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19曾大的消息

019曾大的消息

        水晶球最终拍卖了十二万两银子,散场时,宁不器一行人慢慢走出去,阿离凑在他的耳边轻轻道:“公子,我们发财了啊!”

        “这种事情不可复制,水晶球第一次能卖出高价只是因为稀有,之后很难再卖到十二万两银子了,能有三四万两就算是了不起了。

        所以我们也不用多生产,赚上三四百万两银子就好了,见好就收,之后我们还是要专做镜子、大幅面的玻璃。”

        宁不器轻轻说道,目光中透着几分平静,他扭头看向一侧时,微微笑了笑。

        于白衣果然来了,这次的拍卖应当就是归甲商号委托的,陪在他身边的是一名老者,应当是白氏商号的掌柜。

        走出拍卖行,宁不器想了想道:“罗刚,回去打探一下绿柳山庄附近还有没有庄子在出售,我们尽量买下来。”

        “公子,倒是有两座庄子在出售,离我们不远,就在树林的另一侧,与我们绿柳山庄中间没有间隔。”

        罗刚轻轻道,同时拉下了脚凳,宁不器拉着阿离上了马车,心头动了动。

        “回去之后让楼姨去谈这件事情,阿离,你和楼姨一起去。”宁不器轻轻道。

        他想买宅子,一来是为了安置真义社的人,宋真理一行人总是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同时他们也会住在里面,这样要离开云风城的话直接就离开了。

        二来他是想留下一条退路,万一他的身份暴露出来,他还能有退走的地方。

        马车一路回到绿柳山庄,也就是现在的杨府,喜儿在前厅之中转来转去,一脸焦灼,看到宁不器时,他直接跑了过来,跪在他的面前道:“奴儿见过主人。”

        “出什么事情了?”宁不器把他扶了起来,一脸诧异。

        喜儿连忙道:“罗成回来传信,他找到了怒拳门曾大,只不过他还得去盯着,石磊赶过去支援了,他让奴儿通知主人。”

        “在哪里?”宁不器的精神一振,曾大这个人杀了太湖楼的八品高手,名声远播,好好利用一番可以打击太湖楼的名声。

        喜儿轻轻道:“主人,就在颖水河的另一侧,靠近快活林附近的一座庄子里,罗成说在那附近有一间酒铺,叫作醉人居。”

        宁不器想了想,他来楚国之后,还特意了解过楚国的地图,尤其是国都云风城,快活林在外城区,而且就算是在外城区也是没有人愿意去的地方。

        那里鱼龙混杂,许多江湖门派都在那里设置了据点,五花八门的人都有。

        宁不器眯了眯眼睛,伸手拍了拍喜儿的肩头道:“做得好,我这就过去。”

        “公子,我和你一起去!”阿离扬声道。

        宁不器扭头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道:“那里鱼龙混杂,你还是不要去了。”

        “我还可以为公子熏香。”阿离凑在宁不器的耳边,低低道。

        宁不器的心中一热,点了点头:“那就走吧,喜儿,去把我的剑拿来。”

        喜儿转身退去,片刻后将大工剑取了回来,宁不器单身握剑,从马厩之中牵出了赤兔马,与阿离共乘一骑,朝着外城区而去。

        这次他没有带安虎和罗刚,那边有石磊和罗成在,再加上他也不是去寻仇的,曾大对他也有感激之情,所以不会有什么危险。

        云风城很大,比上京城还要大,宁不器一边骑马一边看着路边的风景,这里的繁华一目了然,的确是在上京城之上。

        从这一点可以体现出来江南的富庶,家家穿新衣,每一户人家的门头也都很新,甚至都没有流民。

        阿离坐在宁不器的身前,偎在他的怀中,身上香味习习,迎着春风,味道更加温和,宁不器的心很暖。

        大半个时辰之后,颖水河的颜色变深,前方出现了一大片的树林,绵延着,没入了远处的山脉之中,这里已经临近城外的山脉了。

        颖水河的河面也变得更加宽广了,一侧的建筑一眼望不到边,与从前有了极大的不同,多是低矮的房子,巷子很窄,人来人往,还有人在空地上表演着杂耍,各种各样的味道扑面而来。

        宁不器翻身下马,阿离随在他的身边,他先找了一个养马坊,将马寄养在那儿。

        这个时代的养马坊不少,为来往的客人养马、喂马,甚至还会洗马、修蹄。

        “公子、夫人,这马真是神骏呢。”小二赞了一声,看着赤兔眼睛放光。

        宁不器微微一笑道:“还好,听说这儿有间醉人居?”

        “公子,醉人居很有名,顺着这条巷子一直向前走,走到底的河边处左转,再走一会儿就到了,不过那里可是……有些不太平,公子一切小心。”

        小二低声道,宁不器一怔,他打量了小二几眼,这才点了点头,他这么说,那么那里应当是江湖帮会的地盘了。

        宁不器赏了小二十文钱,这才沿着巷子向前走去,阿离跟在他的身边。

        巷子里开着许多的铺子,多是卖食物的,以肉类居多,这里卖的肉也是以下水为主,猪头肉、大肠、牛肠之类的,甚至还有鸡肫、鸭肫之类的。

        这些东西上不了台面,所以价格低廉,这些底层的人最喜欢吃。

        一路走到巷子尽头,宁不器朝着左侧走去,这里的路宽了一些,一条小河就在旁边,这条河应当是颖水支流,河水很清澈,这倒是出乎宁不器的意料之外。

        这儿这么多的人聚集在一起,所有人都围着河生活,各种垃圾都丢进河中,依理说河水应当很脏,但现在却是看不出来任何迹象。

        醉人居就在前方,一座两层楼的建筑,酒香四溢,许多江湖客坐在醉人居外面的桌子旁,面前往往只摆着一碟螺蛳。

        一侧还有着一家狗肉铺子,一口大锅之中翻滚着,肉香四溢。

        狗肉不上席,这也是底层人的一种食物,而且狗肉比猪肉自然要好吃一些,所以经过的人时不时会买上几两肉。

        宁不器的目光动了动,在四周扫了几眼,罗成如果还在附近,应当能看到他的和阿离。

        河边处几名劲装汉子走来走去,一些铺子里也有不少汉子,看到宁不器和阿离时,许多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两人的身上,接着又垂下头。

        宁不器一脸平静,走入了醉人居之中,坐在正堂一角,堂中的人要少一些,小二凑了过来:“公子、夫人,堂吃的话,一两银子一坛酒。”

        “来一坛酒,再来几斤狗肉。”宁不器点头,丢下了二两银子。

        小二的眼睛一亮,迅速收起银子,声音中透着开心:“好咧!公子稍等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