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15曾大失踪

015曾大失踪

        楼子初这几天在云风城也真是没有闲着,做了许多的安排,她甚至还通过一些手段买来了云风城的地图。

        “我去人才楼那边看过了,当真是人来人往,每天都会有不少人走进去送点子,甚至还有从极远的地方来的人。

        一个人才楼就吸引了整个楚国的人,而且我打听下来,还有专门从越国过来的人,我觉得白氏当真是强大。”

        楼子初坐在椅子间,一脸凝重,那身紫色的裙子被撑得紧紧的,勾着她的身形,宁不器总是不由自主往她的身上瞄。

        “但现在楚国是齐氏当权,所以白氏一族再强大,那也很难与皇室对抗,甚至还有可能惹来祸事。”

        宁不器摇了摇头,心里却浮起几分的凝重,以白氏的手段,暗中操控皇室也是有机会的,他们财力无双,或许早就已经渗透进了朝堂之中。

        “听说白家在朝堂之中至少占了三成的人,所以皇室就算是想要对付白家,那也会有许多人反对,甚至还有人说白家造反其实很容易。”

        楼子初轻轻道,握着宁不器的手紧了紧,低低道:“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要防备着白家的人,若是他们要对付我们,那就会很麻烦。”

        宁不器点头,扬着眉笑了笑:“夫人真是我的贤内助。”

        “你这人又沾我的便宜!”楼子初伸手拍了他的胳膊一下,板着脸。

        宁不器轻轻道:“我只是觉得你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的确应当算是贤内助了,等回了大唐,我正式娶你。”

        “不!我不同意。”楼子初用力摇头,接着叹了一声:“我总觉得没法面对秀儿姐,你让我再想一想。”

        宁不器深深看着她道:“其实我娘应当也从来没有拿着你当妹妹看,早就把你当成了儿媳,不过我也不着急,我们之间还有很长的时间,你慢慢想。”

        说完他起身离开,一回来光顾着见楼子初,也不知道怒拳门的曾大来了没有。

        阿离这时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将衣服之类的叠放在房间里,看到宁不器出来,她起身,笑盈盈道:“公子,我为你放水洗澡?”

        “过一会儿吧,你去把罗成找来,我在前堂中见他。”宁不器摇头。

        阿离拧着腰儿离去,片刻之后,罗成急匆匆走了进来,对着宁不器行礼道:“公子有何吩咐?”

        “前些天是不是有位怒拳门的曾大过来投奔了?”宁不器问道。

        罗成摇头:“没有这个人,我听说了这件事情,他在颖水城杀了太湖楼的弟子,八品宗师王冲,正在被太湖楼的人追杀。

        只是他没有来我们杨府,我觉得他极有可能会落入太湖楼的手里,所以才来不了,公子,要不我出去打探一番?”

        “以他的身手,再加上走的时候很急,无人知道他的下落,应当不会落入太湖楼的手里,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宁不器应了一声,接着话锋一转:“你打听一番去,怒拳门在云风城这边应当也有交好的门派,或许他投奔他们去了。”

        “公子,我这就去安排,这几天我与这儿的盐帮混熟了,也让盐帮侧面打听一番。”罗成轻轻道,接着话锋一转:“公子让我打听的白照日,我也打听到了,他是白雅的亲哥哥。”

        宁不器点头,罗成果然是八面玲珑的人,和盐帮的人都能混熟了,再加上石磊本来就是地头蛇,让他也出去找一找。

        白照日就是林夫人结识的白家之人,他竟然是白雅的亲哥哥,那可以算是白家的核心人物了。

        “对了,你先去调查一下喜儿,他说他是太监,你去验明一下,再查查他的身份。”宁不器吩咐了一声。

        罗成点头:“公子放心,我这就去看看,他出身于颖水侯府,的确很难让人相信。”

        宁不器应了一声,这一次来楚国的事情不能出任何意外,他的身份是商人,本来可以光明正大做事,但在杀了颖水侯世子之后,无论如何也不能暴露出去,所以的确是应当谨慎一些。

        一炷香之后,喜儿从外面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奴儿见过主人。”

        宁不器看了他一眼,伸手揉了揉额头,他竟然换了一身女裙,一袭白色的长裙,梳着女式的发型,脸上没有任何的须发,面白泛光,看起来与女子没有任何区别了。

        甚至他生得俏丽,看起来颇有姿色,但宁不器却是知道他的身份,心里自然觉得别扭。

        “喜儿,你为何换了女装?”宁不器问道。

        喜儿连忙道:“主人刚才让罗大人为喜儿验身,喜儿觉得主人可能是不喜欢喜儿现在的样子,再加上喜儿其实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女人呢。”

        “好了,以后你就在院子里伺候着吧。”宁不器连忙道,他对于这样的喜好一时也无法理解。

        喜儿行礼,宁不器接着问道:“对了,喜儿,你对云风城熟悉吗?”

        “熟悉,奴儿来过许多次了。”喜儿点头。

        宁不器想了想道:“收拾一下,一会儿你和我出去转转。”

        喜儿盈盈行了一礼,转身退去,宁不器起身,又去侧院看了看高家,高氏和云儿一直在忙活着,高泽和高明扬的身体也好了许多,气色相当不错了。

        见到宁不器时,云儿正在那儿缝着一身袍子,她连忙起身,对着他行了一礼:“奴儿见过少爷。”

        “不用多礼,接下去的这段时间你们就住在这儿了,府里目前也没有丫鬟,你与高氏就先帮着做些事情吧。”

        宁不器点了点头,云儿连忙道:“阿离夫人已经吩咐过了,我娘往后负责洗衣做饭,我负责端茶送水。”

        “这儿有二百两银子,你先收着,就当是你们一家人一年的俸禄吧。”宁不器摸出两张银票,一张百两,递到了云儿的手里。

        云儿连忙跪下:“少爷,这如何使得!二百两银子实在是太多了。”

        “以后高泽和明扬都要为我卖命了,你们也会远离楚国,背井离乡,我总是要对你们好一些,你就收着吧。”

        宁不器摆了摆手,云儿磕头:“奴儿谢谢少爷恩赐。”

        高氏这时也进来了,连忙跪在宁不器的身前,也跟着磕了头,宁不器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前院中,喜儿已经备好了马车,罗刚和阿离站在一侧,见到宁不器时,阿离拉住了他的手,轻轻道:“公子,我和你一起去。”

        “走吧,自然要带着我的小阿离。”宁不器捏了捏阿离的臀儿,微微一笑。

        阿离的俏脸一红,目光偷偷在四周瞄了几眼,罗刚和喜儿的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身后的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