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天亮时想你在线阅读 - 第996章 你在他心里一文不值

第996章 你在他心里一文不值

        言外之意很明显。

        汤姆抓紧手里的武器,咬牙切齿,“都说我心狠手辣,可今天我才知道,和你比我根本就没有可比性。论无情,非你莫属。”

        汤姆又继续嘲笑乔乔,“这就是你选的男人,看见了吗?你在他心里一文不值,后悔吗?”

        这一次乔乔没有说话,静默的表情趋于平静。

        突然,黑洞抵住她的太阳穴,“既然如此,那就同归于尽吧。杀不了他,拉着他的老婆孩子陪葬也不亏了。”

        汤姆发狠的开始个勾动扳机,其实直到这一刻,依旧在试探冥炎。

        直到即将按下扳机,乔桥任命的闭上了眼睛。

        倏然,耳边的汤姆尖叫一声倒在海水里,然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听上去杂乱不堪,甚至有些刺耳。

        等到乔桥反应过来后,人已经落在了冥炎的臂弯中,而汤姆则被从海底潜入的一批人制服。

        汤姆咒骂一声,血红的眼睛恨不得千刀万剐了冥炎。

        一个失败者,冥炎根本就不会放在心里,他将乔桥腾空抱起,大步朝着岸边走。

        汤姆不服,用最后一丝力气大喊,“你真是我见过最狠心的男人,冥炎,有句话你说的是对的,你不爱她。但凡你心里在乎她,都做不到如此理智。哈哈哈,我不是输给你有多厉害,只是输在没有你心狠,哈哈哈。”

        冥炎的步子稍微顿了一下,不过,乔桥脸色苍白,他便没有再逗留,阔步向前。

        岸边的车已经准备好,冥炎亲自抱乔桥上车,一路上她也没怎么说话,就连腹痛都忍了下来。

        医院的产房早已准备好,乔桥抵达医院就被直接送去了产房。

        和她一起生产的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声嘶力竭地哭喊,嗓子都喊哑了。

        而乔桥完全像是没有痛感一样,一言不发。

        就连产房里的小护士都在说,“冥太太,您要是疼就喊出来,不用忍着,这种时候没有人会笑话你。而且呀,你表现得越是痛苦,冥先生才能了解你的不容易,以后才会更加心疼你。”

        乔桥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会吗?

        不会的,他不会的……

        终于,乔桥哭了,一行清泪无声无息。

        经历了是八个小时,孩子呱呱落地,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一生下来就会笑,白白嫩嫩的皮肤一点也没有新生儿的那种浮肿。

        乔桥躺在病床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她都没怎么看孩子。就是很累,特别累,累得只想睡觉。

        浑浑噩噩不想醒,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乔桥醒过来的时候,冥炎正在招呼来探望她的人。

        她扫了一眼,这群人里竟然有秦书瑶和魏晏诚。

        秦书瑶立刻瞧见苏醒的乔桥,激动地说,“乔桥醒了,让开让开,我去看看她。”

        她从门外走进病房,那心情就像是自己生了孩子一样。

        说实话,对乔桥,秦书瑶是发自肺腑的喜欢,也是真心实意的感激,所以才会对她格外的重视。

        “乔桥,你家宝宝真的好漂亮啊。要不要给我做儿媳妇,那俩混小子长大让她随便挑。”

        乔桥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她,良久才说,“算了,孩子的事情孩子做主,强扭的瓜不甜,没感情硬绑在一起,痛苦的还是他们。”

        秦书瑶的表情僵硬了半秒,这才笑着说,“对,你说的也对,主要还是看孩子们的想法。”

        之后乔桥就又不说话了,目光呆呆地看着窗外出神。

        秦书瑶试图找话题,“乔桥,你给孩子取名字了吗?”

        “没。”

        这让秦书瑶蹙眉,又说了几句话,还是这个反应,她也就走了。

        出去后,秦书瑶慎重地对冥炎说,“冥炎,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魏晏诚心生不满,“连我也不能听?”

        “能能能,谁没让你听呀。”

        所以魏晏诚也跟了过来。

        秦书瑶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她说,“冥炎,我觉得乔乔的情绪不太对,我怀疑她可能有点产后抑郁症。你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给她看看?这种病一般人不会当回事,可等真的严重到自残的情况就完了。”

        冥炎顺着秦书瑶的目光看向病房里的乔桥,她呆滞地看着窗外,仿佛是一朵毫无生机的花,正在慢慢枯萎,慢慢凋零。

        没错,这种反应不应该出现在活泼的乔桥身上。

        “我知道了。”

        半个小时,冥炎打发走了所有人。这是乔桥生完孩子之后第一次和她对话。

        他坐在她身旁,想要把她拥在怀里,可乔桥下意识动作就是躲闪,漂亮的眉头蹙起,眼神也警惕地看着他,“有事吗?”

        冰冷的语气让冥炎倒吸了一口凉气,乔桥的确不正常。

        “乔桥,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可以和我说。难过的、痛苦的都可以告诉我,我是你丈夫。”

        没错,他是她丈夫。

        也仅仅是名义上的丈夫罢了。

        乔桥再一次闭上了眼睛,“冥炎,我想安静一会儿,可以吗?”

        “好,你想怎么都可以。”

        乔桥状态不好,吃得也不多,以至于一直没有奶水,孩子出生后一直在喝奶粉。

        冥炎不会强迫乔桥必须母乳喂养,也是不想她太大的压力。

        负责乔桥的主治医生私下里提议,“冥先生,孩子还是母乳喂养比较好,冥太太年轻又是顺产,让她试一试肯定会有母乳的。”

        “不必,奶粉也挺好的。还有,以后也不要在冥太太面前提这件事情,知道了吗?”

        医生不理解,但也不敢说些什么。

        出院后乔桥就直接去了月子中心,这里有一切最优质的服务,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产妇都是最好的。

        这一个月里,冥炎从外面聘请了心理医生,谎称是月子中心负责产妇心理塑造的医生。

        在他与乔桥深度了解之后,找到冥炎。

        “冥先生,冥太太生产前也是这种性格吗?还是说,生产之后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不是,生产前她性格开朗,很活泼,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言不发。”