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30花楼

030花楼

        细雨中,白雅的马车驶离了杨府,宁不器站在前院之中,烟雨笼罩,马车渐行渐远,他不由眯了眯眼睛。

        楼子初打着一把伞,站在伞下,雨势飘着,沾到了她的脸上几缕,轻柔的雨水慢慢滑落,让她多了几分出尘的美。

        宁不器伸手牵住了她的手,她扭头看了他一眼,接着甩了甩手,想要把他的手甩开,但却怎么样也甩不掉。

        “你要记住,我是你的长辈,你刚才当着白雅的面让我喝茶,我很生气。”楼子初板着脸,带着一种宝宝心里不高兴的样子。

        宁不器轻轻道:“我错了!”

        “以后还能不能这么做了?”楼子初看了他一眼。

        宁不器摇了摇头:“能!”

        “能?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

        “是真得认错了,但我没想着改啊!以前我就这么说过,我的目标是把你娶回家,你要是不同意的话,你说我要是真不理你了,你会怎么样?”

        “你敢……”

        楼子初瞪了他一眼,随后觉得不妥,一本正经道:“你要真是不想理我了,那我就回去好好打理芙蓉阁就是了,反正这辈子,我也不打算嫁人。”

        “你不嫁人不是辜负了这样的美貌吗?倒不如便宜了我呢。”宁不器笑了笑,在她的掌心中挠了几下。

        楼子初哼了一声:“你这就是为了贪图美色!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喜欢我,所以我不答应你就是对的。”

        “我记得你小时候长得也不算是多好看,那个时候我贪图你啥?白雅美不美?她说过,只要我愿意留在楚国,白家的女子任我挑选,我心动了吗?

        要真只是为了美色,我何必这样呢?所以啊,我对你的心意,你应当明白,又何必说这些气人的话呢?”

        宁不器轻轻道,随后甩开她的手,目光看着远方,楼子初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道:“这次是我错了!我错怪你了。”

        “错了那就得惩罚。”宁不器板着脸道。

        楼子初点了点头:“那我去为你做一道点心。”

        “点心就算了,你的厨艺我可不敢领教,那就打臀儿吧。”宁不器一本正经道,接着伸手拍在了她的臀儿上。

        清脆的声音传来,楼子初的身子一紧,恶狠狠瞪了宁不器一眼,他却是直接跑开了,一路跑出了杨府大门。

        楼子初伸手揉了揉臀儿,勾着嘴角笑了笑,春光拂面,人比花娇,同时她喃喃道:“越来越有男人味了,只是这关系也要越来越乱了。”

        杨府之外,细雨笼着,一辆马车停下,车帘卷起,白照日探出头来,看了他一眼道:“杨兄,你这是要去何处?”

        “白兄?”宁不器怔了怔,一脸异样,白雅刚走,白照日就来了,这对兄妹倒是挺有意思的。

        白照日笑了笑:“杨兄,上车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宁不器扭头看了一眼,罗成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递给了他一把伞,宁不器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罗成这才转身而去。

        上了马车,宁不器的目光扫了几眼,马车相当宽大,内里也很奢华,白照日斜倚在一张虎皮上,吩咐了一声,车夫驱车而行。

        “杨兄,我带你去花楼瞧瞧,花照影本来昨日要唱《将进酒》,但却是因为身体不适没有唱,改为今日了。

        她的楚腔可以说是楚国之最,你能听到真正的女人声音,其实我觉得天下六奇女之中应当有她一席之地。”

        白照日赞叹道,宁不器却是怔了怔,原来是要拉着他去勾栏听曲,他一下子就没了兴致,对于他来说,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

        哪怕在家中搂着阿离睡上一觉也好过勾栏听曲,哪怕花弄影再好,那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只不过白照日是林夫人的旧识,宁不器也不得不应对一番,更何况他还想通过他打听到一些关于林夫人的事情。

        “白兄,林夫人依着辈份是你的姑姑,她的本名叫什么?”宁不器直接问道。

        白照日的目光中浮起几分的恍惚,接着低沉道:“白思思,当年她可是手段很厉害,不在白雅之下,只可惜,她最终嫁给了林书同……

        当时的家主是我爷爷,姑姑很能干,本来有望接掌家主之位,但一来因为她是女人,二来她是大房的人,所以就把她给远嫁了。

        当时她没有任何反驳,直接就走了,但却留下了许多的麻烦,在白雅主掌白家之前,这些问题都没有全部解决掉,这才让归甲商号等几家商号有机会起来了。

        白雅主掌白家之后这些问题才全部解决了,所以她坐稳了家主之位,一改传统,开创了白家的历史。”

        说完这番话之后,他又说了一些关于白思思的事情,没有任何隐瞒,看得出来,他是真正的性情中人,身上还带着几分江湖式的匪气。

        宁不器这才明白过来,白思思远嫁唐国,其实就是白家的人想要打发她走了,但没想到把她打发走之后却是给了白雅机会。

        白家的女人都很不简单,宁不器暗自点头,回去的时候可以好好问一问白思思了。

        马车停下,车门拉开,车夫放下了脚凳,宁不器和白照日踩着下车,前方出现了一座三楼的塔楼。

        塔楼隐于风雨之中,四周一片绿树环绕,并没有其他建筑,环境清幽至极。

        一路走至楼前,楼上的牌匾上写着“花楼”两个字,字相当秀丽。

        此时已是正午,花楼前站着两名女子,看到白照日时,一名成熟一些的女子迎了过来,微微笑道:“白爷来了啊,请上三楼。”

        白照日伸手在她的臀儿上捏了一下,不羁道:“和我一起进去吧,我想你了,花娘。”

        花娘很媚,臀儿很鼓,嘴边还有着一颗痣,看起来更有风情了,她差不多有三十岁了,但这个年纪的女人,当真是如水一般。

        宁不器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白照日的年纪与女人相差不多,应当是老相好。

        花楼之中已经有人在喝酒了,多是一些士子,花娘的声音低低传来:“白爷,今儿照影唱曲,所以来的人多,一会儿奴家让人给你上一壶酒,再配一桌好菜。”

        “还是花娘知道心疼人,一会儿和我一起喝一点,晚上我不回去了……对了,这位是杨兄,唐国商人,极富才华,就连我妹妹都对他特别赞赏。”

        白照日伸手一引,花娘一怔,对着宁不器行了一礼:“奴家见过杨公子。”

        “花娘不必多礼。”宁不器回礼,一脸平静,那种丰神俊朗的模样让花娘的眼睛亮了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