上行礼:“公子还请救救云儿。”

        “出什么事情了?”宁不器问道。

        高明扬正要说话时,高氏在一侧喝斥了一声:“身为家奴,你怎能去劳烦公子!”

        “不必如此,明扬,你说说看。”宁不器摆了摆手。

        高明扬轻轻道:“云儿已经落入了岳飞鹏之手,听闻明日他们就要成亲了,刚才小人去打听了一番,云儿的家人尽数被杀了,除了我,她已经没有亲人了。”

        “当真是猖狂!”宁不器喝了一声,接着沉声道:“收拾一番,明日我们就出城,我去岳家探一探路,将云儿带出来,你给我一样信物。”

        高明扬一怔,犹豫了一下道:“公子,小人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人收走了……对了,娘,我记得云儿上次还给了你一枚簪子,一直放在家中,你有带来吗?”

        “是那枚绿色的簪子?”高氏问道。

        高明扬大喜,重重点头,高氏从怀中摸出簪子,转手递给了阿离,阿离递到了宁不器的手里。

        簪子的玉质算不得好,边缘处镶嵌着金子,宁不器看了几眼,放入袖袋之中,这才轻轻道:“好了,你们下去吧,这件事情依着计划去办。”

        岳飞鹏明日成亲,那么宁不器就只能在午后走一次了,只是大白天的,还是得做些安排,到时候蒙着面就好了。

        家中多了高氏,许多事情倒是不用阿离去做了,她相当勤快,特别爱收拾东西。

        夜色笼罩时,宁不器躺在榻上,阿离靠在他的身上,轻轻道:“殿下,明日我要和你一起去。”

        “不行,我一个人去更加安全一些。”宁不器摇头,接着话锋一转:“到时候我蒙着面就好了。”

        阿离沉默片刻,这才点了点头:“殿下,我买了蒙面巾,明日为殿下准备好。”

        “到时候你在城外等着我就是了,我骑马出城相对要快一些。”宁不器伸手捏了捏她的臀儿道。

        阿离一怔,摇头道:“殿下,可是谁为你看着马啊?而且把云儿带出来,你与她共乘一骑似乎不太合适,不如我与她共乘一骑?”

        “也好,那你和我一起去,还是阿离想得周到。”宁不器想了想,这才点头。

        阿离扬着眉笑了起来,接着身子缩了缩,缩进了被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