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诡鉴神探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将乌置鉴

第三十八章 将乌置鉴

        再有林桦发现了一点,那些藏在厉鬼灵魂深处心殇所化之物,是可以伤及冤魂诡域中衍生出来的事物,除了厉鬼本身。

        这也提醒他,下次若是不小心遭遇类似的经历,在没找到冤魂厉鬼心殇所化之物前,最好苟着,遇到什么诡异,尽可能避开,否则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

        除非遇见什么阴影都没有的鬼魅,不过这种应该也成不了恶鬼,心中没有怨气执念,也不大可能出来害人!

        只是想到这里,林桦脑洞大开,思索到:“有没有那种生来人格极度扭曲的家伙,心中一点阴影也没有,万一变成厉鬼被自己撞见,那要怎么办……”

        林桦呵呵一笑,不由自嘲想多了,哪有什么天生的魔头,人在这世上,谁的心里还没点伤,应该没这种人吧……

        随后林桦起身离开草坪,牵着自家金毛四处走了走。

        一天的时光过的飞快,傍晚时分……

        林桦家中,小叔打来电话问他吃了没有,林桦回到已经吃了叫其不要担心自己,先顾好自己家。

        小叔林国雄也是有家室之人,唯一的儿子今年才初二,他家中也有一大堆事要处理。

        之所以时不时往林桦这跑,也是在得知林桦身体状况后,怕他有个意外,身边连个照看之人都没有。

        不过无论如何,今晚林桦是决不会让小叔来他家的。

        他得要处理那只身体吞噬困住厉鬼的乌鸦!

        按羊皮纸上所写,他得把乌鸦放在镜子前,子时在镜前把仪式做一遍。

        这次林桦留了一个心眼,他要看看自己在举行仪式之时,镜子那头到底藏着什么东西,于是打算偷偷用手机记录下一切。

        夜悄悄地降临……

        午夜,黑色幕布布满整个天空,给都市添上了几分神秘和静谧。

        林桦家中,又一次全屋灯光关闭。

        他一手中提着铁笼,笼内乌鸦全身羽毛炸裂,身体疯狂抽动。

        一手拿着蜡烛,深吸一口气后,步入卫生间内。

        先是将乌鸦放在镜前,在卫生间内找了一个合适的角度,放上支架,打开支架上手机的录像功能。

        然后将蜡烛摆放在洗手台镜前点燃!

        接着搬来凳子,关闭房门。

        咔嚓一声关掉灯光,狭**仄的卫生间内,林桦独自一人看着镜中自己那随烛火阴暗交错的镜像。

        不由想起午夜的镜子能麝走人灵魂的说法。

        夜深人静烛火昏暗之下,看着自己越发陌生的面孔,林桦倒是信了几分。

        他任由铁笼里的乌鸦疯狂挣扎,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将原本被绑住的鸟嘴松开,此刻刺耳的叫声充斥在卫生间内。

        这让林桦不由眉头紧锁,实在是声音太过凄厉难闻。

        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先是做了二十遍手印。

        接着念着口诀,一遍遍重复,自从在鬼魅灵魂深处走了一遭之后,林桦发现自己内心的承受能力似乎变强了。

        当他察觉烛火光影消失,内心毫无波澜,紧接着声音也消失,随即阴冷降临,卫生间内温度立刻跌落冰点。

        林桦马上闭嘴,侧耳倾听,一阵诡异笑声飘飘荡荡而来,随后是叮叮当当铁笼发出的声音。

        接着一声凄厉绝望至极的叫声突然爆发而出,似一女子遇见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正拼命呼救!

        那声音冰冷绝望,像是陷入无尽虐杀的哀嚎!

        这毛骨索然的叫声,叫林桦不由脊背发凉,偷偷咽了咽口水。

        紧接着,传来咕噜咕噜声,像是一人被捏住喉咙窒息时的呜咽。

        片刻后,脚步声从林桦身后传来,似乎有人正一步一步朝他靠近。

        未多时,林桦背后,传来一阵冰凉,这触感就像是有人用指尖在他后背上画着涂鸦。

        林桦脑门冒汗,死死咬住嘴唇,他坐的可是背靠椅,竟能无视这靠背直接将指尖触及在后背肌肤上,显然说明,一切物理手段对对方并无作用。

        一只手,此刻正用冰冷的指甲,划着林桦的脊背游走。

        指尖开始变得用力,刺痛感袭来,像是刀割!

        诡异的手指,一撇一捺开始书写……

        求财否

        林桦想起羊皮纸上所说,颔首为是,摇首答否,反正不管怎样就是不能睁眼说话。

        林桦紧闭眼皮,摇了摇头。

        手指继续在其背部书写:求姻缘否!

        林桦摇头!

        求身健否

        摇头!

        求死否

        林桦疯狂摇头,妈的有病吧,活着不好吗,求死算个什么玩意?

        求事否

        林桦心中一动,这事他还真有要求的,那就是关于自己父母动向,只是思及此处,先不管怎样,让自己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于是摇了摇头,接着这冰冷的手指,继续书写:求物否

        摇头,求技艺否……

        这都能求得!

        林桦心中惊讶,但依旧紧咬嘴皮摇了摇头。

        求寿否

        林桦立即颔首点头,接着未多时,似手指划背的触感消失……

        片刻,镜子和上次一般,传出剐蹭之声。

        渐渐剐蹭声越来越小,直到再也听不见任何动静,周遭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未多时,消失的烛火气息缓缓出现,室内温度开始回升。

        待周身变得暖洋洋,林桦睁开眼睛,却见笼中乌鸦已被人取出,肢体扭曲早已没有气息,镜前洗手台上全是血迹和黑色羽毛。

        显然是被人虐杀致死!

        再看幽幽烛火摇曳的镜子上,写着血字:

        【饿鬼一只,得寿一载】

        【赏银百两,城东老姑庙,德兴诊所,自取】

        林桦盯着镜中血字,久久出神,片刻后心中赞叹:“敞亮,不仅加寿,还给银子做报酬,也不知道现在银价是多少,能换多少钞票。”

        “只是这寿加的,怎么没什么感觉……”

        林桦皱眉,也不知道自己寿命到底有没有增加,要想核实,自己最好还是走一趟城东老姑庙那叫德兴诊所的地方。

        如果真可以在那找到百两银子,也能从侧面证明自己增加寿命这件事是真的。

        就是不知道城东老姑庙到底在哪,即便他是原住民,可滨海是常住人口过千万的城市,每个区域情况复杂,龙蛇混居。

        他再牛掰也不可能是个地方都知道。

        “看来明天得亲自走一趟了……”

        思及此处,林桦从座椅起身,打开卫生间的灯光。

        吹灭蜡烛,刚想拿起毛巾擦拭洗手台、镜子,却发现自己的右手竟沾染着大片血液。

        林桦丢下毛巾,仔细端详右手,指尖不住颤抖。

        立刻扭头,朝一旁放着手机的支架看去,他想看看到底从镜子中走出了何物。

        自己当时又是怎样的情况,这事要搞不清,他就一直放心不下。

        于是拿起手机,见屏幕上还在录影,按下暂停键,弹出信息提示他是否保存。

        林桦没有犹豫,点击是!

        随即滑动屏幕找到影像播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